【奇謀】美國「蝙蝠燃燒彈、竊聽貓咪」離奇作戰計畫 掃雷海豚難退役?

【奇謀】美國「蝙蝠燃燒彈、竊聽貓咪」離奇作戰計畫 掃雷海豚難退役?
Photo Credit: Lt. C. F. Wheel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適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回顧近代戰爭,英國、法國、美國等國家為了戰勝對手,一些記錄與檔案留下了她們利用過動物作戰的歷史印記。

牠們別無選擇:(人類)除了吃動物,還用來打仗

日本代表於1945年9月2日在美軍密蘇里號戰艦上簽署《日本投降書》(Japanese Instrument of Surrender),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的日子。有說,回顧歷史不同戰爭中,沒有英雄,只有受害者;筆者認為這句話應該同樣套在「軍用動物」之上。

人類從大自然演化數十萬年走來,均無可避免與其他動物共存,「共存」一詞聽上去好像有點溫馨感,實際上,能夠長年成為人類伙伴渡過餘生的動物不多,更多是吃掉及用在軍事任務之上,人們自古利用:「鴿、狗、馬、駱駝、大象甚至豬」(放群豬出來嚇大象)協助作戰。到了近代戰爭,英國、法國、美國等國家為了戰勝對手,一些記錄與檔案留下了她們利用過動物作戰的歷史印記。

在英國倫敦海德公園(Hyde Park)有一座造價100萬英鎊的「戰爭動物紀念碑」,碑上寫著:

本紀念碑謹獻給有史以來在戰爭和戰役中曾經與英軍和聯軍並肩作戰而犧牲的所有動物。

題詞:牠們別無選擇。

This monument is dedicated to all the animals that served and died alongside British and allied forces in wars and campaigns throughout time.

They had no choice.

一位老兵視騾子為救命恩人,因為牠們被利用在緬甸協助搬運軍械與物資,事前必須割掉每隻騾子的聲帶,理由很簡單,慎防牠們叫聲暴露位置。

還有一隻獲法國頒授勳章在1919年犧牲的信鴿「雪兒」(Cher Ami),牠在美軍服役專責向盟國傳遞陸軍加密情報,弄至遍體鱗傷,腿部被炸碎、胸部中彈、失血,一戰期間成功送出共十二封緊急信件。雪兒死後,被法國人譽為英雄,美國則有歷史博物館紀念牠——自由的代價:作戰的美國人。(總結第一、二次大戰動用近30萬隻鴿)

是的,正如石碑所載,牠們別無選擇。

涉200萬美金的蝙蝠彈計畫:未燒日本,先燒基地

或許,一些失敗的動物作戰計畫,對國家軍方來說是令人悲痛的,對「被消費」的動物來說應可喜可賀,例如英軍的盟友——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及冷戰時期,數個看似奇謀絕頂的計畫還是失敗告終。著名作家兼記者黛安.艾克曼(Diane Ackerman)曾為近代這些動物被利用在軍事行動,為我們整理了一系列往事。

比較令人深刻的可數美軍原本打算用對付日本的「X光計畫」——蝙蝠彈。這個計畫是二戰期有博士綽號的萊爾.亞當斯(Lyle S.「Doc」Adams)提出,當時羅斯福總統最終拍板,並以200萬美金支持項目。計畫靈感相信來自美國人熟悉的蝙蝠洞,美國歷代參與的戰爭中,經常會到洞穴收集蝙蝠糞便,那些糞便發酵後會化成硝石,可用在火藥之上。

當年,亞當斯親自帶隊到德州布萊肯洞穴(Bracken Cave)搜集數千隻「墨西哥游離尾蝠」(Mexican free-bats),計畫在牠們身上裝有計時器導引的燃燒彈,將牠們裝在附有降落傘的霰彈筒裏,用飛機載到日本重要城市上空投下,預計霰彈筒在大約一千呎高空時放走蝙蝠,讓牠們在一定時間飛到不少木製的日本屋戶築巢,最後爆炸焚燒令城市陷入一片火海。

可是事與願違,計畫未正式實行之前,有綁好燃燒彈的蝙蝠自行飛走,將德州一處空軍基地燒毀,令美軍憂慮蝙蝠彈不可控制性,唯有擱置這項涉200萬美金的軍事計畫。

冷戰時期,身在俄羅斯的「竊聽貓」

踏入冷戰時期,美國、蘇聯成為超級大國又互不信任,經過戒備對方會否開啟戰端,要不要先發制人,是故收集情報的任務非常重要,而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屬下有部門,負責研究動物完成任務的可能性。

後來,中情局其中一項任務稱為《竊聽貓行動》(Operation Acoustic Kitty),涉及的開支比蝙蝠彈更高達500萬美金,就是把竊聽裝置植入貓咪身上,而貓尾藏有天線,預期把貓放生在俄羅斯重要建築物附近,可以滲入不同地方收集情報。

這項歷時五年的計畫失敗,主要原因還是不可控制性,除了你無法操控貓咪走到需要的地方竊聽,更有貓咪放生沒多久,就在自行過馬路的時候被車撞倒或輾斃(還有一項計畫利用貓導引炸彈,同樣失敗告終)。

汲取教訓以後,中情局逐漸把新嘗試放在昆蟲身上,例如,將微小晶片預先植入仍屬「蛹」的蝴蝶、蜻蜓和飛蛾之上,原因非常明顯,嘗試操控昆蟲完成任務,相對過往其他動物試驗更有利控制。DARPA曾為此解釋:「昆蟲身體每經過一次轉化階段,就經歷一次更新過程,可以治療創傷,並且針對異物重新讓體內器官定位。」

於是,除了上述昆蟲,近年陸續出現可遙控的蟑螂和蜜蜂,主要是方便在雜亂的環境下進行各種搜索、探測。

掃雷海豚2017年後能不能全數退役,這是一個問題

當然,軍用動物並不止在陸地和天空,還有海洋。就在2012年,伊朗威脅美國將會在荷姆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布置水雷,阻止美國海上運輸路線,那時退休的海軍上將基廷(Tim Keating)被電台問及應對之策時,他簡單回了一句:「我們有海豚」(補充:其實還有海獅和白鯨)。

海豚這種高智能生物能夠做的事非常多,最理想的情況,是牠們可以透過昏暗視覺(low-light vision)、聲納回音定位成功辨認或清走水雷。例如,負責掃電的海豚在指定地點得悉水雷位置後,透過回答「是非」題讓訓練員知道情況,或把浮標線附在水雷上;最危險的任務是清雷,海豚替水雷繫上爆破物後迅速離開,以摧毀水雷。

同樣在2012年,當我們知道美國海軍宣布停用海豚掃雷,打算在今年(2017年)全面讓牠們退役,用機械「電鰻」(knife fish)取代,為海豚鬆一口氣時;然而,關於海豚是否功成身退的問題,黛安的分享仍未是事實之全部,因為事情往往並非在「最理想的情況」。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