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朗事件是中印關係轉折點,外交部恐成中國發展的障礙

洞朗事件是中印關係轉折點,外交部恐成中國發展的障礙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與印度之間的矛盾是根深蒂固的,難以逆轉的。如此一來,對中印之間的關係的期望,就不能定位為避免矛盾,而只能是管控矛盾,避免矛盾激化,說穿了就是小心翼翼地「見一步走一步」。

中印在洞朗對峙,日前以看似戲劇性的方式突然結束,這其實不算太意外。首先,中印之間直接開戰的可能很小,在西線的「戰鬥」尚且只用「扔石頭」這種原始的打鬥方式,可知雙方都清楚兵凶戰危,一旦開戰就算「結下冤仇」。這對如此龐大體量的兩個大國都危險之極。為一條路而開戰,只要有理性的領導人都不會認為值得。

要當對手還是當仇人?打與不打,中國煞費思量

其次,從選擇解決問題的時機看,中國東道主的金磚會議是一個關口,進入十月洞朗當地降雪是另一個關口。因為中國一直宣傳說要印度主動撤軍,如果拖到下大雪印度才撤兵(中國當然也不可能在大雪時還駐軍),就變成了撤軍是為客觀條件之故,而不是礙於中國的壓力,中國面子上很難向國內交代。而且,中國還很重視金磚會議,努力宣傳為「新興國家對抗老牌資本主義大國」的論壇。其他三個「金磚國」經濟形勢都不妙,如果連印度也不來撐場,金磚會議就意義大失。為此,中國也必定會努力爭取在金磚峰會前結束。

最後,雖然現在中印協議細節不明,雙方的聲明中都為彼此留下「各自表述」的空間。比較雙方的言辭可以推斷:雙方基本同時撤退,中國答應不修路,洞朗地區恢復原狀;大概印度作出的讓步是比中國提早幾小時退走,算是給中國的一個台階。這既是最合理的解決方法,但基本沿用印度原先的方案。所以實際上中國是下風的一方。儘管如此,中國在國內努力「洗白」下,也能勉強遮掩得過去,也不至於失分太多。盡快解決也有利中國十九大的順利召開。

總之,這次事件能和平結束,總算讓兩國送了一口氣。但洞朗事件對中印關係乃至世界局勢都有長久的影響力。

中國一直宣傳,印度與中國作對是美日的教唆。這次對峙以世界目瞪口呆的方式發生,完全暴露了,中印矛盾是內源性的、根深蒂固的,即便沒有美日,中印矛盾也會陸續顯現。雖然幾年來,中印在邊境屢有對峙事件發生,但無論在參與人數、對峙時間、以及媒體覆蓋等諸方面,都難以與這次相比。中國的、印度的以及其他國家的媒體,都深入分析了中印之間的矛盾,「舊仇新恨」一起上,而兩國人民的情緒也被充分調動。《今日印度》的中國母雞圖,新華社的「侮辱印度人」視頻,都深深傷害對方國民的心,不能「像粉筆字那樣抹去」。有了這樣的公眾認知,中印關係再難恢復

中印矛盾有幾個特徵

首先是兩國體量相當,人口接近,面積都廣大,都擁有核武器。中國與一系列的鄰國都有矛盾,但與中國體量相當的只有印度一個。拋開國際支持不說,中國可以「欺負」菲律賓與越南,但對無法同樣對待印度。

其次,印度有能力在經濟上挑戰中國。印度雖然目前經濟體量上與中國有差距,但中國是已經發展起來的「發展中國家」,而印度是即將起飛的發展中國家,潛力巨大。印度現在的處境,與中國二、三十年前相似。國際資本正把投向中國的資金轉投他處,印度是理想的「接盤者」。由於後發優勢與年輕的年齡金字塔,印度有能力成為中國那樣的世界經濟新金礦。

有人認為中國的經濟實力足以「制裁」印度。其實,印度不害怕與中國進行經濟戰。目前,印度市場對中國企業有極大吸引力。在即時吸引力來說,現在中國對印度貿易巨額順差,在市場稀缺的現實下,中國對印度的依賴比印度對中國的依賴強。從遠景來說,很多中國公司寧願虧本也要在印度發展市場,正是看中印度的市場潛力。打起經濟戰,印度不吃虧:中國產品撤出印度,其他國家的產品可以代替;中國公司撤出投資印度,其他國家資本可以湧入;印度會更能扶持本土製造業。

第三,正因以上兩個因素,中印間存在國際政治經濟「生態位」的爭奪。從經濟上說,這種爭奪是「未來式」,很難避免。從政治軍事上說,這種生態位的爭奪是「現在完成進行式」。在國際範圍內,中國一向把自己視為「發展中國家」的領袖,這與印度把自己看成「不結盟運動」的領袖異曲同工。

地緣政治上,兩國的領土爭議是無法解決的。藏南拉達克阿克塞欽等的面積之和有12萬平方公里,實在太大。中國在領土問題上調門太高,一再鼓吹「自古以來」、「一點不能少」,以致人民偏信「所有爭議,都是中國有道理」,這樣的結果就是任何讓步都只會被視為「賣國」。以前官方可以壟斷外交,通過「秘密談判」的方式處理領土處理(比如90年代初與俄羅斯的領土爭議處理)。但在現在信息社會,很難做到。領土問題已經是中印的死結。

撇開領土問題,由於兩國直接相鄰,沒有「大到容得下兩國」的太平洋相隔,即便以後中美可以「劃分勢力範圍」,中印之間也不太容易。中國任何的勢力擴張,都會直接觸及印度的利益。中國搞「一帶」,必然要經過印度視為戰略要地範圍的巴基斯坦與阿富汗,中國與印度世仇巴基斯坦結盟,無法不與印度反目。中國搞「一路」,加上以前已經在搞的「珍珠鏈戰略」,把勢力延伸到印度視為禁臠的印度洋,更令印度寢食難安。現在,中國試圖策反印度的喜馬拉雅山小夥伴(尼泊爾與不丹) ,更直接觸動了印度南亞霸主的核心利益。當然,反之亦然。如印度向東南亞的東進,也被中國視為威脅。

India and China strategic relations and foreign policy struggles represented by a chess game rendered in 3D. — Photo by Kagenmi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因此,中國與印度之間的矛盾是根深蒂固的,難以逆轉的。如此一來,對中印之間的關係的期望,就不能定位為避免矛盾,而只能是管控矛盾,避免矛盾激化,說穿了就是小心翼翼地「見一步走一步」。能否管控矛盾,與雙方的外交國安部門關係很大。但偏偏中國近年的外交部門在王毅部長的帶領下,偏重作秀,疏於業務。這次洞朗事件就很能說明問題。

第一,中國在洞朗修路是整件事的起因。雖然在中國宣傳中,印度蠻橫無理,但其實印度的訴求並非無理,也不是什麼「反言」。相反在爭議地區修路是改變當地現狀的行為,與1989年及1999年中不兩次「不改變現狀」的協議相違背。更有甚者,2012年,中印之間簽署了一份協議,首先規定「三方交匯點」的定位必須在三方協商下才能確定(the tri-junction boundary points between India, China and third countries will be finalised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concerned countries),又規定,中印之間任何在涉及第三國的「三國交匯點」中改變現狀,都必須得到第三國同意。這兩點成為印度在洞朗這個「三國交匯點」中插手的最好理由。2012年的這個協議是中國外交部門的一個失敗。這個協議令中國在這次爭端中成為較無理的一方。

第二,外交部根據2012年協議事先向印度通報修路,讓印度做足準備功夫,否則在這個荒涼之地修路,印度未必第一時間察覺。而向印度通報這個行為,更令印度有理由插手。

第三,外交部完全沒有意識到,印度對這個問題的重視,也沒有預料到印度「大膽」地越過邊界阻止。以致高層與軍方對可能發生的衝突可能一無所知。這不得不說是外交部的責任。

第四,未知是否有「將功補過」或者「推卸責任」的考慮,中國外交部在對峙事件中,高調惹火,搶走國防部的工作,完全不應是外交部所為。它最先指責印度入侵把媒體節奏「帶壞」、又是說「老老實實退回去」,又強調「印度撤兵是談判的先決條件」,又參與媒體又高調密集攻擊印度的大合唱,完全被民族主義牽著鼻子,或者說成為煽動民族主義的一分子。反而印度外交部,從一開始就呼籲「和平解決」,與中國外交部形成鮮明對比,高下立判。把調門弄得這麼高,又沒法真正把印度無條件趕出去,最後只能不斷地「洗地」。即便中國圈內也對外交部此舉甚多腹誹。

中國外交部的不濟,與外交人員的培養機制很有關係。外交部充斥技術官僚,長期重外語,輕國際戰略,重實務,輕大局觀。而比外交部更高級的國務委員,以及國務院副總理等,也通通從外交部升遷而上。如此格局不改,外交部恐繼續成為中國發展的障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