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港人的精神問題——當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社區力量必須起來

百萬港人的精神問題——當醫療系統不勝負荷,社區力量必須起來
Photo Credit: David Woo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有大約100萬人有精神問題,最常見的是混合型焦慮抑鬱症(6.9%),其次是廣泛性焦慮症(4.2%)、抑鬱症(2.9%)及其他類型的焦慮症,包括驚恐症、各類恐懼症和強迫症(1.5%)。

開學在即,有人歡喜有人憂,返校與同學愉快玩耍自然開心,但面對即將到來的功課與考試壓力,部分學生或出現情緒問題。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綫中心,今年上半年處理的6,561宗求助個案中,有368人(5.6%)年紀小於20歲,最小只有8歲。而學業及家庭問題,是較年輕求助者致電的主要原因。[1]

兒童和青少年的情緒問題備受社會關注,而普遍來說,香港人工時長、壓力大,受到情緒或精神問題困擾的人更不在少數,若未能正視,或引致焦慮、抑鬱等疾病。2015年,香港每十萬人約有12.6人自殺。[2]市民的精神健康問題,究竟該如何應對?

13%香港人有精神問題

政府曾委託本港兩間大學進行全港精神健康普查[3],根據2015年公布的普查結果,本港患有一般精神疾病的普遍率為13.3%,即香港700多萬人口中,約100萬人出現焦慮、抑鬱等精神問題。不過由於上述普查對象為16至75歲的華裔人士,若以2016年年底全港15至74歲(596萬人[4])估算,患精神障礙的成年人士也近乎80萬人。[5]

上述普查結果顯示,最常見的精神病是混合型焦慮抑鬱症(6.9%),其次是廣泛性焦慮症(4.2%)、抑鬱症(2.9%)及其他類型的焦慮症,包括驚恐症、各類恐懼症和強迫症(1.5%)。[6]女性、離婚或分居、濫用酒精、物質依賴、缺乏運動,以及家族精神病史等因素,均與較高發病率息息相關。[7]

精神疾病種類繁多,亦分為不同的嚴重程度,如焦慮、抑鬱屬普遍精神疾病,思覺失調、精神分裂則為重症精神疾病,以上調查結果反映,香港患有一般精神困擾的市民不在少數。另根據衞生署在2014年進行的調查,有4.8%年齡介乎18至64歲的市民可歸類為患有嚴重的非特定精神困擾。[8]精神健康問題不僅影響患者與其家人朋輩,對於社會資源和和公共醫療負擔,亦是一大挑戰。

求助率僅26% 醫護支援不足?

正所謂病向淺中醫,值得警惕的是,全港精神健康普查發現,只有26%的患者在過去一年曾接受精神健康服務,不足一成人向普通科醫生或家庭醫生尋求幫助。[9]求助率偏低,是否醫護支援出現問題?

一直以來,政府由醫療、社區、教育入手,提供精神健康方面的公共服務,包括由醫院管理局(醫管局)精神科專科提供的住院、專科門診、日間復康訓練、社區精神科服務[10];由社會福利署(社署)及其他非政府機構負責的社會復康服務,例如住宿和社區支援[11];以及由衞生署提供的精神健康教育、以至為兒童和青少年所作的健康評估。

其中,就醫療服務而言,精神病患者對公共醫療服務的需求與日俱增,接受醫管局治療的患者人數,由2011/12年度約18.7萬人增至2015/16年度逾22.6萬人,四年間上升了兩成。[12]尤其是不少精神病患者需要長期護理,由於成本高昂,原本向私人醫生求診的病人,在沒有醫療保險或資源不足的情況下,或會轉用醫管局的精神科服務,令公共醫療服務不勝負荷。[13]

而在醫生人手方面,香港每10萬人有約4.5名精神科醫生,遠少於OECD國家的16名(2011年)[14],與世界衞生組織的建議,即每10萬人有10名精神科醫生[15],也有一段距離。另外,本港約三分之一精神科醫生是私人執業,而受僱於公立醫院的,也只有不到350人。[16]在2015/16年度,首次到公立醫院精神科約診最長輪候時間接近兩年[17],並且每次診症只持續5至10分鐘。[18]電影《一念無明》中患有狂躁抑鬱症的男主角到公立醫院覆診,精神科醫生匆忙的診症過程,多少反映了現實的荒誕和無奈。

青少年精神病個案 新症輪候逾一年

由於人生早期階段是預防精神病的重要時機,而高達半數成人所患的精神病,是在患者14歲之前開始出現[19],因此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尤其值得關注。不過,近年不時發生學生因學業壓力而輕生的悲劇,凸顯青少年情緒問題同樣嚴峻。

據官方數字,醫管局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的個案數目由2011/12年度的1.89萬宗,增至2015/16年度的2.88萬宗,增幅超過五成,其中一半以上屬自閉症及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20]即使學童發現有情緒等問題求助,接受相關治療的輪候時間亦可能超過一年。數字顯示,每宗新症的輪候時間中位數更由2013/14年度的34個星期,大增至2015/16年度的58個星期。[21]

循社區為本 缺乏充足資源落實

加強精神健康方面的公共醫療服務,培訓和增聘醫護人手,固然是方向之一,但要促進精神健康,完善的社區支援扮演着同樣重要的角色。2010年,醫管局推出「個案管理計劃」(計劃),為居於社區的嚴重精神病患者,提供護理照顧服務。

社區個案經理可由精神科護士、職業治療師或社工擔任。食物及衞生局今年3月發表的《精神健康檢討報告》指,視乎個別病人的風險和需要,每名個案經理同時照顧約40至60名嚴重精神病患者,平均比例為1:47。[22]有精神科醫生稱,個案經理與病人的比例按外國標準為1:20。[23]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病人能否得到妥善照顧,令人懷疑。

另外,有提供計劃的社福機構表示,計劃所跟進的個案均有期限,約一至兩年,個案結束後,多數轉介社署轄下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社區中心)跟進,而社區中心的個案跟進卻沒有時限。精神病患屬長期病患,嚴重精神病患者的復康更是漫長,需要由有經驗的社工緊密跟進。當社區中心承接的個案數目不斷增長,人手及資源分配能否應付大量個案工作,惹人擔憂。[24]

家庭醫生參與 助早期偵測和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