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獨立書店當「漫畫王」用,這樣有什麼問題?

把獨立書店當「漫畫王」用,這樣有什麼問題?
Photo Credit: Unsplash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為書店不是賣書,不是賣飲品,而是賣「閱讀的體驗」。這誤會是怎麼形成的?或說,把獨立書店當作「漫畫王」使用,並視此為支持獨立書店的方式,這概念是如何產生的?

文:果子離

十幾天前某日,我的臉書頁面不斷傳來通知:「某某某評論了小小書房」,也有許多臉友在小小書房粉絲頁留言。此事不尋常,在「有河book」宣布結束後,不免讓人忐忑,莫非⋯⋯。

沒事。原來是有一臉友在書店裡,感覺甚不愉快,因而滿腹牢騷,在粉絲頁給予一顆星負評,並留言批評。此舉令小小之友不滿,於是留言反制,為書店打氣。

這則留言這麼說:「今天去看書,找到一本想看很久的書,點了飲料,旋即坐在咖啡區的位置上開始閱讀。店員把我點的飲料送來,立馬來質問我書的來源,我跟她說從架上取下的書。她便說:『咖啡區的飲料與書是分開計價的,我們不能讓書被客人弄髒,這樣的書賣不出去。』」

這個爭議在於,書店——尤其小書店——附有咖啡座的,應該都不希望客人把未結帳的書帶到座位上喝飲料配書看。但顧客未必有此認知,多數或許自信不會弄汙書籍,或者心想若不慎汙損,書店大可把書退回,沒人麼大不了的。孰不知人有失手,馬有亂蹄,書本危脆,不堪一滴水滴,一滴咖啡,書店也不希望消費者買到瑕疵品,自然很在意店裡的書被帶進飲料旁邊。

另外一種可能,有人對於這項規矩有錯誤的認知,被其他書店所釋放出來的相反訊息所干擾。我說的是蔦屋書店這樣的豪華書店。

蔦屋書店在台北開店,一邊是書店,一邊是咖啡餐廳。蔦屋書店允許,或說鼓勵消費者閱讀尚未購入的書籍,在座位上享受咖啡、飲品及餐點。唯一次最多帶三本書籍入座、不得拍攝與抄寫書籍內容。

蔦屋書店此舉令台中市獨立書店「新手書店」店主鄭宇庭憂心,他回應道:「這可能是賣新書的獨立書店最後一槍。」他擔心,顧客心目中視蔦屋書店的通融為通例,反過來要求獨立書店,但獨立書店哪有本錢承受?

蔦屋書店的作法不是孤例,更非首創,一、二十年前,我在汀州路金石堂本店的餐飲店看到告示,歡迎顧客把未結帳的書帶進來閱覽,當下納悶不解,弄髒怎麼辦?偷竊怎麼辦?

蔦屋、金石堂都是通路強勢,退書易,小書店卻沒這條件,比折扣戰還玩不起,因此在乎書籍被汙損。

小小書房店主回應,書店書區,擺有板凳,想看書的客人大可坐下來看書,毋需低消,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而書到咖啡區,或飲料到書區,都是不可以的。

消費者誤踩雷區,大部分都是不知無心,雖然不知者無罪,但被店員勸阻糾正,有的玻璃心自尊受損,老羞成怒,可以想見。

小小書房這名顧客便不堪受辱,留話嗆道:「我今天終於了解,小小書店是賣書、賣飲品,不是賣閱讀的體驗。我誤會好久!送你一顆星報答你讓我從夢境中清醒。原本以為是一個可以好好支持的獨立書店,我看我還是去誠品好了。至少我翻書的時候不會有人擔心我會不會把書弄髒。」

這一段留言,暴露出兩個問題,一是對誠品的刻板印象。事實上,貴氣如誠品書店也不允許未結帳的書帶去咖啡區閱覽,且桌上告示清楚,未結帳書請勿帶入。

一是,以為書店不是賣書,不是賣飲品,而是賣「閱讀的體驗」。這誤會是怎麼形成的?或說,把獨立書店當作「漫畫王」使用,並視此為支持獨立書店的方式,這概念是如何產生的?

顯然對獨立書店的某些印象,來自若干文字報導或影片。然而從文字報導或從影像宣傳看世界,與現實必定有落差,有些報導呈現的小書店與閱讀氛圍,像童話般美麗,愛書人與書與書店的邂逅,就像王子公主就要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然而對書店經營者而言,面對的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生活。

理想也好,浪漫也好,都要有米可為巧婦之炊。

「晴耕雨讀小書院」在答客問裡,寫道,有些客人會問:「書店不是就要推廣閱讀嗎?你們訂這樣的規定,大家怎麼會想要看書呢?」

這樣的問題,就像社工人員,在社會福利基金會,朝九晚五上班一整天,網路卻有人腦袋破洞抨擊:不是懷抱理想熱情、奉獻社會嗎?怎麼還拿錢,還用募款來的錢當薪水?

同樣的質疑也發生在作家或出版者身上。當他們打書時,也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文化事業清高無比,商業手法怎可介入? 出版人陳夏民有感於此,撰文說道:「但許多讀者都希望作者吃土。唯有如此才會讓他們崇拜的對象變成傳奇。彷彿一個理想的作家,就應該像神仙一樣,舔花蜜、吃雲朵就會飽,不然就是必須遭受磨難,把人生道路活成一個血跡斑斑的十字架,拿肉體獻祭給文學,死而後已。」

有時候是當事人認不清現實,憧憬過頭;有時候是旁觀者不清楚形勢,美化過度。不過不論如何,每家店都有規矩,顧客不認同可不上門。話說回頭,我不喜歡書店裡設飲料座位區,尤其有些書店二者的比例,已經分不清是書店裡有咖啡,還是咖啡店裡有書,但這種經營型態已是趨勢,也是撐起一家書店的營運模式,然而因此造成店主與顧客的緊張,也時有所聞,或許只好請店家在桌面上立以顯眼易見的告示,先小人而後君子,誤觸警鈴總是傷感情的事。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內規模最大的「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將於 8 月 24 日至 27 日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九大工業主題的專區展出與論壇活動組成歷屆之最的龐大陣容。

近年來,全球製造業者面臨供應鏈的多重挑戰。台灣因為良好的製造基礎,結合 AI、5G 等科技的導入,不斷往「亞洲高階製造中心」的目標邁進,搶占全球供應鏈的核心地位。國內規模最大的智慧製造展覽會「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連續三年成功實體展出,獲得業界的高度評價與肯定。今年展會將於 8 月 24 日(三)至 27 日(六)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結合自動化、機器人、物流、冷鏈科技、模具、3D 列印、雷射、流體傳動及機械要素等九大工業主題,匯集 1200 多家參展廠商、使用超過 4000 個攤位,龐大陣容為歷屆之最。

自動化展與機器人展延續往年氣勢,匯集國內關鍵零組件領導品牌、整廠自動化解決方案供應商,以及來自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多家知名外商公司展出工業電腦、工控系統、關鍵零組件、機械手臂、自動化軟體、先進廠房設備、量測與檢測儀器、雲端大數據、AI應用、無人化搬運裝置及加工機具等項目,充分展現製造業對於人機協作、系統串聯及虛實整合的發展趨勢與市場需求。

「服務型機器人專區」為另一亮點,上市公司與指標性 AMR 業者展出最新應用,專門應對遠端作業及無人化的新常態,可視爲後疫情時代崛起之新商機。除了自動化與機器人展之外,同期活動還有「2022 TAIROA 國際論壇」邀請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勤誠興業董事長陳美琪、中鼎集團永續長何麗嫺等,業界具有高敏銳度經營管理者,分享如何運用韌性供應鏈與綠色生產轉型,讓企業保有永續經營的關鍵競爭力。

5D3A3321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模具展及 3D 列印展聚焦產品開發端的製程相關技術,協助國內業者從 OEM 轉型為 ODM 的角色,展出項目包含模具加工、檢測、設計技術,以及積層製造設備、耗材、建模軟體、掃描與代客服務。模具開發能力是商品化的關鍵,業者推動軟體模擬創造數位分身並達到 T0 量產,大幅縮短產品上市時程,積極面對客製化及多樣化需求的考驗;3D 列印技術除了速度快及成本低的打樣優勢之外,在材料端創新不斷,技術與設備更往精緻化、穩定化及工業化的目標發展,未來應用商機將是潛力無窮。

AI 與 IoT 同樣也正在改變物流的作業模式,物流暨物聯網展與冷鏈科技展本屆展出亮點涵蓋箱式倉儲機器人、自主移動機器人、無人堆高機、四向穿梭車保管系統、自然冷媒制冷機組、智慧緩衝氣墊機、智慧型三溫層車廂、智慧運輸系統、冷熱智取櫃、三輪電動機車、智慧包裝設備、高速自動分揀機等,透過科技降低人力仰賴,並解決業者在倉儲空間及分揀效率上的痛點,進而減少固定成本。展覽期間舉辦「智慧物流論壇」,四天共舉辦 30 個場次,邀請智慧科技與數位轉型的代表人物,分享產業技術與經驗,議題從元宇宙、冷鏈科技、物流地產、物流科技到新零售等趨勢。

雷射展除了有光學、板金、五金等產業公協會及廠商共襄盛舉,更獲歐美日國際大廠連續支持,足見光製造技術在產業扮演關鍵角色。展期舉辦的論壇暨產品發表會,邀請市占領導品牌演講,內容涵蓋半導體雷射、國產雷射源、精密光學、汽車工業、Micro LED 及板金加工等範疇,展現光製造跨域應用的廣泛可能性。

兩年一度流體傳動展展出自動化設備高品質精密零組件,為企業產能打下穩固根基,也以「智能控制與綠色未來」爲主題推出論壇與技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一同深入對談流體傳動、風力發電、淨零碳排等技術發展及未來商機展望。

5D3A3583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主辦單位展昭公司表示,今年展覽集中各產業具密切關係的供應鏈,並兼顧專業交流活動,提供業界一站滿足、由上而下完整的採購思維與人際交流,飽覽創新技術與前瞻趨勢,精彩可期。目前已開放免費預登參觀,建議事先完成登記以利參觀。

本文章內容由「展昭國際」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