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塞車的方法,可以用來解決急診壅塞嗎?

解決塞車的方法,可以用來解決急診壅塞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急診壅塞,分級醫療無法解決。這篇文章告訴大家,以價制量的方法,才是最簡單又最公平的。

新聞報導,急診人滿為患,新聞又報導,急診不賺錢,所以常常變成醫院管理階層開刀的對象。聽起來很弔詭,人滿為患的排隊名店怎麼會賠錢?

公地的悲劇:大家都可以享受,等於大家都享受不到

我在前一篇討論塞車的文章中,提到了公地悲劇的定義和解決的方法,在這裡跟大家複習一下。

公地悲劇就是說,如果一個資源,人人都可以使用,人人都可以佔有,在你想撈一把,我也想撈一把,不撈白不撈的心態下,最後這個資源會枯竭,會耗散,會失去它的經濟價值。

就像海裡的魚,不打白不打,你也打他也打,這時候海裡面剩下的魚,就會從大魚變小魚,最後變沒魚。

又或是一棵蘋果樹,如果沒有主人,那麼你摘我也摘,這時候你摘了我就沒有了,我得提前一天摘;你摘的是紅蘋果,我提前一天摘,摘到小一點的紅蘋果也沒關係;別人一看不趕快摘不行,再提前一天摘,還有綠蘋果;再早下去,蘋果就都沒有了。紅蘋果變小紅蘋果,再變小綠蘋果,再變沒蘋果,這就是公地的悲劇。

有了這個知識基礎,我們再看急診面對的困難,就不會覺得奇怪了。人滿為患,又失去了經濟價值,正是公地悲劇(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兩大特色。

《看見台灣》就是看見台灣公地的悲劇。

雪隧塞車塞到比走北宜還慢也是高速公路版的公地的悲劇。

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確定這個資源的產權,交給私人經營,或是由政府或私人根據使用情況,訂出排隊或價高者得的快速通關服務,給民眾多一個選擇。就像一蘭拉麵那樣。

急診的壅塞也可以靠以價制量的方法來解決嗎?

健保制度下,政府給醫院的急診扣上了公共服務的大帽子,讓醫院失去了議價能力,沒有辦法各自根據壅塞的程度調整收費價格。結果看急診收的錢基本上跟門診差不了多少,大醫院的急診跟小醫院的急診收的錢也差不了多少,病患基本上是把急診當作小七在使用。

結果想拿藥,但是嫌門診要等太久的人,去掛了急診。一陣激情過後,發現忘了帶套想拿事後避孕藥的人,去掛了急診。然後還有人是:「明天出國所以來急診」、「落枕一星期了,睡不著想馬上好」、「腳上發現小傷口所以叫救護車來急診」......族繁不及備載。

這些人通通都擠在了急診。由於價格管制,政府強制把收費訂得太低,結果本來應該收治中風,心臟病,車禍的急診,就吸引來了上述各種各樣怎麼樣看也消化不完的輕症病人。然後一有真正的急重症要急救的時候,急診就癱瘓了。急診變成了慢診,失去了它的經濟價值,公地悲劇就這樣形成了。

除了以價制量,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真正需要看急診,覺得自己病很重的病人(是覺得自己病很重而不是真的病很重)因為被輕症病人擠在後面,又沒有多出錢先看的選項,只好展開各種價格以外的競爭。大吵大鬧者有之,暴力攻擊醫生護理師者有之,拉關係找門路者有之,假裝演戲者亦有之(明明走路來急診,一進門要求要坐輪椅等等)。等的時間久了,有的輕症就變成了重症而沒辦法及時處理,威脅要告醫生,甚至真的告的人就更多了。

價格以外的競爭各式各樣,但沒有一樣能夠真正解決問題。

根據老鄧給個說法的鄧政雄醫師給的資料,醫療訴訟,在全民健保1985年開辦之前到2011年以來,不管是民事案件(每年35件上漲至132件)還是刑事案件(每年102件上漲至414件),都大幅上漲了幾乎四倍之多。

訴訟

對於管理層來說,一個部門不賺錢,又很容易被告,需要花費大量的法務跟金錢賠償來支援,而且因為壅塞的關係,急診雖然物理上還存在,但是已經失去他所有的經濟價值,和各科別的門診沒有什麼兩樣,甚至因為不像其他專科可以向病人推薦自費升級的服務而更加弱勢。要整併裁員這個部門變成是很理所當然的選擇,就算因為今天變成社會事件,所以暫停這個動作,明天還是會想方設法用別的方法來彌補損失。 將來出現更多沒有急診的醫院也是很合理的。

人不如狗

急診壅塞問題,在政府提供廉價醫療的國家,是非常常見的問題。美國著名節目主持人 John Stossel ,在他的書裡面講過一個有趣的事:

「在加拿大,你到任何一個公立醫院去看病都得排隊。但是有一種患者,到醫院裡面就不用排隊,只要到那診所,就能夠享受最先進的診斷和治療,不用等。什麼電腦斷層掃,什麼內視鏡檢查、什麼支氣管鏡檢查、什麼腸胃鏡檢查,馬上就能做。

你猜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患者?有錢人?不是。有權力的人?不是。明星?也不是。它們有一個特點,它們都有四條腿,它們是寵物。寵物到醫院裡面看病、接受先進的治療不用等,人,到醫院裡面,要等。 」

為什麼?因為人有政府提供的全民健保,而動物沒有。動物用的是自費,價高者得,所以動物到了,就可以得到服務。人不行,人得等。

急診根據壅塞程度浮動收費,或是設置高額收費的快速通關服務,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讓急診仍然是急診。

如果讓急診根據壅塞程度浮動收費,或是設置高額收費的快速通關服務,一定會招來醫院唯利是圖的批評。但是有沒有賺錢不是重點,賺到的這些錢,設置一個帳戶來改善醫護的勞動條件很好,做公益也很好,甚至為了以正視聽,把錢丟到湖裡也沒關係。

我們來做個思想實驗,如果看個急診需要兩千塊,誰會先離開?拿事後避孕藥的人會先離開。三千塊呢?落枕一星期了,睡不著想馬上好的人會接著離開。到了五千塊呢?腳上發現小傷口所以叫救護車來急診的人也會離開。六千塊呢?那些覺得自己病得很重,覺得醫生看太慢然後跟醫護吵架的人,聽到說要六千塊才能很快看得到醫生,也會開始重新評估自己的病情,可能就會決定明天再來看門診,或是去比較不擁擠,比較便宜的小醫院了。(就算是有錢人,不趕時間的話,也不一定會願意付費的。)

只有那些可能是中風,心肌梗塞,車禍骨折的人會留下來。不只會留下來,還會因爲不用等候,而覺得這些錢花得很值得。醫生也因為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的評估跟治療病人,發生醫療失誤跟醫療糾紛的機會也大為降低。(說可能是中風,心肌梗塞,車禍骨折,是因為確定是的,一開始就會被檢傷分類出來,一定會先看,不確定的才會需要放在後面排隊,或選擇是否要花錢先看。)

價格,篩選的不是貧富,而是需求。收費,是為了讓急診仍然是急診,而不是慢診。

政府天天喊著分級醫療,卻只增加那不痛不癢的一百塊,考慮到通貨膨脹,這一百塊幾乎等於零,難怪緩解急診壅塞的效果也等於零。急診壅塞想要多久,就能有多久,但,跟解決好藥短缺和健保黑洞的方法一樣,只要一紙命令,放開價格管制,讓各大醫院小醫院嘗試根據自己的壅塞程度來定價,要它結束,其實是很容易的事情。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