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偵結無人起訴,僅建議「調高肇事路段護欄」

蝶戀花偵結無人起訴,僅建議「調高肇事路段護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2月,蝶戀花旅行社發生遊覽車翻覆意外,造成33死11傷的悲劇。士林地檢署今(4)日公布偵查結果,認定遊覽車超速是肇事主因,但難證實過勞為司機未減速的唯一原因,全案以不起訴終結。

今年2月國道「蝶戀花旅行社」遊覽車翻車意外,士林地檢署今(4)日做出偵查終結,排除車輛老舊、剎車失靈等疑點,而雖然有肇事司機過勞的情事,但不足以證實是導致意外的原因,全案以不起訴處分終結。

今年2月13日,「蝶戀花旅行社」承辦的武陵農場賞櫻團,傍晚結束行程準備北返時,疑車速過快翻落邊坡,造成33人死亡、11人受傷的嚴重意外,傷者與被害家屬向蝶戀花旅行社及負責人周比蒼、周繼弘父子、遊覽車「友力通運公司」負責人、已故司機康育薰等人提出過失致死的告訴。

檢警調查證實,翻車原因是因為司機超速,根據肇事車輛(車號ZZ-780)、後方車輛的行車記錄器,畫面顯示肇事車輛駛出南港隧道,經過速限40公里速限標誌並未減速,而是從時速84公里加速至98公里進入第一階段匝道,超過臨界速度87.3公里,車速過快導致左側車身隨即抬升,車身右傾,未煞車減速而翻車。

關於告訴人提出,遊覽車車齡老舊、車輛輪胎胎痕不平均,可能也是無法煞車的原因,士林地檢署分案調查後排除車輛問題,表示該車有定期保養的紀錄、無異常之處,煞車系統經查也未故障,而肇事車輛輪胎經逢甲大學鑑定研究中心鑑定之後,認為該胎紋與煞車力和事故並無關聯。

司機的確超時過勞,但無「積極證據」證實為肇事原因

至於被害家屬質疑司機超時工作,疲勞駕駛才會出車禍,士林地檢署表示,肇事司機因死亡依法為不起訴處分,但經過解剖,司機並無心臟病疾病發作、或是飲酒或服用其他藥物情形,至於檢察官提出司機康育薰連續出勤,可能導致晃神,在過彎時未減速而發生意外,檢方也調出司機康育薰從2016年7月進入蝶戀花旅行社擔任司機,到肇事前一個月的出勤紀錄如下:

  • 2016年8月:28天(最高連續出車天數13天)
  • 9月: 21天 ( 最高連續出車天數12天)
  • 10月:25天 (最高連續出車天數22天)
  • 11月:27天 (最高連續出車天數17天)
  • 12月:28天 (最高連續出車天數15天)
  • 2017年1月:25天 (最高連續出車天數14天)

檢方指出,發生意外的2月份,康育薰1日至2月9日連續出車9天,2月10日休假,2月11日又出車至武陵農場,2月12日出車至九族文化村,2月13日上午8點6分又出門,到蝶戀花旅行社取車後開車到武陵農場,除了在武陵農場休息了3小時,到晚上8點57分肇事時,開車時間已達近9個半小時,地檢署指出已違反10小時的上限規定。

如果每日以10小時計算,司機康育薰8月到1月的平均月工時為256.67小時,的確達到勞動部「死亡標準」。

勞動部2016年4月18日修正公告,因加班產生的工作負荷與發病相關性「極強」的加班時數。

如果以勞動部30日為1個月、每月176小時為基準,分別計算發病前1個月、1至6個月及2至6個月之月平均加班時數,得到發病前1個月工作時數為276小時, 發病前2-6個月平均工作時數256小時,發病前1-6個月平均221小時,就有可能促發腦血管及心臟疾病之過勞死。

不過, 檢方表示,這只是「肇事的可能原因之一」,而非唯一必然的原因,並指出除非有積極證據可以排除其他肇事原因之可能性,否則在證據評價上難被認定達到有罪判決的起訴門檻。

檢方表示,依據多名證人證述康育薰駕駛過程,尚稱平穩,並無異常之處,對照行車記錄器畫面,ZZ-780號車行車過程也無異常之處,因此在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是因連續出勤及超時駕車以致晃神疏忽、未減速下匝道,難以進行起訴。

全案最終不起訴終結,只提出肇事路段的第二階段有急彎的狀態,對用路人言而屬危險路段,於是提出改善方法及護欄高度的建議,提供給交通部參考。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