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洞朗之爭背後的南亞戰略風暴:都是習近平「一帶一路」惹的禍?

中印洞朗之爭背後的南亞戰略風暴:都是習近平「一帶一路」惹的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一帶一路」,在印度國安界人士眼中,早已對印度形成夾擊。 洞朗之爭放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僅僅是一場單純的領土糾紛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奇峰(現任教於印度富來明大學社會科學系)|財訊雙週刊 第536期

今年六月中旬以來,中、印在與不丹接壤的洞朗地區展開軍事對峙。北京指控印度軍事人員非法進入中國領土,並大動作召集各國使節發表說帖,大打國際輿論戰。中國政府各相關部委也輪番對印度發表措辭嚴厲的警告,要求印軍立即撤離,戰雲密布,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1962年的中印邊境戰爭,給兩國留下長達近3,500公里大部分未定的邊界線;其中,西段靠近新疆的阿克賽欽地區由中方實質占領,東段的阿魯納恰爾邦(北京稱「藏南地區」)則由印度實際控管。雖然雙方都不承認彼此的主權所及,但在二十餘次的邊界會談管控,以及邊界軍隊心照不宣的默契下,近年來未見重大衝突。

中印之爭 雙方各說各話

本次中印雙方陳兵的錫金段,一向並非爭執的焦點邊境段。此處為中國、印度以及不丹的爭議領土。中方引述1890年的《中英會議藏印條約》,指稱支莫摯山(Gyemo Chen)以北為中國領土。印方則駁斥中方無法提出1962年戰後的文件支持其說法,認為支莫摯山以北不到10公里的巴塘拉山(Ba Tangla)才是中國領土的南界。印軍進入爭議領土的多卡拉山口(Doka La)則位於兩山正中間,不存在侵犯中國領土的問題。

正如同每次領土爭端,雙方各自引述的《國際法》理據看似皆有理,卻也流於各說各話。洞朗領土爭端,事實上反映出中印兩國在各自國力增長背景之下的地緣政治角力。新德里向來視南亞地區為其傳統上的勢力範圍,作為其同心圓外交裡的內圈,印度的目標是保持對尼泊爾、斯里蘭卡、不丹、馬爾地夫、孟加拉的政治與經濟影響力,並對宿敵巴基斯坦保持絕對的軍事優勢。

隸屬於印度本土色彩濃厚的印度人民黨(BJP)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執政後,將印度洋區域內的「同安共榮」,以及擴展鄰邦關係作為外交主軸之一,該策略的精神和目標是建立由印度主導的區域安全體系。然而在中國經濟國力起飛的影響下,新德里發現要維持以往的影響力愈發困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的「一帶一路」,在印度國安界人士眼中對印度形成了夾擊。南邊的海上絲路繞經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北京大肆投資建設具有軍事基地潛能的港口,如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緬甸的皎漂,以及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讓向來把印度洋視為後院的印度海軍感到芒刺在背。而北端「一路」之中的兩個計畫「中巴經濟走廊」(CPEC)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BCIM),前者途徑印巴兩國有爭議的喀什米爾領土段,後者則鄰近印度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東北七省分,對印度的地緣政治布局產生壓力。

在「一帶一路」的大旗下,北京把在東南亞實施的「2+X」勸誘策略(2指的是先由雙邊關係開始,逐步推展到區域內其他有疑慮的國家)用在印度的勢力範圍,對尼泊爾、孟加拉及斯里蘭卡送出經濟援助以及投資大禮,邀請這些國家參加「一帶一路」計畫,同時孤立對「一帶一路」有疑慮的印度。北京的動作逼使印度直接干預其鄰邦,讓區域小國繼續留在印度的保護傘之下。

拉攏南亞小國 不丹成關鍵

夾在兩強之間的不丹,成為中印兩國地緣戰略的一個重要戰場。在本次的洞朗邊境對峙裡,印度軍方指稱是受不丹之請,出兵驅趕擅自進入不丹領土的中國軍隊;中方則強硬回擊中國和不丹之間的領土爭端兩國會自行解決,印度沒有插手的立場。作為傳統上印度的保護國,不丹在經濟和安全上高度仰賴印度。不丹的出口90%銷往印度,79%的貨品由印度進口。不丹皇家軍隊也接受印軍的訓練和指導。

莫迪2014年上任後,立即對不丹展開訪問,其地緣戰略地位重要可見一斑。但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力增長,不丹內部也出現與中國進一步開展關係的呼聲,愈多年輕一代嚮往中國的發展模式,中國與不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條件也日益成熟。中不倘若建交,新德里對不丹的影響力將減弱。中國在南亞大挖印度牆腳,在「一帶一路」的推波助瀾之下,勢必產生骨牌效應,提高南亞小國在與印度交往時的議價空間,如果印度的鄰邦一個個倒戈,將造成印度地緣戰略的難題。這是印度勢必進入洞朗地區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國的勢力如果在洞朗地區拓展,也會對印度的東向之路產生阻礙。印度的國土形狀如兩個相連的倒三角形,東邊較小的、介於孟加拉和緬甸中間的倒三角形,是印度東北以阿薩姆邦為首的七個邦(其中包含被中國宣稱為領土的阿魯納恰爾邦)。兩個三角形相連之處,是西孟加拉邦西里古里走廊,最窄之處僅不到30公里。此處就在中印對峙洞朗地區的南邊。中方若在此處修建道路成功,戰時將可切斷印軍通往東北七省的通路,使印軍陷入包圍。

地緣政治布局 莫迪已盤算

東北七省與印度本土風土相異,人種長相類似東亞人種,經濟地位較低,也受分離主義武裝團體之害。阿薩姆邦、曼尼普爾邦那加蘭邦等都面臨類似問題,印度政府必須向武裝團體做出讓步,才能達成較為有效的治理。在莫迪政府的「東行政策」(Act East Policy)中,加強於東亞、東南亞各國的經濟聯通,帶動東北七省的經濟發展並消弭分離主義,也成了政策的重要一環。印度政府目前與日本合作,雙方成立委員會共同開發印度東北的基礎建設及市場,台灣也參與其中,所考慮的就是對中國在該地區影響力的疑懼。

如同中國,國力上升的印度也開始展開地緣政治布局。莫迪上任後積極推行睦鄰外交、推出並增強了多個地緣政治計畫,除了東行政策,還有面向中東與非洲的「西望政策」,以及針對中亞各國的「北望政策」,但其速度、規模和影響力則遠不及中國的「一帶一路」。在中國發展的壓力下,印度把守住勢力範圍作為戰略底線,而洞朗之爭,若放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僅僅是一場單純的領土糾紛了。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