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曼德拉效應」也罷,請別以為自己是哥白尼

你相信「曼德拉效應」也罷,請別以為自己是哥白尼
Image Credit: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寧願訴諸神秘力量,也不願意從科學角度思考問題,這是開放抑或偏執?

早前批評「曼德拉效應」那些「歷史被神秘力量改變了」的說法,引起部份讀者批評屬意料之內,在此稍為回應。

「4794真知識頻道」跟「錫安教會」有關

不過先作一個警告,我寫上一篇文章時未有注意到,那個「4794真知識頻道」原來跟香港基督教錫安教會關係密切。錫安教會認為「4794」這數字非常重要,該教會的YouTube頻道亦有大量影片宣傳所謂「曼德拉效應」。

當年創辦此教會的牧師梁日華因提倡飲雙氧水治病廣為人知,此教會亦屢次宣稱「世界末日」而未有應驗(顯而易見),是非常可疑的教會。雖然稍為在網上搜尋一下,都不乏「4794真知識頻道屬於錫安教會」的說法,可是在Facebook上看影片及分享的人未必知道這回事,我猜這是該教會的傳播手段(例如,相信「曼德拉效應」的人可能在網上搜尋文章時,找到錫安教會的訊息)。

所以,如果你見到朋友分享這個專頁的影片,請提醒他小心資訊來源。

事實問題

有人質疑,那麼多證據顯示「當年甘迺迪坐的是四人車」,為甚麼我不加以回應,只說是「記錯」?

其實我在寫文章時,花了點時間查看當年甘迺迪所坐的「SS-100-X」豪華轎車的資料。當年美國把林肯車廠出產的開篷車改裝,由中間切開兩半,再加多兩個座位,由原本的212.4吋變成253.7吋,長了足足41.3吋(約1.05米)。連同其他修改,費用總共高達20萬美元。

那些所謂影片證據,真的沒有其他解釋,非要訴諸「歷史被神秘改變」不可嗎?

舉例說,模擬案情為甚麼要使用四人車?他們未必借到總統的六人車座駕,而且模擬的重點可以是槍擊距離,而非車上人數。那個「名車紀念館」不夠錢改裝汽車,或者負責的人大意,於是展示了四人車,為甚麼沒有可能?

至於搬出《辛普森家庭》(The Simpsons)來說明就更好笑,因為構圖、懶惰而不在那兩秒畫出德州州長夫婦,難道很不合理嗎?影片後段又指《辛普森家庭》記錄了很多「曼德拉效應」的例子,卻排除了另一個可能︰《辛普森家庭》廣受歡迎,使得一些觀眾的記憶細節受其影響但未有察覺。

而且我在那篇文章已明確指出,這些說法的最大問題,在於「不可能錯」——任你找到多少「六人車」的證據,「曼德拉效應」支持者總可說是「這來自歷史被改變後的現實」,但不知怎的有些電影、動畫、博物館、大腦留下「舊有記錄」。一旦討論這些事實問題,只會錯失要旨,所以我才刻意略過這一點不談。

「哥白尼辯護」

另一類質疑,我姑且稱之為「哥白尼辯護」——因為有兩位讀者都提到哥白尼——其實並不罕見,有些人提出違反現有科學理論的宣稱時,也會以類似說法為自己辯護(但不一定提到哥白尼)。

這種辯護的大致內容是︰「哥白尼挑戰地心說(注意不是地平說)時也不是被人嘲笑嗎?要抱持懷疑、開放態度,不要太快否定,也許你才是那些擁護地心說的人!」

首先,雖然我不喜歡見到人討論科學哲學時,往往只提波普爾(Karl Popper),還要講得不夠深入,僅討論「可否證性」這個概念。不過,像「歷史被神秘力量修改」這種自圓其說、不可能推翻的說法,的確連科學理論的基本要求也達不到,所以就別侮辱哥白尼了。

假如你自比當年的哥白尼,那請提出「歷史被神秘力量修改」比起「記憶錯誤」更能解釋和預測的證據,而且請告訴我,需要甚麼新證據,你才接受「歷史被神秘力量修改」不是真的?有沒有甚麼實驗可以驗證?那股「神秘力量」如何可以測量檢驗?

古人受限於知識水平,或會視不少現象為神靈在背後推動。但時至今日,把一切自己未能解釋(甚至已有其他解釋)的現象訴諸「神秘力量」,而不去接受更合理的解釋,就是思想懶惰的表現。

懷疑與開放

我支持抱懷疑及開放態度面對事物,但這不等如甚麼也要接受。假如我叫你在10樓跳下地面,你會不會因為「要懷疑物理學」及「開放思考萬有引力理論」而接受?不會。

懷疑是包括懷疑自己,開放態度是要準備好接受自己犯錯、修改原有信念的可能。寧願相信自己沒有記錯,所以懷疑歷史被偷偷修改了,也不願接受大腦非常複雜、記憶容易出錯的事實;寧願訴諸神秘力量,也不願意從科學角度思考問題,這是開放抑或偏執?

有些人會想︰「可能這些陰謀論很多都錯,但如果有其中一個是真的呢?」所以「寧縱勿枉」,即使未必相信「曼德拉效應」或其他陰謀論,也會視其為「一些刺激思考的可能」。

但我並非否定陰謀存在,我反對的是會否定相反證據,從而相信無法被推翻的「陰謀論式思考」。這種思考模式不會刺激思考,只會令人難以發現現實世界真正的陰謀——正因為你要說服其他人一起對抗陰謀,就必須提供可信的證據,而非刻意選取證據東拼西湊。

真正的陰謀黑手,反過來可利用各式各樣陰謀論混淆視聽、擾亂視線。商人能透過陰謀論賺錢(例如賣弄恐慌來宣傳產品),野心家更能以陰謀論作政治宣傳,達成其目的。要對抗這些操控,我們需要理性思考和真正的懷疑精神,不是陰謀論式思考。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