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他們的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從《他們的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Their Finest》劇照,Credit: Lionsgat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

還記得《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裡,民船上那個死於誤傷的少年George嗎?民船主Mr. Dawson讓兒子聯絡報社,將George寫成為國犧牲的英雄。而《他們的美好時光》(Their Finest)裡,女主角Catrin被聘為政治宣傳電影的編劇,所要編寫的故事,正正是基於一則英雄事跡的新聞——「雙胞胎架船營救敦克爾克大行動士兵」。我們都知道,劇中揭露這則新聞,原來有誇張成分︰雙胞胎未出發就失敗了。

在我看來,這兩齣戲恰好前後聯繫,建構了一個豐滿的「敦克爾克事件關聯世界」︰從諾蘭的敦克爾克大海上,瓏.薛爾菲格接起那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之死,接着講起了敦克爾克大行動後的故事——由一則被誇大的戰爭英雄新聞為起點,我們走進了戰場外的英國。更甚,我們得以看見女性,在戰爭大歷史敘述中被消失的女性。

網上出現關於諾蘭《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女權爭論,起源似乎是《USA Today》一句不起眼的電影評論︰說《敦克爾克大行動》只有少量女性且沒有有色人種。一石激起千層浪,抱怨政治正確的人好像突然找到了出氣點︰女權主義要強行將敦克爾克中的士兵換成女人嗎!

恕我直言,整個爭論有點無稽,其實是在攻擊稻草人。我看不到有任何女權主義者提出將士兵換成女人,倒是有印度評論批評諾蘭(Christopher Nolan)忽略印度士兵在英國軍隊中的存在。而《USA Today》這句評論,如同千千萬萬「這似乎缺少非白人男性」的影評一樣,我覺得可看作是五十道historically advantaged group陰影下,善意甚至是重要的提醒。

對女性視角的輕視︰誰的需求,誰的歷史

說起將士兵換成女人,當然不可能。《他們的美好時光》卻提出了一個問題︰前去敦克爾克救援的船隻,為何不可是女人駕駛?這就尷尬了。史實可能是,那些船隻基本不可能是由女人駕駛。雙胞胎故事,正好引我們去回顧,40年代的英國,原來仍是一個極為父權的社會。因為戰爭,壯丁大多出征,女性才得以走出家庭,獲得在各行各業工作的機會。

《他們的美好時光》的故事,正正讓我們看見這時代變遷︰戰爭時期,戲院的觀眾變成女性居多,政治宣傳電影的製作方因此不得不考慮女性的口味,才招攬Catrin加入原本全是男人的編劇行列。

光是這一點就饒有趣味,想想看,當更多女性走進戲院,製作方才會想起要加入女性的對白。正如《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裡,當美國太空總署(NASA)辦公室出現女性員工時,人們才想起原來附近沒有女廁。往近點想,我們身在的公司、商場,有沒有哺乳室,男女廁所比例,又是否恰當?

是的,公共場所原本的面貌,由男性定義,所以也只會最貼心地服務男性。然而,當時勢要求打破這定義時,似乎女性的需求和特點,仍處於被看不起的位置。

「婆媽對白」屬於女人?

《他們的美好時光》的男編劇Buckley一臉諷刺地告訴Catrin︰我們需要人寫「Slob」,不明白?即是女人的對白。

字幕翻譯「Slob」為「婆媽對白」,相當傳神表現出Buckley的態度,而且剛好反映了社會文化的偏見︰電影的所謂女性角度,不就是「婆媽」麼。女性愛看的都是情情塌塌、囉哩囉嗦的劇情。正如有人認為,男人看歷史看的是「全貌」(big picture),女人看歷史則注重雞毛蒜皮的局部。比如,諾蘭拍《敦克爾克大行動》海陸空多恢弘,瓏.薛爾菲格拍的就是兒女私情生活細節。

很有意思,若我們細思這種對女性角度的偏見,其實可梳理為三個問題︰一,矮化個人感情的偏向——兒女私情這種描述,本身就帶有一種價值高低的判斷︰每個個體的私人感情,比不上大集體的情感;二,將「注重個人感情」定型為女性專屬的特性,並要求男性遠離「女性化」;三,更重要的,是有沒有想過,正是社會對女性的規限,影響並將女性視角塑造為現有的模樣?

Buckley一開始所看不起的「Slob」,後來成了戲院裏讓男人都感動流淚、鼓舞人心的好電影。只這一幕就足以看見《他們的美好時光》的編劇對第一、二點的反擊︰所謂婆媽對白,情情塌塌,根本不是女人專利。妙的是,作為「戲外戲」的《他們的美好時光》本身,不也讓戲院裡真實的男男女女,流下眼淚,久久回不過神嗎?我們自身真切的觀影經歷說明,Personal/Emotional makes it great too.

至於第三點,當女性被局限在家庭裏,你如何要求她去看歷史全貌?當女性每日身處的環境,就是不斷被家庭索求情緒付出,照顧、處理家庭成員之間的問題時,她們愛看「情情塌塌」、愛看婆媽(literally婆婆同阿媽)戲,很出奇?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你覺得一個二戰時期英國女編劇的生活細節不重要,或者不如敦克爾克海陸空的史詩重要,可能正說明男人定義歷史成功洗腦。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