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與貓「系出同源」,在東西方地位卻大不相同

獅子與貓「系出同源」,在東西方地位卻大不相同
光化門石獅|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廟宇及中式建築的門口常見一對站崗的石獅,這是漢朝以後的習俗,漢朝以前中土並無獅子,是由西域傳來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一平

廟宇及中式建築的門口常見一對站崗的石獅,這是漢朝以後的習俗,漢朝以前中土並無獅子,是由西域傳來的。漢朝最常見的獅名,是由梵語「Simha」翻譯成「狻猊」,後來取第一音「師」,加個犬字旁,成為今日的「獅子」。而比西域更西邊的歐洲於史前即有獅子,因過度獵殺而滅絕,羅馬人反而從北非及中東進口獅子,將之放在羅馬鬥獸場與人格鬥。

我遊歷歐洲,在皇宮及公園等指標性建築前常看到看門的獅子雕像,姿態各異,頗能表現當地的文化。二〇一五年九月我路過比利時首都的布魯塞爾王宮(Royal Palace of Brussels),這是比利時最宏偉的建築物。相傳比利時建國時,人民喜歡有個國王,就到巴伐利亞附近的一個公國找來一個國王,並無實權。王宮前面有一座法式風格的布魯塞爾公園(Parcde Bruxelles),創建於一七七〇年代,公園是引發一八三〇年比利時革命騷亂起始的地點。我在公園門口看到一對石獅子,長相相當有趣,我模仿畫出如圖一。我看過不少皇家貴族的獅子雕塑,都是雄壯威武。只有這一對是卡通臉,頗能反映出沒有霸氣的比利時國王特質。

《大橋驟雨》p_84_圖一b_我模仿畫布魯塞爾皇宮花園的石獅子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圖一:我模仿畫布魯塞爾皇宮花園的石獅子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我到巴黎榮譽軍團勳章博物館(Musée de Légion d'honneur)參觀,裡面陳列法國和外國歷史上著名人物獲得的勳章。博物館門外有兩座人面獅身像(圖二),造型異於希臘的人面獅身像。希臘雕像一般有翅膀,而這對人面獅身像則像埃及的版本,並無翅膀。我猜是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 1769–1821)長征埃及後,由埃及人面獅身像得到的靈感?比較比利時的卡通臉獅子,人面獅身像又是另一番風味。

《大橋驟雨》p_85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圖二:人面獅身像

這次的巴黎之旅,我也參觀了橘園美術館。這座美術館是杜樂麗花園(Jardindes Tuileries)內的溫室。拿破崙三世為了迎接西班牙王妃,在杜樂麗花園裡建造了栽培橘子和檸檬的溫室,稱之為橘園。溫室於二十世紀初改建成為美術館。其側門有當年遺留下來的石獅子,我模仿畫之, 如圖三a所示。這是有名的動物雕刻家巴列(Antoine-Louis Barye, 1796–1875)完成於一八三三年的作品。

《大橋驟雨》p_86_圖三a_我素描橘園美術館建築左側的石獅子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圖三a:我素描橘園美術館建築左側的石獅子

二〇一五年二月春節期間我到台南奇美博物館參觀。在大門入口看到一座巴列的銅雕獅子(圖三b) ,和我在羅浮宮橘園旁看到的石獅子是同一時期的作品,形態幾乎一模一樣。我再度重逢巴列的作品,相當高興,奇美博物館的館藏真是不同凡響。巴列的獅子與眾不同,他的獨特風格是在一八三二年發展出來的。自古以來,獅子一直是權力的象徵,十九世紀的雕塑家會塑造端莊嚴肅的獅子以符合王者身分,而巴列則將獅子描繪為凶猛、具威脅的野生貓科動物。

《大橋驟雨》p_86_圖三b_奇美博物館前收藏陳列的巴列銅雕獅子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圖三b:奇美博物館前收藏陳列的巴列銅雕獅子

西方文化以獅子代表皇權,而在東方文化中佛經也以獅子來彰顯諸佛菩薩的功德。《略出經》:「於菩提樹下,獲得最勝無相一切智,勇猛釋師(獅)子。」《寶雨經》卷五載:「菩薩因修十種善法,得無上正真之道,而為天人師,令一切邪魔外道無不調伏;猶如獅子王具有大威力,能懾伏百獸,所向無敵。」《大智度論》敘述,正知一切法無所畏,更說:「在大眾中師(獅)子吼,能轉梵輪。」《涅槃經》也以獅子吼列舉菩薩的法門。

和獅子同源的貓兒,在佛教的地位則遠不如獅子。禪宗更常以貓兒來比喻根基卑劣、不解佛法之人。宋景德元年(一〇〇四年)的《景德傳燈錄》提到南泉設粥,請和尚念誦。南泉云:「甘贄行者設粥,請大眾為黧奴白牯念摩訶般若波羅蜜。」黧奴是貓,白牯是牛,在禪宗公案中被當成對佛法茫然無知的人。其實貓兒保護佛經,對佛教是很有貢獻的。

我年少時讀《玉匣記》,是給陽氣不旺、八字不重的朋友們看的一本書。上頭敘說忌諱之學,教導如何趨吉避凶,因此俗話說:「看了《玉匣記》,不敢放個屁。」《玉匣記》也教人如何買貓,當中有「納貓吉日」與教人挑好貓的「相貓法」。《玉匣記》有關於貓兒買賣的規劃,大概來自元朝《新刊陰陽寶鑑剋擇通書》的一則契約範本「貓兒契式」,契約上寫著:「一隻貓兒是黑斑,本在西方諸佛前,三藏帶歸家長養,護持經卷在民間。」中國無貓,種出於西方天竺國,不受中國之氣。釋氏因鼠咬壞佛經,故畜之。唐三藏往西方取經帶歸養之,乃遺種也。

由以上敘述,貓咪是唐三藏帶回中國的。之後中土佛教寺院會養貓護持經卷,可見貓兒看守佛經,護持佛法有功。今日俄羅斯也養貓護持藝術品,在聖彼得堡的冬宮博物館(Hermitage Museum)養了許多貓咪。就理論而言,貓咪可捕獲要咀嚼藝術品、破壞珍貴文物的老鼠。而實際的狀況是,博物館這些貓咪和咱家的貓兒一般,肥胖懶散。不過管理員對貓咪愛護有加,宣稱老鼠聞到貓兒的味道就嚇跑,老鼠數目已大為減少。回溯到一七四五年,彼得大帝的女兒就曾召集最大隻的貓進入皇宮抓老鼠。之後的凱薩琳女皇則特別喜愛俄羅斯藍貓(RussianBlues),當成宮廷內寵。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入侵蘇聯,在列寧格勒(即聖彼得堡)圍城時,除了老鼠外,城內所有動物都死光了。德軍敗退後,列寧格勒恢復自由,許多人將貓咪送到城內,消除老鼠。冬宮博物館的貓還有意想不到的功能,讓號稱戰鬥民族的俄羅斯人參訪博物館時,看到貓咪後更善解人意,變得溫和有禮。雖然貓咪不被允許在畫廊或博物館某些區域出沒,但可以在工作人員的辦公室區域遊走。

《大橋驟雨》p_89_圖四_我家的懶貓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圖四:我家的懶貓

冬宮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真正是愛貓人士。我全家人也算是愛貓人士,養了一隻肥貓,不會抓老鼠,隨時躺在沙發上,睡得香甜(圖四)。這隻懶貓備受我們呵護,在我家,貓咪可不是「黧奴」,而是「黧主」。這隻貓兒喜歡在我家一座廣目天王的佛像旁磨蹭示好,也算是具有慧根,有心向佛吧。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我因公務來到韓國首爾市,路過景福宮的光化門,注意到門前兩隻石獅,是Q版造型,沒有霸氣,而是喜氣洋洋。我到首爾南方的牙山,看到類似造型的石獅,更是笑容可掬,相當可愛(圖五)。要看獅子雕像不必全世界跑,在台灣就有一座以獅子為主題的河東堂獅子博物館

《大橋驟雨》p_90_圖五b_牙山石獅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圖五:牙山石獅

二〇一六年我偕太太櫻芳到此一遊。館內收藏中國石獅六千餘件,以及銅、瓷、玉、木及繪畫等,可回溯到漢唐。我看到不少可愛的獅子造型。博物館座落於宜蘭頭城鎮濱海公路旁,東北角海岸國家風景區內,與龜山島遙相對望,景色美不勝收。博物館室外有休閒觀景,相當雅致。

相關書摘 ▶李小龍的武術哲學:搏擊應不拘形式,必要時,摘葉也能傷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橋驟雨》,九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林一平

浮世繪畫家歌川廣重的版畫《大橋驟雨》,曾被印象派大師梵谷臨摹而舉世矚目,更被波蘭女詩人辛絲波卡寫入〈橋上的人們〉這首詩中。一幅畫觸動了偉大的藝術家和文學家,更打動了身為科技人的作者。林一平教授是交通大學講座教授,計算機的專業成就,不妨礙他從小畫漫畫所引發的繪畫興趣,反而可以用與眾不同的視野,描繪他因工作契機而接觸到的珍稀藝術品,其背後的人文故事激盪靈感與思想,使他的畫作格外優美,文采分外詼諧。藝術不必然是美學大師才能賞析,而是共通的語言和觸媒,可以平易近人地開啟我們凡夫俗子的眼界,也開展作者對信仰的追尋與探問。

本書先從美學的概念出發,漫畫的啟蒙、名畫的洗禮,是美好事物的象徵,也勾勒出生活的品味與趣味。再談藝術品不為人知的祕辛:〈海倫的珠寶〉提及九歲的作者一直夢想,可以看到《國語日報》中斯里曼挖掘的「特洛伊寶藏」。斯里曼登報徵婚娶到希臘美女和尋寶的過程,固然充滿傳奇,作者四十幾年鍥而不捨地追尋,最終實現童年幻夢的歷程,更讓所有在尋夢路上跪著也要完成的人,獲得顛仆不倒的鼓舞和勇氣。

大橋驟雨
Photo Credit: 九歌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