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的欲望有終止的一天,那我們的生命將會非常短暫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往往以為「快樂」是某個標準,到達那個標準「我就會快樂」,比如買到一步奧迪跑車、帶領公司到達一定的業績就能帶來「快樂」,但問題在於,當我們成就那個標準之後,快樂卻沒有想像的那麼多、維持那麼久。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羅卓仁謙

混亂的情緒刺激,才是活著——煩惱

人生真是充滿了折騰。

我是一個一向都很忙碌的人,這幾年來最空閒的時候,應該就是每週上髮廊剪髮的那段時間吧。

躺在洗頭台上幾乎什麼都不能做,連我平常習慣拿起手機、打開記事本寫文章的慣性也沒有伸展空間,只能平靜地躺在那裡,有一搭沒一搭地跟設計師聊聊天。

我曾經嘗試過休假,但從年輕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的我,幾乎隨時隨地都在看書,不然就是寫文章、記錄資料,手邊的書籍也都是與專業有關的資料,連一本小說都沒有。這樣的生活慣性,導致我只要努力嘗試「放空」個兩天,就會受不了的開始工作,完全無法放假。

放假應該是很開心的,對吧?但是應該沒有人可以一直放假、什麼事情都不做吧?事實證明,這種日子沒有人是過得下去的,為什麼呢?

「快樂」不如想像?

我先回來講一個故事:以前我在印度讀書的時候,第一堂課開始,老師就不停地告訴我們一件事情:「所有的生命都冀望快樂,不想要痛苦。」

這段話的原型來自印度一個知名的學者Shantideva,在他的著作裡面有很經典的一段話:「大家都想要快樂,可是卻不小心把快樂當成敵人一樣給摧毀掉了。」

這段話一直是我的信念,也是我的理解:傳統佛教學院中,往往會一再強調理性的重要,告訴我們情緒是如何地摧毀自己,同時也摧毀他人,只有訴諸理性,才能讓自己得到平靜。

等到我回到現實社會中,發現壓根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別的都先不要講,大家工作辛辛苦苦、兢兢業業都是希望能過上好日子吧,年輕人的夢想可能比較單純,或許就是在賺到一筆錢之後,能夠出國去哪裡玩,或是環遊世界。

我們往往以為「快樂」是某個標準,到達那個標準「我就會快樂」,比如買到一部奧迪跑車、帶領公司到達一定的業績就能帶來「快樂」,但問題在於,當我們成就那個標準之後,快樂卻沒有想像的那麼多、維持那麼久。

一個很常被男生提出來形容的例子就是「當兵退伍」,當兵的過程中好期待退伍那天的到來,但是等到真正拿到了退伍令,卻會有種「啊!就這樣嗎?」的悵然若失感。

有欲望,才會追求,才像活著?

早上我看到了新聞,想到去年鴻海才剛剛買下夏普,新聞說是鴻海打算將他們在夏普裡面成功的經驗,推廣到其他公司,下一個目標是東芝。

理想主義者可能會對這件事情大作文章,說類似「有錢人的欲望也沒有滿足的一天」、「人都要學會滿足」,但是光是這樣怨天尤人地說「人的欲望沒有滿足的一天」無濟於事,我要討論的是「為什麼」人會一直計畫著未來。

所有生物活在世界上,基本上就是要一直活著、一直生存,所以我們必須找來一堆東西,來建立安全感,保證我們生存的穩定性。

我們的大腦是一個很巧妙的東西,它永遠不會「自動」覺得自己現在「很安全」,所以當我們滿足了它的需求之後,它會平衡回來,開始尋找「不安全」的理由,然後驅使我們再去做更多事情來建立安全感。

人的欲望沒有終止的一天,這是事實;但正因為是事實,所以說這句話也就是廢話,因為這是無法改變的。反過來說,如果人的欲望有終止的一天,反而是不安全的。

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大腦覺得很安全、一切欲望都滿足了,會怎麼樣呢?

那我們的生命將會非常短暫。

根據一個科學試驗,幾位生物科學家組裝一個器具,它的電線連接到了幾隻老鼠的大腦裡,操控釋放「滿足感」的激素。這條電線連接到一個踏板,這幾隻老鼠們只要踩一下那個踏板,大腦就會被器具影響,釋放出一陣滿足感的激素。

想當然爾,這幾隻老鼠整個High了起來,不停地踩著那個踏板,處在一種很飄飄然的狀況中;但問題來了,他們一直踩、一直踩,踩到連吃飼料的時間都過了也不管,只想繼續踩,寧可放棄食物也不想離開踏板。

一直都不吃飯的人會死掉,一直都不吃飼料的老鼠也會死掉。

發現這弔詭的地方了吧!所有的生物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個我們認為的「快樂」,簡單來說,那是因為我們的大腦知道,一但我們一直處在一個「滿足的狂喜」中,就會忘記自己的一切安危,連生理需求都不管,那我們的生命就會有很大的不定性。大腦有責任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它會不停地拿捏平衡,讓我們不會一直處在這種感受裡。

計畫外的變化,因經驗而生存

跟其他動物相比,人類為了生存必須付諸更多計畫,無論是明天、下個月或是明年的工作與假期,為未來計畫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能力。

然而,我們的計畫往往都是用自己過去的經驗作為素材,去「推測」未來的事情;但是未來是未知的,當它到來的時候,變數往往會大到超越我們的掌控。這不一定是壞事,而是一般來說「都很瘋狂」。

我遇過許多的女生告訴我,他們在遇到「誰誰誰」之前,從來沒有想過會與比自己小的男生交往、沒想過會這麼快愛上一個人、沒有想過有一天會結婚,這些事件都是超越他們計畫與掌控的,甚至有些與他們本來的想法「背道而馳」。

這種事件往往讓人充滿了激情,熱戀的能量是如此地強大,身邊的人都會說「他被蒙蔽了」、「他被愛沖昏頭了」,其實,這是非常正常的反應。正是因為大腦不曾面臨到這樣的狀況與訊息,所以想要快速吸收與這種感覺有關的經驗,也可以稱之為Data,才能用理智的「哺乳類腦」去分析它;為了吸收這些經驗,所以它驅使當事人一味地陷在這種「激情」中。

你用過斧頭砍樹嗎?我相信絕大多數人應該是沒有,我小時候也沒有用過;但是等到我到了印度讀書,必須按月輪班,在一小時中劈出裝滿十個大米袋的木柴後,我很快地就學會了這個技術,為了能夠在那個環境中生存下去。

當我們遇到前所未有的新體驗或知識,大腦會自動判斷它對我們生存的重要性;如果這種經驗能夠讓人在社會上生活得穩定,大腦就會驅使當事人好好地理解它,比如熱戀就是如此。所以年紀輕輕就談過一場驚天動地的熱戀和激情反而是件好事,它提高了我們生存的機率,讓我們不會在接近不惑之年的時候,還被「感情詐騙」。

很瘋狂的不只是愛情,反面來說,當未來變成現實的樣子,與我們精心的計畫不太一樣、甚至差了十萬八千里,這種正面衝突感帶來的往往是強烈的憤怒。相信曾經面臨到班機誤點、餐廳訂位被莫名取消的朋友,知道我在說什麼。

簡單來說,當我們不熟悉眼前的狀況、不知道如何理智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只剩下情緒可言。

會干擾理智的,都是煩惱

一般來說,大家都強調「不要有過多的情緒」。但有趣的是,人類文明對於同樣是情緒的貪愛與憤怒,卻有極端的評價:歷史上許多詩人都歌頌激情的偉大,但是大家都一致譴責憤怒帶來的毀滅性後果。

依照悉達多的看法,這兩者都被歸類在所謂的「煩惱」之中。「煩惱」這個詞特別有趣,現代人會用到它,一般都是指讓人憂愁或焦慮的事件或思想,大都與後悔跟曖昧不明的推測有關,往往帶有負面的含義。

但是在佛法中,煩惱的定義不太一樣,在一部名為「禪修者的共通基礎理論」《瑜伽師地論》的文獻裡面說:

要知道,煩惱有很多特點:一開始它會干擾內心,令人經驗錯亂,同時會強化潛意識的情緒,更驅使情緒持續運作,它會傷害自己也會傷害別人,更會引生許多惡劣的行為。

(當知諸煩惱有無量過患:謂煩惱起時,先惱亂其心,次於所緣發起顛倒,令諸隨眠皆得堅固,令等流行相續而轉,能引自害、能引他害、能引俱害;生現法罪、生後法罪、生俱法罪。)

煩惱有一個很大的特質是「干擾理智」,它剝奪了我們的理性,讓我們做出許多帶有傷害性的行動。

問題來了,「貪愛」應該是一個正面的情緒,怎麼會做出傷害性的行為呢?

你應該也跟我一樣在社會新聞上看過愛人愛到出事情的吧?我不是說愛到要你死那種,我是說愛到義無反顧,不顧家人的擔心與緊張,離家私奔的那種。

作為社會性動物,人類大腦中的「靈長類腦」有一個很大的機制,就是維持我們與社會的互動;但是煩惱剝奪了我們的理智,甚至讓我們變得有點失去靈長類的特性,回歸到「哺乳類腦」這種根據情緒判斷來行動的機制。

這種「煩惱」令人很討厭的一件事情是:它不但是情緒,還是對立性的情緒,造成我們的大腦不同部位之間對立的情緒,這不但會讓我們做出失去理智的行為,更會讓我們的認知出現問題。

那,如果我們的「貪愛」或「憤怒」並沒有強烈到剝奪理智,那還算煩惱嗎?

姑且不論「剝奪理智」的界線與標準在哪裡,如果真的是如此,那的確不算是煩惱,然而這個議題更多的細節,會在之後的章節中談到。

情緒豐富了我們的生命?

煩惱破壞理智,但它真的很討厭嗎?

我在多處講學的經驗中,每次談到煩惱、再解釋到超越煩惱的理智時,往往都會有台下的學生舉手發問:

「老師!沒有愛與恨的生活很無趣欸!」

的確如此,大家都說寧可要過一個精采激昂而短暫的人生,也不要過一個長久但平淡無聊的日子,情緒的波動讓我們深刻地覺得「我活著!」

更有甚者,有些人會慣於陷在情緒當中,明明他知道某件事情在理智上沒有錯、明明知道那是可行的,但是卻硬要讓自己陷在悲傷或憤怒中。

這種表現與之前第二章提到過的「熟悉感」有莫大的關係。我們人對自己的認識,往往在青少年期間建構完成,也就是說,從三歲到十五歲左右的這段期間,我們會建構出「我」是一個什麼樣的「樣子」這個經驗。

當我們邁入成年,往往就會在無意之間,回到那種經驗之中而無法自拔,這是一種回憶、一種強化「自我」的經驗。

舉例來說,我有一個朋友是個事業女強人,四十多歲就在金融界打響名號,月收入上百萬,但我知道白手起家的她,十多歲二十歲的時候,為了家裡的債務,從在夜市擺地攤開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現在的局面。

所以,儘管現在她看起來很風光,但私下時常陷入那「為了父親的問題而感到無助」的惆悵與悲傷感中。作為旁觀者的我們一定會想:「奇怪,啊債不是還完了,現在也過得爽爽的,就算父親現在鬧出什麼事情,妳也能輕易解決,惆悵幹嘛啊?」但是她其實是回憶、重新陷在那當年的情緒經驗,來回味「我」這個樣子。

為什麼要透過陷在當年悲傷的情緒來回憶「我」呢?因為我們對「我」的認識大都建構於青少年期間,而這個階段中,她經驗到了許多悲傷,這些經驗建構出了她一輩子對於「我」的認識呀!

除此之外,人類會自動傾向於希望人生中充滿豐富的情緒或煩惱,很大的一個原因是因為,這些情緒豐富了我們的生命,或者說,讓我們的生命更安定。

這個道理跟我們上面提到「激情的出現,代表大腦正在經驗它不曾遇過的經驗或它不曾預想到的狀況」,大腦自己知道,激情代表他正在解決Bug或吸收Data。

當我們遇到精心計畫以外的狀況,會感到強烈的憤怒,而這種憤怒正是大腦內部出現的一個警示,告訴它自己:「欸!你這邊有Bug喔!你推算失策了喔!」同理,當我們陷入熱戀之中,也是大腦內部的警示:「這個經驗沒有過,快點吸取大量的Data來分析!」

無論是解決Bug或是分析數據,它的目標與導向都是一樣:保證我們在這個危險的社會上生存的機率,就像一個軟體,必須不停解決Bug並更新數據,來維持它的領先地位一樣。

相關書摘 ▶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需要大量「觸食」、「思食」來維持下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辯經辨人生:羅卓仁謙快狠準說佛法,升級你的辯思與覺察能力》, 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卓仁謙

羅卓仁謙,國中肄業即出國留學。大寶法王親自指導,精通藏文翻譯與佛教古文獻;噶舉派佛學院的學習規畫成員中最年輕者、唯一華人;少見的求學過程與扎實的佛學基礎;教過上千位學生,錄製上百部佛學影片;解說佛法快狠準,讓你釐清宗教誤區、提升覺察力。

「辯經」是作者在西藏佛教學院訓練出來的專業之一。但在《辯經辨人生》這本書裡面,行文沒有使用艱深的佛學名詞,而是以比較生活化的方式表達看法,因為佛法本來就應該在日常生活中落實。但也會適時的佐證經論,讓你了解,這些說法不是空穴來風。本書內涵是從佛陀的基礎教誨出發,就是所謂的「苦、集、滅、道」四聖諦,這是所有佛法學者公認的核心內容。從生活中展現佛法核心思想,幫助讀者釐清宗教誤區,這是這本《辯經辨人生》的意義。

本書分成十六章,討論關於解脫、無常、煩惱、欲望、信心、無明、道德、戒律⋯⋯等議題。每一章分別有故事或前景導入、社會與生活問題討論、佛法經論引用與解釋、相似概念釐清等,最後還有每一章主題的問與答。

辨經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