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加辣嗎?

醫師,加辣嗎?
《醫師好辣》節目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認為「那只是個綜藝節目,看看就好」或者「跟這樣的節目認真就輸了」,恐怕是低估了該類型節目的影響力。

文:林子勤(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醫師)

東森綜合台《醫師好辣》節目,在8月16日播出主題為「醫界娘子軍崛起!男醫師慘兮兮?!」的內容,企劃標題則顯示為「特別企劃!男女醫師來PK,誰才是醫界TOP1」。

該集節目播出後,8月29日一篇屬名「一群女醫師」的觀點投書刊登於風傳媒,標題為〈女醫師對無稽之談的怒吼〉,內文針對當天鄭丞傑醫師在節目上的發言提出反駁與抗議。緊接著在8月31日台灣女醫師協會於臉書發表聲明,同樣是對鄭丞傑醫師的發言提出抗議。在9月2日於該則聲明下方的留言處,則可看到名稱顯示為鄭丞傑的臉書帳號留言表示致歉。

沒有醫師是局外醫師

若沒有「一群女醫師」與「台灣女醫師協會」的抗議,該集節目的內容與鄭醫師的言論,或許就不會引起更大的注意。不過,該集節目播完之後,除了電視台重播之外,YouTube還可以無限次重播,很可能在接下來的數月數年裡,持續影響著任何看到該集節目的觀眾。

令人擔心的是,若只有「一群女醫師」或「台灣女醫師協會」對該集節目中的鄭醫師表示抗議,那就無意中又重現、延續了「男女醫師來PK」的對立,讓討論的焦點持續鎖定在「男女二分」的競逐與對立之中。在相關文章下方的留言裡,也果真可以看到這樣的戰場被延續,持續進行男女PK的辯論,而且發言的主體也不限於醫師而已,連路過的網民也紛紛發表起他們的就醫經驗,辯論了起來。

由此可以看出,這樣的節目企劃確實有其影響力。如果認為「那只是個綜藝節目,看看就好」或者「跟這樣的節目認真就輸了」,恐怕是低估了該類型節目的影響力。

打開電視看醫生

事實上,除了《醫師好辣》以外,在相同的時段轉台一下,你會看到更多的醫師坐在電視機裡面與你相見(例如:《健康好生活》、《醫定要知道》、《健康No.1》、《媽媽好神》等節目)。這樣的現象如何理解?也許每個人有不同看法。但令人好奇的是,醫師的養成教育中,是否曾經教過「如何在電視或媒體發言」呢?無論是否有教過,目前醫師在公共媒體或自媒體的發言顯然越來越重要,這一點可以從近年開設給醫師上的「個人品牌經營」及「簡報製作」課程越來越多可以略窺一二。 

社群媒體時代的醫病溝通

進入社群媒體的大平台時代之後,醫師跟大多數的公民一樣,也與患者一樣,一同進入一個隨時都在分享、隨時都在發言的年代。過去僅發生在診間、病房、社區等空間的醫病溝通,事實上已漸漸轉移到臉書、LINE、Instagram等等的平台上了。醫病之間的互動逐漸從face to face,轉變成Facebook to Facebook。在這樣的大敘事年代中,醫師公開發言的機會與需求增加了,甚至有更多樣的機會與患者互動:無論是開「粉絲專頁」、開「直播」,或者像《醫師好辣》這個節目一樣開「粉絲見面會」。

這樣的互動,自然開啟了過去不曾有過的機會,但也衍生不少新現象。例如:在醫療糾紛發生時,醫師與患者相繼透過臉書公開發文回應對方;或者患者在自己的臉書或「爆料X社」等平台公開發表不愉快的就醫經驗,隨後引起醫療人員或路過的網民發表評論等等。無論是醫師或患者,可能都已習於透過大平台發表自己的難受想哭。這些現象都已超越社群媒體出現之前,那些傳統「醫病溝通」理論所能想像或理解之事。

藏在道歉啟事中的細節

若觀察近年醫師的公開發言,曾有一些在發言之後因各種狀況而必須道歉的例子。在那些道歉啟事中,往往可以看到一些細節,說明了一開始的發言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舉例而言,在2016年8月,心容中醫診所的洪心容醫師對於文章中寫到「十全大補湯簡直是旗艦版的肌瘤催生工具」而道歉,在洪醫師後來的道歉聲明中,提到了幾個環節

  1. 這是衛教文章
  2. 是個人的臨床觀點
  3. 用了比較口語的誇飾文字
  4. 加上部分媒體的斷章取義
  5. 以致於造成各界困擾
  6. 而我的本意是是要向已經患有肌瘤、腺肌症、卵巢囊腫的女性朋友們提出的提醒:「若要服用藥補或市面上所販售的相關成品,請就近尋求合適中醫師診斷後再飲用」

在這份道歉聲明中,可以窺見在社群媒體時代醫師公開發言須注意的幾個重要環節,也恰好與社群媒體時代訊息流動的特質相互呼應。例如,在社群媒體時代的衛教文章,越來越強調口語化、親民化,甚至有「懶人包」、「扁平化的圖像」更好。為了加深印象,搭配「特殊的」或「罕見的」個人經驗或患者故事也是必備的要素;而為了與大量簡短的訊息競逐讀者觀眾的注意力,使用一些誇飾文字更是不可缺乏。最後,一旦文章或發言公開,被擷取部分內容再次分享傳播,也是無法避免的結果。至於文章或作者一開始的本意,自然就可能因以上問題而被模糊或必須重新澄清。

醫師,加辣嗎?

同樣地,此次鄭醫師在《醫師好辣》節目中的發言引起爭議,除了將關注焦點放在鄭醫師個人身上之外,更重要的也許是鄭醫師為何在那樣的節目中說出那些的話。只有他個人的因素嗎?或者還有其他因素? 

用該節目的名稱來比喻:如果鄭醫師當天的發言很辣,是鄭醫師本來的意見就很辣,還是有被加辣呢?如果有加辣的話,那是小辣、中辣、還是大辣?

若說在「台灣女醫師協會」文章下方的留言確實是鄭醫師親自寫的道歉聲明(網路時代公開發言的另一議題是如何確定發言者的身分),可以找找看有無相關細節,其中提到:

  1. 由於求「節目效果」,包括我在內的所有的來賓都力求灰諧幽默。
  2. 我和幾位男醫師扯到女住院醫師易不服指導、經前症候群容易情緒失控、體力較低……想製造誇大笑果
  3. 加上我過度簡略舉例,發言不夠審慎精確

似乎可以解讀,鄭醫師當天的言論是有加辣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求「節目效果」。

又一次,幾乎可以確認該節目的企劃是有影響力的。在主題設定好之後,上節目的鄭醫師就力求節目效果。而那一集要的效果是甚麼?再看一次該節目在Youtube的縮圖畫面,然後對比製作單位後來的說明

下載
《醫師好辣》節目截圖

對此《醫師好辣》節目製作單位也做出聲明,表示本集節目中是來賓們各自分享其經歷,討論男女醫師面對的各種狀況和甘苦,並透過對談來打破性別之偏見。而節目來賓們於節目中也一再強調所述為個人經歷及見聞,為個案或特例,並非醫界通則,實無任何性別歧視或不敬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