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八):在女友身上刺滿警語的「恐怖情人」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八):在女友身上刺滿警語的「恐怖情人」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近日引起韓國社會民眾輿論的女性暴力事件,著屬特殊且極端,讓觀者深感到被甩打巴掌的女子臉頰上刺痛火紅灼熱感,也同感到女子全身被刺青時,針扎觸感與流淌鮮血的冰度。

「只有人類才能製造羞辱,羞辱都是人所致的。」

——阿維沙伊・馬加利特(Avishai Margalit),《體面社會》(The Decent Society)

近日在韓國社會鬧得沸沸揚揚的暴力事件,被害者都與「女性」相關,而加害者皆為「男性」。事件著實獵奇,連筆者自己都覺得是對女性的一種羞辱與歧視,值得寫出來省思。

八月底,韓國忠北清州(충북청주)上黨(상당)警察局接獲報案,有三位年約21歲的女性在路上抽菸,莫名其妙地遭到一名年約29歲男性,上前甩打巴掌與腳踹。若就當地民風而言,韓國人的確討厭人們邊走路邊抽菸,往往會把這種無顧旁人,造成他人不便吸二手煙的癮君子稱為「人民公害」(「民弊」,민폐)。然而,不吭聲地動手打人的行為,就是不對、違法。

甩打女性巴掌的男子到案說明時,言及他聞到菸味總會回想起過往上學時不好的記憶。此外,男子「辯稱」且帶點教化意味口味地說道,之所以甩打這些女性巴掌的原因是:「抽菸的確不好,但是我更討厭看到女生抽菸。」

這樣的理由讓調查此案的警察聽得莫名其妙,也讓被甩打巴掌、狠狠遭人腳踹的女性深感無妄之災。

相同的事件不僅僅發生在清州,七月時,大田(대전)也有類似的暴力事件發生——陌生男性毆打在路上抽菸的女子。

根據報導,在大田中區中央路,年約21歲的女子在路上吞雲吐霧時,冷不防地從後方撲上來一位年約25歲的男性一陣毆打,這一打也打到警察局去了。事後經警方調查,這位毆打被害者的男子犯案動機也言及:「我討厭女生抽菸,尤其是看到年輕女性抽菸,我就受不了。」

這種對女性歧視的言論,若衍生到傷害女性肉體,甚至觸法犯案後,加害男子還振振有詞地合理化,後果不堪想像。

這也難怪,2013年世界經濟論壇(WEF)以136個國家為調查對象,發表出一份《2013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in 2013),其中,韓國的女性性別平等排名113名,社會內男女不平等情況嚴重,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09名)、巴林(112名)、卡達(115名)等阿拉伯世界國家並列在後段班。

這樣的毆打事件,也讓韓國社會興起討論,是否要對這種歧視女性的暴力事件加重刑罰。

但令人感到心疼且真覺得「羞辱」女性的事件,恐怕是發生在八月底,韓國當地電視節目所播放出來的恐怖情人金度薰的故事吧?

以荒謬獵奇的真實案例改編成故事的MBN「讓人無話可說的事件——實際情況」(실제상황)電視節目內,播出名為「必須隱藏而活下去的女子」(가려야 사는 여자)特集,引起社會民眾注目。其中一段以真實角色與事件為底本,改編內容為佔有欲極為強烈的男朋友金度薰(김도훈,假名,41歲)為了控制女朋友尹秀熙(윤수희,假名,36歲)的恐怖情人故事。

故事講述一位面容身材姣好,在健身中心擔任人氣瑜珈老師的尹秀熙,遇到佯裝多金的大老闆金度薰,兩人陷入愛河,論及婚嫁並同居。然而,度過交往蜜月期之後,尹秀熙漸漸發現到金度薰本性多疑,且又愛好杯中物與賭博,十賭九輸欠下一堆賭債。後來在一次餐會,尹秀熙從酒醉的金度薰朋友口中套出話來,原來金度薰根本不是什麼大老闆,只是一位遊手好閒的混混。

這讓論及婚嫁的尹秀熙大夢初醒,不希望自己的幸福被「賭掉」,毅然決然跟男友提出分手,結果金度薰惱羞成怒,拿刀威脅恐嚇,口出狂言地說,若敢分手就要殺掉她,甚至到最後還要尹秀熙拿出存款來幫他還賭債。

若是損失點錢財能順利擺脫恐怖情人,可說不幸中的大幸,但是遇到金度薰,可沒那麼簡單了。

金度薰多疑,一日在陽台上見女友親切地從大樓警衛手上收過快遞包裹,直覺女友跟警衛有一腿。等女友回到屋內便質問:「秀熙你拿包裹就拿包裹,幹嘛一直對著警衛笑啊?」、「難道要哭著跟警衛拿包裹嗎?」、「你說什麼?還好意思回嘴?明明兩人就有鬼!」、「哪有啊!」……

可以想像,這種情侶之間因小事而發生口角的事件,往往都會越吵越大,越鬧越荒謬。但尹秀熙萬萬沒有想到,恐怖情人金度薰越講越生氣,到最後撲倒壓制尹秀熙,撕裂她的T恤,把它綁起來在身體刺上「教化」的文句。

還不是刺一句,而是兩句、三句、四句……依序在她全身刺上七句警語——工工整整地符合韓文書寫體、分行空格地——像咒語般。

The process of creating a tattoo. Machine for tattoos during work close-up — Photo by njaj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首先,金度薰在女方後背正中央刺上:「到死只愛我金度薰一人」(죽을때까지 김도훈만을 사랑할 것)後背左右肩胛處,像對聯一般也分別地被金度薰狠心地刺上:「絕對不會跟任何男子聯繫」(다른 남자와 절대 접촉하지 않는다)跟「視若無睹其他男子」(다른 남자는 쳐다도 보지 않는다)

刺完整片後背的金度薰,似乎還覺得不過癮,又用蠻力把女友翻過身來,也不管她的哭喊叫聲,陸續在她的右手臂刺上他剛想到的句子:「別勾引其他男人」(다른 남자에게 꼬리치지 않는다),左手臂也對稱地刺上「不看其他男生,也不對男生笑」(다른 남자를 보고 웃지 않는다)。

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女友尹秀熙雪白的大腿,也是金度薰必須要防堵他人目光之處。一不做二不休的他,也在秀熙纖細的左大腿,刺上有著大大愛心的「尹秀熙愛金度薰」(윤수희❤김도훈),右大腿更是刺上「門禁時間八點,絕對不能晚回來」(통금시간 8시 절대 늦지 않는다)。

這樣的人體刺青,在此結束。

女體就像畫布般,任由恐怖情人發揮。

尹秀熙全身就像被寫滿咒文的紋身,當「作品」完成後,金度薰也不忘拍照留念,用手機拍下女友一張張站跪趴躺,各樣姿勢與體位的裸體照片,事後威脅女友如果不聽「勸告」,還繼續跟其他男子有任何親密接觸的話,就要把些照片上傳到網路與SNS「網紅」一下,嚇得女子只好唯唯是諾,逗得男方露出一抹微笑。

刺青是對女方的警語,同時也是對外面男子的警語,金度薰一度還興沖沖地想把女友拉到外面供外人欣賞,告知她是我的人,別亂碰!在女方的哀求聲才作罷。

之後尹秀熙在炙熱的夏天,不能像炫耀身材的韓國女性一般,穿著短T恤或超短裙出門,只能穿著長袖衣褲來隱藏她身上的「咒語」,更別提恐怖情人的這些舉動,已經影響她的工作收入了。做為瑜珈老師的她,若是不能露出美好的身材,如何能說服上門健身的學員們呢?更何況為了還男友的賭債,尹秀熙也早已入不敷出了。

被隱藏的刺青,不能被他人看到的羞辱字句,無形的壓力日積月累地造成尹秀熙工作不便,生活步調大亂與精神受損,尹秀熙不僅出門時包得緊緊的,連沒有紋身處的脖頸,她都得綁上一條絲巾,才敢「安心」出門。

直到一日,尹秀熙與母親見面時,中暑送醫後,恐怖情人在她寶貝女兒身上所犯下的惡行才曝光,而母親也即時伸出援手,將女兒從恐怖情人手中救出。警方來到現場逮捕金度薰時,男子竟然大言不慚地把女友視為己物,大喊:「你是我的,我不會輕易放過你!」

事後,金度薰以犯下多重性暴力相關刑責被起訴,服刑四年即可出獄。然而,尹秀熙要花多久時間,才走得出恐怖情人的陰影呢?

這些近日引起韓國社會民眾輿論的女性暴力事件,著屬特殊且極端,讓觀者深感到被甩打巴掌的女子臉頰上刺痛火紅灼熱感,也同感到女子全身被刺青時,針扎觸感與流淌鮮血的冰度。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