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結束,關上電視後我們還能怎麼樣留下感動?

世大運結束,關上電視後我們還能怎麼樣留下感動?
Photo Credit:台北世大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篇文章刻意選擇在世大運結束之後才發表,關上電視,走出球場,這一切可能就被淡忘,但希望大家別讓光芒消失,別讓感動就此過去──每個人因在乎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事,現在才剛開始。

我家的電視,一年四季幾乎都停留在各個體育台。從小我是個喜歡靜靜看書的孩子,但打起球來就會變成另一個人,我還記得小學老師在我的聯絡簿上寫過:打球的時候,請注意禮貌,不要說髒話!

可惜這個壞習慣,我到現在仍然改不掉。

為什麼體育競賽總能夠讓我的血液為之沸騰──因為小時候常被爸爸拉去看現場棒球比賽?因為國小練過桌球的關係?因為受熱血的《灌籃高手》、《棒球大聯盟》、《第一神拳》、《光速蒙面俠21》等漫畫影響?

答案應該為以上皆是,但遠遠不只如此。

我想,我熱愛體育賽事,跟喜愛三國其實是同樣的原因──對夢想的渴望,對英雄的嚮往。

最早在我心中刻下痕跡的英雄,就是台灣巨砲陳金鋒,我永遠不會忘記那52號的背影,用熟悉的揮棒軌跡屢屢寫下奇跡的男人,在國際賽事中,面對實力高出一截的強敵,無論多少次處於落後,只要鋒哥站上打擊區,大家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還有救,還有救,拜託你了,把球揮出全壘打牆吧!

最神奇的是,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陳金鋒總是能夠實現。

棒球的縫線將我們的心緊扯在一起,連同夢想,一次又一次,飛越重重高牆──



就是這種難以言喻的魔力,無論在紅土沙場上,或者在殘酷的現實中,陳金鋒帶我們看見希望,讓我們知道夢想是可以實現的,儘管旅美未能打出佳績,但陳金鋒身為第一個站上最高殿堂大聯盟舞台的台灣人,這件事情的意義就已經超越了一切。

謝謝你,鋒哥。

今年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幕,當第四棒陳金鋒的身影出現,看到那熟悉的揮棒,心中的感動瞬間爆炸。

這只是序幕,最初滑輪溜冰優秀的選手們為台灣奪得多項金牌後,戰火熱潮開始迅速延燒──世大運只不過是大學生的競賽,沒什麼好看的。起初或許很多觀眾都跟我一樣這麼想,然後被狠狠打臉──這兩週以來,眼睛根本無法離開這些賽事。每天都有奇蹟出現,每天都有選手在我們的主場表現出不可思議的驚人成績。

郭婞淳 KUO, Hsing-Chun 以壓倒性的差距奪下舉重金牌,挺舉破世界紀錄,她哽咽說道:「142公斤是全台灣人民一起幫我舉起來的。」

我們什麼也沒做,但我們含著眼淚也覺得好驕傲。

李智凱 Chih Kai Lee 在競技體操以高難度的「湯瑪士迴旋」奪下金牌,背後的努力、傷痛與血淚化作榮耀,《翻滾吧!男孩》已成為真正的男人、復活的英雄。

在台北田徑場破萬觀眾的歡呼聲中,楊俊瀚 Hank Yang準決賽創下了生涯最速成績,決賽跑出金牌,跌破外國媒體眼鏡,在競爭激烈的田徑一百公尺項目奪牌,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以上成績已遠遠超乎預期,但傳說還沒有結束。

田徑標槍上演了一場令全場觀眾屏息注目的頂尖對決,德國選手Hofmann、黃士峰、鄭兆村 Chao-Tsun Cheng 三強鼎立,德國坦克第五擲為超高水準的88公尺33,眼看坐穩第一名寶座,然而鄭兆村的最後一擲畫破天際,竟以一道華麗的拋物線大破亞洲紀錄、超越近三屆奧運冠軍的紀錄──91公尺36。

這不是夢,這是2017台北世大運。

這個夏天,我們多麼幸運,在自己家中擁有這一切。世界羽球女子排名第一的戴資穎/ Tai Tzu Ying 放棄世錦賽,留在台灣拿下女單金牌與團體賽金牌,完全展現球后的風采與氣度;男籃、女籃拼鬥到最後一秒鐘的奮戰精神,男排、女排每打下一分圍成圓陣的畫面,還有太多太多說不盡的滿滿感動,衷心感謝每個項目、每位選手帶給大家的精彩時刻。

世大運結束了,不過,這些感動不應該就此結束。

國小時,我練過半吊子的桌球,大學與研究所時期重拾球拍,認真練習幾年後,好不容易擠進了校隊最後一席的位子。

正因為上場機會不多,每次站上比賽舞台,心跳和血液都像是要炸開一樣,當側身正手拉進致勝球,仰天狂喊一聲「架!」,那種快感非任何言語能形容,跟坐在觀眾席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不過,我最熟悉的位子自然還是板凳,看著這些頂尖選手在眼前拼搏,你來我往打出一顆又一顆不可思議的好球,我常常想:為什麼他們看起來如此冷靜?比賽只剩下最後一兩分,為什麼這麼敢打!不害怕輸球嗎?難道他們都不會緊張嗎?

後來,我發現了一流選手的秘密,他們也會緊張,他們比誰都害怕嘗到輸球的滋味,於是,他們用盡各種手段讓自己取得勝利──這個手段,就是練習,每天不間斷的練習,無聊而沒有任何觀眾看到的練習。

高手勇於在接發球的時候台內挑球,因為他訓練時練過了幾千籃的挑球;他能夠在比賽中將對方又快又重的拉球反拉回去,因為他平常早就反拉過無數顆這樣的球。

賽場上,球技與心理素質當然有先天的差別,然而每一個偉大的運動員都不只是天才,他們是比其他人都努力的天才。

雖然層級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但自己練過球以後,對於所有運動員更是肅然起敬,他們重複千萬次的基本動作,只為了綻放一瞬的光輝,我發自內心敬佩這些英雄──敬選手,敬教練團隊,敬那些說不盡的努力、汗水和淚水。

每一位認真的體育選手,都是真正的戰士。

台灣的環境對於體育並不友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我說的不只是「邪會」的問題,世大運結束後,媒體與民眾還會關注這些體育選手嗎?學校裡的體育課,是不是依然被借去考試呢?又有多少大人,打從心底認為練體育沒前途呢?

2012倫敦奧運,日本選手內村航平拿下體操全能金牌,2016他更拿下個人全能金牌、男團金牌,這個世界最強的體操明星,在個人資料上,他最嚮往的選手竟然寫著「藤卷駿」──漫畫中的體操選手。

台灣似乎總是告誡年輕人別作夢、別想太多,但日本漫畫描繪的努力與夢想,讓我們看見創作與社會風氣的影響,這正好是我們所欠缺的(推薦一部個人喜愛的籃球長篇連載小說,愛與夢想與努力的青春作品《最後一擊》)。

不談政治,先撇開《國體法》與協會的改革不說,我的想法很簡單,其實只要每個人多在乎一點,這股力量一定可以將體育推往好的方向;有心的企業可以贊助球隊或選手,捐助體育運動(還可以減稅),個人或許無法做到捐款,但追蹤喜愛的運動賽事,無論是進場支持、網路上給予選手簡短的留言鼓勵,這些累積起來絕對都是有益的正面能量(國民體育法已經在改革中,而在一片罵聲中,別忽略了認真的協會,衷心希望台灣的體育環境越來越好。「選手感謝田協」相關報導)。

當然,有人認為這並不是什麼要緊事,對於體育完全無感,這倒也沒有什麼,畢竟每個人興趣不同,但如果今年夏天抱著看水球隊小鮮肉的心情,或原本只是各賽事的一日球迷,從此對於體育有更多熱情,那或許就是台北世大運最大的成功。

2017世大運的標語總是落在「讓世界看見台灣」,但我認為,或許我們更需要的是「讓台灣看見台灣」。

回想一下,這個世代身處買房、買車都有困難的經濟漩渦裡,在這塊黑暗的小小的島上,人們充滿對立、互相撕裂,上一次我們這樣為同一件事齊心吶喊、為同一件事情感動,是什麼時候?

體育,一直都是凝聚民族意識的重要力量,為什麼台灣人這麼需要「台灣之光」四個字?這正好說明了我們的處境有多麼黯淡無光,連自己都看不見自己。

這次世大運,我們似乎重新看見了自己。

這篇文章刻意選擇在世大運結束之後才發表,關上電視,走出球場,這一切可能就被淡忘,但希望大家別讓光芒消失,別讓感動就此過去──每個人因在乎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事,現在才剛開始。

本文經大豫言家-說書人柳豫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