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一):如何消滅烏合之眾的英雄?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十一):如何消滅烏合之眾的英雄?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尼爾森式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當代,英雄的死亡與重生並沒有離我們遠去,而是用另一種方式,在人類社會當中留存下來。當代的領導人物無一不是把自己放上神壇供信徒們膜拜,從電影明星、政治人物到作家皆然,這種對偶像的狂熱是沒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去消滅的。

成為偶像的英雄不會死亡,即便消滅了他們的肉體也無濟於事,因為英雄的靈魂會留存在世間,等待著重生之機,並且重回人間的他們只會比先前具備更強大的力量。因此消滅英雄必須要消滅英雄的神格化靈魂,將他們的偶像本質給抹殺。

英雄就像是披著人皮的神,英雄只要具有偶像崇拜特質,一但有了不理性的偶像崇拜開始,英雄等同於建立了屬於自己的信仰,而這種信仰幾乎堅不可破。因為英雄神話被傳唱的理由,就是因為英雄都獲得了最後的勝利,並且深信英雄代表正義和勝利的烏合之眾們也只會無條件地給予支持,並且絕對相信英雄的行為沒有問題。

英雄本身代表的就是不理性的信仰,只要有信眾相信英雄會因此復活,那在故事當中的英雄就一定會復活。因此如果要消滅英雄,必須先讓信眾相信死亡的並不是英雄而是惡棍,而惡棍通常一旦死亡也通常沒有辦法獲得重生的機會。

因此要消滅英雄,首先就要罷黜、詆毀、汙辱、英雄近似純潔的神格,將神格所代表的信仰力量破滅,導致信徒失去對英雄的信仰。讓英雄恢復成人類後,才有辦法用我們所熟知的尋常方式消滅,不然無論我們怎樣嘗試消滅英雄,最後只會被英雄信徒們的口水和惡意給淹沒。

Jasão_e_o_Velo_de_ouro_-_Bertel_Thorvald
Photo Credit: Bertel Thorvaldsen @ public domain

在當代的生活中,這些英雄的死亡與重生並沒有離我們遠去,而是用另一種效仿神話故事中的方式,在人類社會當中默默地留存下來。尤其是當代的領導人物無一不是把自己放上神壇供信徒們膜拜,從電影明星、政治人物到作家皆然,這種對偶像的狂熱是沒有辦法用理性的方式去消滅的。

你若不是以英雄的身分死去,就是活到自己變成惡棍。(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狂熱無法以任何的方式消滅,英雄更是只要擁有信徒就無法被消滅,而攻擊信徒只會讓英雄的角色更加具備英雄形象,信徒只會對英雄更加崇拜和信任。比較可行的辦法就是將英雄給抹黑成惡棍,讓信徒選擇背棄自己的英雄,再趁這個時間點將其徹底消滅。這樣英雄既無法復生,在失去信徒的崇拜之下,惡棍的作為再也沒有人願意給予支持和鼓勵,最後只能以惡棍的身分退出舞台。

但這股期待正義以及對希望的狂熱並沒有就此散去,此時若不樹立新的信仰來遭弄群眾,將會使得整個社會失去平衡。因為當惡棍死亡的時候,他生前的惡名昭彰將會轉化成另一種正向價值,加諸在消滅惡棍的那位勇者身上,於是勇者得到這股力量之後成為了下一個英雄,這是合理的情況。

但社會上更真實的情況則是所有想要成為下一個英雄的投機者,他們也在私下不斷樹立自己的信仰價值,並且也擁有許多的信眾願意支持自己去打倒惡棍。甚至連砍死惡棍最後一刀的權力,都是眾多投機者政治角力競爭之後所得到的。因此從來就沒有什麼勇者砍死惡棍而後成為英雄,而是所有投機者都嚮往殺死惡棍之後得到的美名,所以彼此都鼓吹著自己的信徒來替自己贏得砍死惡棍的機會。而惡棍,也就是本來的英雄也是用相同的方式得到英雄的美名,才有辦法引導烏合之眾當中意見主流,進而取得權力,在這過程當中或許也殺死過幾個惡名昭彰的曾經英雄。

以台灣當代政治做例子,當年陳水扁靠著自己獨特的領袖魅力,在立法院推倒郝柏村的桌子,又擊敗藍營的政治金童趙少康以及李登輝的黨羽黃大洲,聲勢扶搖直上,在台北市長的任內也各種打破過去的舊制度。這一連串的行為成就了陳水扁的英雄神格,也幫助了陳水扁登上總統大位。

針對擁有巨大民意和權力的人,攻擊他的作為是不具備任何功效的,攻擊陳水扁的政策、作為或是任何他的外顯行為都沒有辦法影響信讀對他的信任和憧憬,甚至恐懼群眾陳水扁將會帶來災害也不會有任何效果,在信仰的引導之下,反而會讓陳水扁的聲勢越加高漲且堅不可摧。

有效的做法就是攻擊他的人格,向大眾說明他已經被權力給腐化,已經開始做出道德敗壞的行為,貪婪的虛榮心已經無限擴張。扣上一頂又一頂屬於惡棍的帽子,並且不斷的使用斷章取義的事實來證明自己的說法,這就足以破壞陳水扁的群眾信仰。

RTRINM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伴隨著這些攻擊,群眾在一時之間會失去心理上的支柱,這時候就是新的救世主馬英九的大好機會,他會在這段時間之內攻擊已經失去聲望的陳水扁,藉著鞭打惡棍所帶來的聲望來累積屬於自己的英雄信仰。但就如同陳水扁一樣,多年以後他也會變成人們口中的惡棍,然後一個又一個。

這些過程都是發生在我們的眼前,哪怕我們根本不認識這些人,但這些人的角色形象卻能在我們心中活靈活現,這就是公眾人物必須要注重的形象工程。

這也是為什麼公眾人物很少宣傳自己的理念,反而比較著重在營造個人的形象和生活,包含自己曾經的求學歷程、戀愛故事、家庭照片、節儉的個性、對老婆的癡情、教育小孩的哲學、養流浪貓的愛心以及對於宗教的信仰等等。而對於他們的目標和理念則不需要做過多的描述,唯一需要描述的就是向信徒們宣告目前這個世界不是正常的,而自己是唯一有辦法將世界恢復正軌的英雄,這便足夠了。

烏合之眾們喜歡談論道德,因為他們並沒有辦法從理性或是法律邏輯來了解這個世界,在他們心中一個用真愛來對待家人,耐心教導下一代,並且看起來和善的人一定不是甚麼壞人。而烏合之眾的腦袋並沒有辦法了解世界上的人多半都是善惡兼具,好人會做壞事而壞人也會做好事,因此我們沒有辦法斷定一個人的善與惡。

但在媒體版面上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某個公眾人物帶著不是自己另一半的異性,進入了汽車旅館,然後這個外遇事件的版面永遠比較大,包含政策改變所帶來的影響、國際新技術的發展、巨大經濟體系的改變等議題都比不上公眾人物的私德。因為從根本上我們相信的是好人,而不相信所有人都有可能會做好事,所以當一個形象清新健康的人染上汙點,就等同於神格的破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