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子女學習表現為何較差?從三位新移民媽媽的教養方式談起

新住民子女學習表現為何較差?從三位新移民媽媽的教養方式談起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住民媽媽遠渡重洋嫁到台灣來,負起生兒育女的重責大任,但是在面對子女的教養問題時卻遇到重重的難關,讓子女在以考試為主的台灣進一步的阻礙了子女的發展機會。

暑假結束,國中小都已經開學,也忙著迎接一批新生的到來,不僅要讓新生熟悉學校的生活與收心準備開始新的學習之外,導師也要針對新生的家庭背景與學習狀況做逐一的了解,在面對多元族群的台灣,新生已經不只是台灣人,也有可能是新住民之子,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台灣近十年來由於跨國婚姻的比例逐漸提高,有許多來自各國的新移民女性嫁到台灣,形成國際通婚。新移民女性來到台灣將會面臨著許多的問題,包含語言、生活及社會文化適應與教養下一代的問題。這些年嫁到台灣來的新移民女性開始生育子女,面對子女的教養問題時,大多無法適應台灣的教育環境,呈現出語言、工作以及價值觀的問題,這樣的教養方式將會導致子女無法發揮教育的正向功能。

美國社會學者James Coleman提出了社會資本理論可以解釋這樣的現象,社會資本指的是人際網絡的連結,也就是「家庭中人際互動關係」、「父母投注的心力」、「家庭的結構」與「父母期望」,如果父母親經常和小孩互動,就能有效提升子女的學業成就,那為什麼新住民子女的學業表現普遍較差呢?就讓我們看看三位新住民媽媽的教養方式。

遠渡重洋嫁到台灣打零工

育有兩男一女的A媽媽來自中國,嫁到台灣來已經20年了,在中國是大學畢業,可以想見20年前的中國,能夠大學畢業已經相當不容易,不過中國的學歷無法被台灣所承認,因此嫁到台灣來之後,其學歷卻無法為新住民帶來生活的改善,找到更好的工作。B媽媽也來自中國,嫁到台灣九年,育有一男一女,目前正在某醫院停車場都收費員。C媽媽則來自菲律賓,育有一男一女,嫁到台灣九年,目前在蘭花園打零工。一般我們都知道,新住民大部分都是嫁到台灣的中下階層家庭,因此為了生計必須出外賺錢,在經濟壓力之下則無法顧及子女的教育問題。

品性與態度最重要,學習是其次

筆者剛提到社會資本的維持是要靠著父母與子女的互動強弱來決定。在家庭教養方面,三位新住民媽媽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他們對於自己的小孩並非完全不管,但是所要求的都是一些道德方面的認知能力,而不是以學業為主。親子關係方面的維繫所呈現出來的以一般生活瑣事為主,對於子女的關心僅止於當天所發生的事情,而對於未來則是沒有想像,這種把握當下,對於未來沒有討論的親子關係,而這樣的親子關係對於中下階層家庭來講都是如此。

親師關係以日常活動為主,課業問題為輔

子女的課業好壞除了家庭要負責之外,學校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場所,從社會資本的角度來看,父母親跟學校老師越常聯繫對於子女的學業成就可以有顯著的提升。三位新住民在和老師聯繫時都是與日常生活瑣事相關,不乏跟家長提醒子女在學校所需的用品與子女在學校的表現等等。呈現出的是以日常活動為主,課業問題為輔的互動模式,雖然說在這親師方面有互動,但是親師之間的互動應該是要以課業問題為主,日常生活為輔。像是新住民與親師的互動方式大致上只會提高子女的在校表現與品德,原因在於新住民子女同時受到學校老師的監督與父母親的要求,因此在品德這方面的表現會比一般生更加優越。

這篇以社會資本來探討新住民的教養方式主要強調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相較起過去的文化資本與財務資本,社會資本所呈現出來的是能以較少的金錢來達到最高的成就,凡舉父母對於子女的親子關係、教育期望與親師關係等等,都是不用金錢累積的,一般家庭的父母親只要有心都可以做到。

三位新住民媽媽所強調的都是非認知能力的養成,而忽略了認知能力的重要性,雖然目前許多國家開始討論非認知能力才能幫助每一位孩子成功,開始相信學業成就不在是唯一的指標,不過在台灣方面,學業成就依然是教育分流的主要篩選方式。新住民媽媽遠渡重洋嫁到台灣來,負起生兒育女的重責大任,但是在面對子女的教養問題時卻遇到重重的難關,讓子女在以考試為主的台灣進一步的阻礙了子女的發展機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