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佈福島核災調查紀錄的反思:如果有一套完善的安全守則,是否就不需要福島壯士的犧牲?

公佈福島核災調查紀錄的反思:如果有一套完善的安全守則,是否就不需要福島壯士的犧牲?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政府最近公開一份針對日本福島核災調查紀錄,受到廣大關注,特別因著先前有媒體針對前第一核電廠所長吉田昌郎所做的爭議性報導,讓民眾想知道更多當時的內幕。

文:The Japan Times編輯群|翻譯:吳玟潔

日本政府最近公開一份針對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日本福島核災調查紀錄,內容為19名人員的調查筆錄,其中包括已逝的前福島第一核電廠所長吉田昌郎 (Masao Yoshida)。這份紀錄將揭露關於車諾比核災後,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安事故,也讓我們省思在未來如何預防如此的重大災害。

筆錄在九月初發佈時,受到廣大關注,特別因著先前有媒體針對吉田昌郎所做的爭議性報導,讓民眾想知道更多當時的內幕。吉田在311東北大地震引發的海嘯沖毀福島第一核電廠緊急發電機後,拼命鎮守在核電廠內指揮,盡全力搶修冷卻系統另外,而朝日新聞在此份筆錄釋出後發布一項道歉聲明,表示在先前的報導中曾宣稱第一核電廠內許多員工公然反抗吉田昌郎的指令,並在事故當下逃到第二核電廠的報導是錯誤的。

更重要的, 是這份報導還原事發當下,包括核電廠內進行救災的員工、東電東京總部以及日本政府之間所發生的細節,而隨著近期安倍政權及電力產業試圖重新啟用自2011年以來停擺已久的核電廠,這項筆錄更顯得重要。

Japan Earthquake/ Fukushima

已逝的前福島第一核電廠所長吉田昌郎 (Masao Yoshida)。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這份調查的受訪者共有772人,其中19名人員包括時任首相菅直人及其內閣重要閣員。去年因食道癌病逝的吉田生前曾要求將這份文件保密,因為他認為內容會引起誤會,但由於部分媒體針對吉田的證詞所做的爭議報導,政府仍決定將此文件公開。

在大約400頁的筆錄裡,吉田以平實的文字描述當他和員工面臨核電廠失去電力時是如何做出決策,並證實東電並沒有為緊急電力突然被切斷做好準備、承認事發當下並不如何冷卻反應爐。他說,在危機發生的頭幾天,他常重複提到「死亡」兩字,因為他總是不自覺想到核燃料已開始熔化,將可能穿透反應爐,造成大量輻射物質外洩的嚴重後果。

但吉田仍斷然否認他有撤離所有人員的想法,即便當時情勢危急。他說當時是有考慮先將一些人撤回,只留下重要成員處理殘破的反應爐,而根據筆錄內容,許多工作人員都是勇敢留下來努力協助控制狀況。

然而,即使吉田被認為是日本最有能力、擁有多次危機處理經驗的工程師,也對這場災難束手無策,最終反應爐爐心熔毀,一號核電廠周遭留下大量輻射塵飄散,造成該區域三年內,甚至更長久以後,都不適合人類居住。

福島核災喚醒了當核電廠面對自然災害的安全守則,例如在該區域預測最大地震級數、海嘯預報以及重大意外的處理程序。建立完善的應變系統也相當重要,而這是為了讓各電廠內的工作人員能處理如福島核災般從未發生過的情況,僅僅是改善核電廠硬體設備並不足以應付危機,就如吉田所提到,事情的發展往往不如人們所預料。

Goshi Hosono, Masao Yoshida

身穿防護衣的媒體們,2011年11月12日訪問日本環境部長Goshi Hosono和福島第一核電站吉田昌郎。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吉田在證詞中,也替東電對過去模擬預測的無動於衷提出辯護。2008年,有專家表示若福島縣發生大規模地震,一號核電廠恐將遭受超過15.7公尺的海嘯襲擊。身為為核電廠設備是否能面對自然災害負責的東電部門負責人,吉田表示電力公司有評估解決這個模擬狀況的成本效益,而東電是否持續建構這套安全守則,則需更進一步的評估。

在2012年7月,就有一份政府單位針對福島核災所做的調查紀錄,指出日本政府對災情掌握慢半拍,並在對災情理解不周全的情況下插手救災進度,導致當時在核電廠內試圖控制情勢的工作人員陷入混亂。這份紀錄更強調,日本政府、東電總部、東電位於東京的高階主管以及福島核電廠團隊之間溝通不良的情形。

其中一則溝通不良的例子發生在2011年3月12日,當時乾淨的水已經用罄,前首相菅直人曾詢問某位東電資深主管,注入海水是否會使反應爐發生「再臨界」狀態。其後,該名主管下令停止注入海水來冷卻反應爐,並告訴吉田用海水來冷卻這項方法並沒有得到首相的認可,但吉田不顧這項指令,繼續注入海水。吉田這個決定成功遏阻災害持續擴大,日後也得到大家讚賞,而前首相菅直人則在訪問中卻表示從未下令停止注入海水,表示是東電主管誤解他的指令。

Abe inspects hard-hit areas

2013年3月24號,日本首相安倍竟三和重建部部長 Takumi Nemoto訪問福島第一核電站非禁區。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吉田在筆錄中還描述3月12號早上,東電總部及政府要求加快排放幅射蒸氣以減少壓力累積,表示核電廠人員和東電總部對現場狀況的認知有很大的落差,甚至比核電廠人員和政府之間的代溝還大。

沒人知道日本政府和電力公司在福島核災後,是否從這樣的溝通落差中,學到除了責怪前民主黨政府以外的教訓?政府官員似乎沒有再繼續從這項調查深究福島核災如何演變成一場大危機,仍需要好好從吉田的證詞及其它仍未公開的文件中,找出2011年核災發生前及事發當下到底出了什麼差錯,以遏止未來可能發生的任何危機。

關於吉田的證詞,全文請見:The Yoshida Testimony

本文獲The Japan Times授權刊登,原文請見:Learn from the 3/11 transcripts

你有最想看什麼主題的國際媒體報導嗎?快來關鍵論壇告訴我們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