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式酒吧打工的兩個月,看到條通女子的真實面貌

我在日式酒吧打工的兩個月,看到條通女子的真實面貌
Photo Credit: Daphne Chu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還沒接觸之前,林森北路在我心中也一直是個神秘的地方,某一次聽了條通文化的講座之後開始感到興趣。因為工作內容跟最初的想像比起來單純很多,越聽越覺得有趣,但也不知道該不該全部相信,只覺得要完全了解的話,除非自己去做看看。

文:劉艾瑪

日劇《黑色筆記本》中,女主角是名為原口元子的銀座媽媽桑,既強勢又善於操控,在達官顯貴之間一步步朝著成為銀座第一媽媽桑的夢想邁進。金碧輝煌的酒吧卡露內、在達官顯貴之間穿梭的媽媽桑、觥籌交錯的聚會,都讓人得以一窺日本酒吧的面目,而中山區林森北路的條通,正是知名的日式酒吧集合處。

條通初印象

在昏暗的包廂中男客與小姐唱歌玩耍,是大部分人對條通的第一印象,說到林森北路,就一定會跟「做S」扯在一起,招募資訊上面寫著:「無經驗可/非酒店非傳播/日英文加分」應該任誰第一次看到這個招募資訊都會覺得:「林森北路欸,聽起來就很不正當阿!」或是「特地強調非酒店非傳播,感覺就哪裡怪怪的!」這也是我最一開始的印象,但經過兩個月的打工後,證實了這個想法可是大錯特錯。

走進八條通,狹窄的單行道兩旁不是日式酒吧就是日式餐廳,日式酒吧之所以給人神秘感是因為-幾乎沒有一家店可以一眼看見店裡。白色、黑色、磚面的牆明顯把店內店外區隔開,招牌雖然亮著卻聽不見店裡傳來任何聲響,整條街看似寂靜但路上卻又有來來往往的日本上班族,也因為大多數採會員制,一般人對日式酒吧的消費方式、店家型態、店內情形無從得知。八點營業時間一到,客人走上門,從門裡傳來「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光臨),夜晚就此拉起序幕。

條通女子面貌

媽媽桑曾經說過:「我們相信任何女孩子經過梳妝打扮之後,都可以找出自己的特色」因此,店裡的小姐各有特色,有文靜的氣質型、落落大方的活潑型、負責搞笑炒熱氣氛的諧星型,也有擅長英文、或是可以聊各種話題的類型。在這裡,長相並不是最重要的,重點是在以聊天為主的日式酒吧裡,你能以什麼特色找到自己的風格走出自己的路。

另外,每家店也都會對服裝有不同規定,例如有些店以格紋為特色,常常大家在路上看到格紋裙子或是格紋背心就會知道是哪間店,此外還有浴袍、旗袍、燕尾服等等,八月底的世大運也能在路上看到運動風。

哪些人會到日式酒吧工作呢?像電視劇一樣身上揹債或是被花言巧語哄騙是大家心中的理想劇本,對吧?首先,既然都出來打工了,賺錢當然是其中一個目的,日式酒吧的薪水雖然不比台式酒店來的優渥,但已經遠比餐廳或是飲料店高出許多。除此之外,因為客人主要是日本人,有的人想藉由與客人的交談增強日語能力,或是看著客人交際應酬,想在學生期間加強社交技巧、鍛鍊社交手腕、學習言談間的應對進退,或是想藉由接觸不同的客人而擴展人脈的人也大有所在。

職業跟客人一樣無貴賤之分

客人常常會問說:「你是政大的,怎麼會來這種地方工作?」

我將這句話解讀為「政大好歹也是有名的大學,怎麼會來這種風俗場所打工?」

我不認為讀政大跟在日式酒吧打工有什麼關聯,要在日式酒吧成為一名合格的小姐跟學歷無關。懂得談笑間的進退、懂得如何在尷尬的話題上應對、看臉色,除此之外,要如何兼顧每位客人,不要讓其中一個客人覺得被冷落,這些是在大學裡面學不到的;另外,就拿大學生最常打工的餐廳來說,日式酒吧的時薪高於餐廳,且工作內容也比餐廳輕鬆和有趣,比起奉獻勞力,用言語博得客人一笑才是主要,就打工來說算是不錯的選擇。

有些人光是聽到「媽媽桑」或「小姐」這幾個字就嗨到不行,更別說日式酒吧處於「林森北路」。大家對於這個地方早就有許多既定印象跟猜測,不外乎是「要脫、要秀、要出場、要做S」林森北路確實有許多不同型態的酒吧跟酒店,但對上門的客人來說,日式酒吧不過就是一個喝酒、下班後放鬆的地方。因為跟形形色色的店處在同一條路上,常常被概括而談,依照工作內容來看,「這種」地方其實也不是「哪種」地方。

跟我一起打工的同事們並不覺得這個職業很低下、很見不得人,不管客人是什麼背景我們都用一樣的態度面對。如果客人認為這個地方是「這種」地方,那來「這種」地方消費的客人又憑什麼評論呢?

我為什麼會來日式酒吧打工呢?

在還沒接觸之前,林森北路在我心中也一直是個神秘的地方,某一次聽了條通文化的講座之後開始感到興趣。因為工作內容跟最初的想像比起來單純很多,越聽越覺得有趣,但也不知道該不該全部相信,只默默覺得要完全了解的話,除非自己去做看看。有一天偶然看到日式酒吧的招募訊息,燃起一股「現在不試試看以後就沒機會了」的衝勁跟朋友一起應徵,轉眼間兩個月就過去了,現在仍然會想起當初面試前我慎重地跟朋友說的一句話:「等下面試,他們如果要叫我們脫或是幹嘛,我們包包拿了就趕快跑。」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