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齡產業趨勢專家:最夯的退休生活方式——工作三天休四天

日本高齡產業趨勢專家:最夯的退休生活方式——工作三天休四天
Photo Credit: Garry Knight@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中高齡就業,日本政府的思維是用更大更宏觀的思維去面對和規劃整體就業市場,企圖透過好的政策引導提升整體的勞參率。

文:楊寧茵(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

高齡問題=長照,台灣現況令人憂心

「長照」兩個字因為政府的大力推動,儼然成為台灣新顯學。最近的非正式觀察發現:和陌生人談人口高齡化議題,不論對方年紀為何,如果用較為中性的「高齡」兩個字來切入,對方似乎很無感;如果直接說「長照」,對方就會擺出一付「喔!我知道了!」的表情,並直言所謂高齡問題就是對長輩的照顧問題。

這樣的回應非常讓人憂心,如果我們對高齡人口的想像都只圍繞在長期照顧這樣狹隘的面向裡,試問:我們要如何用更有創意的手法、發揮更大的想像力,去面對這個牽動國家社會經濟層面的大問題?

我把我的憂心,試問於日本的高齡產業趨勢專家村田裕之教授,問他為什麼日本社會面對高齡議題的論述可以如何寬廣?而且是和國家經濟動能綁在一起?尤其是在價值再造這一塊,為什麼企業願意讓高齡者持續留在職場上創造價值?政府和民間是如何打造友善的高齡就業環境?日本的老人如何破除障礙,願意繼續工作?

台灣要及早準備,化高齡社會挑戰為機會

他的回答非常直接:「相較於日本65歲以上人口已達27%,是超高齡社會,台灣65歲以上人口目前是14%,實在是太年輕!因此大部分企業還相當無感,當然不會有相應措施。」

話是沒錯,難道因為這樣,我們就該放棄嘗試,等到時間到了再說嗎?當然不是!「台灣要及早準備,借鏡國際經驗,開始進行轉型的佈局,否則到時候一樣會措手不及!」社會經濟體系的轉變和改革需要時間,不可能一蹴可幾。

村田裕之18年前(1999年)就成立公司,開始研究高齡問題,這十幾年來精通英法日文的他,著書立說,到處演講,把日本老化的經驗向國際間分享。

工作三天休四天,最夯的退休生活方式

「18年前的日本就像今天的台灣,雖然有少數的人大聲疾呼,但一般人卻沒什麼概念。其實一直到10年前,日本人都還認為最棒的退休生活就是整天打高爾夫,誰想去工作?」但過去這10年,轉變非常大,企業開始重視中高齡的人才留任和轉任問題,設計多元職種和彈性工作型態來迎合退休者的需求,政府也有延後退休年齡等相應的政策配合。

最重要的是高齡者自己也願意繼續工作,人均壽命延長,讓退休後的生活時間變長,許多人不想退休後只是留在家裡,無所事事,願意繼續工作者開始變多,而且也願意嘗試不同的工作型態。例如有退休的銀行行員改行做市立公園的園丁,雖然薪水變少,勞動力增加卻甘之如飴,主要是這份工作讓他可以早起運動、照顧花木帶來很多滿足,又有薪水可以領。

1*_xgZD3wXalnsXKBZJJUZaQ
日本銀髮趨勢專家村田裕之

村田裕之說: 「的確,工作三天、休息四天,是現在日本銀髮族追求的理想生活型態。」

他強調,促成這個轉變的現實背景是日本人口結構的快速改變,有這麼多的長壽人口,又有一個萎縮中的經濟,對國家和企業來說,這是攸關生死的狀況,一定要想辦法救亡圖存,死馬當活馬醫,因此他們什麼都願意試。

企業政府創意思考,新政策活化中高齡員工產能

許多企業面臨資深員工退休帶來的壓力,因此他們也開始創意思考,如何留住他們。「現在很多日本企業的資深員工,今天辦理退休,明天就被企業用顧問或約聘等名義回雇。接下來也許一個星期工作兩三天,雖然收入較以往低,但大部分的人其實都蠻喜歡這樣的安排,因為一方面讓退休以後還能持續有收入,和社會保持連結,對企業來說也不會造成經驗和人力的斷鏈,創造雙贏、一舉數得。」

除了因為形勢比人強促動了企業的積極改變,村田也強調日本企業終於動起來,其實也是有賴於之前許多小型實驗計畫和最佳案例的學習。因此他過去18年致力於協助企業探求和實現高齡社會商機,搜集大量資料與經驗,成為其他企業學習和仿效的對象。

在他協助完成、無數的最佳案例中,村田自己最喜歡分享的是Curve在日本的成功故事。Curve是一家專為女性設計、跨國性的健身房加盟店,「我們早在20年前就看到這個商機,也開始引進,但一直到12年前,Curve才真正在日本蓬勃發展。原因是什麼?就是需要前期的累積,「因為企業做什麼決策都需要真實數據和成功案例,只是講什麼什麼好沒有用,還要告訴他們為什麼、如何做,讓它變成真正的商業案例,企業才會採用。」

RTSHAQ4
Photo Credit: Athit Perawongmeth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最佳案例:Curve女性連鎖健身房

村田指出,Curve的成功關鍵在幾件事情:從高齡者價值再造的面向來看,Curve創造了新的可能,許多Curve加盟店的負責人是中高齡女性,加盟Curve自己做老闆成為一個絕佳的退休創業方式,一方面是自己可以持續運動,開店後也會非常樂意邀請自己的親朋好友來參與,這樣的推廣方式非常適合女性的「姐妹淘文化」、「好東西和好朋友分享」的概念。

第二,它在傳統市場中找到了新需求。時下許多健身中心強調年輕酷炫,讓想要或需要持續運動的中高齡婦女,望之卻步;Curve的出現為他們創造了一個舒適放心的健身空間。Curve也為這群消費者量身定做適合他們的計畫,因為Curve會員只收女性,因此女性不用擔心去運動還得適度打扮,也不用擔心運動完汗流浹背、花容失色的模樣在異性面前會不自在;另外將整個健身模式打造成30分鐘一個循環,適合時間零碎的媽媽族群;他們把健身的氛圍打造地十分社交和友善,來Curve健身的目的不是為了競技,而是許多三五好友一起為自己更好的生活方式。

中高齡就業應該涵蓋在社會整體就業重新設計等更宏觀的架構下

日本政府的政策也有所調整:不只將退休年齡往後推遲,另一方面也用優惠政策去引導企業挖掘潛在的勞動人口,「這樣的思維不僅僅是針對65歲以上的人群,也包括年輕人的就業問題和如何讓育有小小孩的婦女可以持續工作,兼顧家庭。」

換言之,面對這個問題,日本政府的思維是用更大更宏觀的思維去面對和規劃整體就業市場,任何的政策制定不僅限於部分族群,不論針對高齡族群或是育兒期的婦女,而是透過好的政策引導提升整體的勞參率。

台灣在這一塊還有很大的空間。根據勞動部2015年公佈的資料:台灣65歲以上的勞參率,男性是13.6%,女性是4.6%,而日本則是31.1%和15.3%,同時期南韓為42.2%和23.4%,美國是23.4%和15.3%。台灣的數據遠遠低於日美韓等國。

如何轉化大量閒置的中高齡和女性就業勞動力, 是台灣找到經濟發展新動能的機會

即將應邀來台擔任銀浪新創力國際週專題演講嘉賓的村田裕之教授,在10月12日舉行的亞太高峰會上,還將列出更多精采案例,分享台日和亞太地區各國的現況與差異,並深度分析日本政府和企業,如何透過價值再造的重新定義,上下一心重塑中高齡人口就業的期待和面貌,如何打造高齡化產業變成新的經濟動能。

本文經銀享全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