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濫情者》:不倫 Immorality

胡晴舫《濫情者》:不倫 Immorality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正確的格子線細細密密畫滿我們的人生版圖。這些格子線還會改變,「今日的真知灼見到了明天就成荒謬言行」。轉變的速度有時比女人身上的時尚還快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胡晴舫

不倫,就是不道德。不道德就是該吃飯時不吃飯,該睡覺時不睡覺,該上工時不上工,該談戀愛時不談戀愛,該過馬路時卻發呆、站在路中間擋路,等紅燈亮起、卻決心提腳前進。

每一個人出生之前,就已經有一套十全大法準備著伺候你的一生。每一步該走的路,都在這部大法的格子裡。想早踏或晚踏一步,無所謂;走左邊或走右邊也沒關係;重要的是,對準一點兒,別踏到格子外面去了。

從衛星圖上看過來,水藍色的地球全用格子線畫好了,在星球表面上活動的人類,溫馴地跟著這些格線活動。經度一百五十三度,緯度三十八度,帆船若不乖乖順著線走,很快就迷路了。

迷了路的帆船,自然,會受到懲罰。

不然,你讓那些默默沿著經緯度航行的船他們的自尊往哪裡擺?你置地球在這個講究均衡秩序宇宙裡的地位於何處?

別跟上帝抗辯。因為,格子不是上帝畫的。

是別人畫的。這個,別人,是誰?就是跟你一起過馬路的人。他們想要好好過馬路,卻被你打亂了腳步。那個不過馬路而花時間發呆、等紅燈亮起後卻毅然決然提腳前進的你。

打亂腳步,是一件危險的事。要知道,腳步一亂,人的呼吸就不順暢,臉會紅氣會喘,胃會緊縮不舒服,兩條腿不聽使喚地顫抖,臀部重心再一個不穩,人,就會跌倒;在馬路上跌倒,當然,非常危險。因此,為了維護所有人過馬路的權益、自尊與安全,那個你——綠燈發呆紅燈行的你,就必須要被好好管束。好好訓練。像隻聽話的狗兒,一個命令一個動作,不多做也不少做。一聲令下,乖乖跟別人一起過馬路。

是的,跟別人一起過馬路。別淨想著自己的步調。不然,就會做出違背倫常的事情,在過馬路團隊裡造成恐慌。

所謂違背倫常的事情,以前只是讓你不要愛上自己的父母。後來連自己的表妹也不能娶。如今連喜歡螢光玫瑰色也是一件不倫的罪惡。

不倫,即是政治不正確。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討厭上不該討厭的事情,說出不該說出的話語。一切,不照規矩來的事物,都是犯下不倫的罪行:跟自己上司在辦公室洗手間做愛、在女同事面前說葷笑話、不去吸菸間吸菸、對西方文化過度崇拜、穿綴滿亮片的小洋裝、嗜吃白色鮮奶油蛋糕、打死不懂電腦不上網、膽敢批評法國電影、居然對布拉格三個字無動於衷、不願跟分手情人繼續友好關係、年過三十五仍無固定伴侶……。

政治正確的格子線細細密密畫滿我們的人生版圖。每一條線都彼此交錯牽引,每一個被網在格子線勢力範圍的人都或盲目或無助地被拉扯、被限制、被引導,不得不一直在格子裡打轉。這些格子線還會改變,「今日的真知灼見到了明天就成荒謬言行」。轉變的速度有時比女人身上的時尚還快速。

因為格子線是人類自己畫的。不是上帝。若格子線是上帝畫的,它們就會是真理。真理是永恆不變的。人類自己畫的,只是滿足自己的想像力和需求慾望,隨著每一代人的出生,格子線交織出來的形狀圖案就會不同。所以,曾經,紅色是適合女孩子的顏色,如今只會讓穿上它的女孩子看起來俗豔不堪,讓人留下不好印象;喝咖啡可以從傷胃轉成抗癌;偵探小說從不入流的大眾讀物成為文學經典;而不倫,這項罪惡本身,終於也成為一種流行,一種正確,甚至是一種進步。

於是,習慣沿著舊格子線過馬路的人張大眼睛驚恐地發現:同性戀躍升為創造力的等義詞;大學生上學不上課,他們做愛;黑色網襪上了流行殿堂,不再是妓女專利;外遇不是背叛,反而是追求靈性的一種表現;緋聞不是一種恥辱,卻是成名的手段……。

對格子線一直很執著的人到現在該明瞭,格子線究竟只是格子線。畫上了,可以抹掉再畫。別人畫,你可以抹掉。別人抹掉,你也可以再畫。塗抹之間,不倫,才是一種永恆的遊戲。

格子線畢竟只是格子線,不是地球運轉的依據。千萬別太認真。

相關書摘 ►胡晴舫《濫情者》:嫉妒 Jealousy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濫情者(15周年紀念版)》,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胡晴舫

61個詞條 × 61種情境
多年前,胡晴舫和這個世界談的一場激情戀愛
——即使這個世界從不回頭多看她一眼

你只有抽取了她寫作的具體時空,才會發現文本超越時空的能力

不到三十歲的胡晴舫,好像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佩索阿、班雅明一樣,用辭典式寫作完成了自己的跨世紀觀察——空間是在亞洲,這就是《濫情者》,在15年後的今天看,這個早熟的「台灣現代性小孩」(李歐梵語)和那個世界談的一場戀愛,依舊轟轟烈烈,猶如時代列車滾滾而來。如果你不知道此書文本創作於15-20年前,你會認定,這是作者獻給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濫情讀者的一封封獨特的情書。只有在抽取了寫作的具體時空後,文本超越時空的能力才會綻放。

設計師聶永真也是《濫情者》15年前的讀者,他操刀設計的15週年版,以25/35世代的想像和生命經歷為出發點,選擇了「減色野獸派」來詮釋這本經典之作。

胡晴舫 濫情者(15周年紀念版)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以一張平庸的臉孔,活在一個庸俗的時代。」——《濫情者》《無名者》新書分享會

主講:胡晴舫(《無名者》、《濫情者》作者)

再也沒有一個時代比現在更大眾化,庸俗,無名,零碎,人人活得面目模糊。這是科技最新的時候,也是人性最舊的時候。從二十年前的《濫情者》,到如今的《無名者》,胡晴舫如何走過那片凹凸不平的人性岩灘?如何書寫她所在時空的現代性,回應十九世紀末期的班雅明和佩索阿同樣的疑問?

01台北場 ▎09/09 (六) pm 7:30-9:00
地點|誠品書店信義店3F Forum(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

02香港場 ▎09/24 (日) pm 3:00-4:30
地點|誠品書店香港銅鑼灣店9F Forum(香港銅鑼灣軒尼詩道500號 希慎廣場8-10樓)

03香港場 ▎09/30 (六) pm 5:00-7:00
地點|商務印書館香港尖沙咀圖書中心(香港九龍尖沙咀彌敦道132號 美麗華廣場一期低層地下B108-B113, B115 & B139號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