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局】數日之內中國若未勸服北韓談判,再有試射美國準備開戰

【時局】數日之內中國若未勸服北韓談判,再有試射美國準備開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評估北韓局勢只是僵持,只有降溫,日前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對話,更反映中國跟北韓交涉若無結果,將影響美國短期決定是否開戰。

相信短期內中國會跟北韓交涉,是美國決定會否開戰的「最後階段」

當我們僅僅根據特朗普(Trump)一句「軍事行動不是首選」,以為北韓局勢逐漸緩和之際,實際上,目前是美國決定會不會開戰的「最後階段」。

日前特朗普跟習近平完成45分鐘對話之後,傳達中國會有所行動,所謂行動,並無關下星期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決議(仍未到9月11日),而是關乎中國在短期之內會嚴正跟北韓交涉,確認有沒有談判的餘地,一旦交涉失敗只能強硬制裁,而北韓再次強勢向太平洋方向發射導彈,在進一步制裁期間,可以預期美國會毫不猶豫做好作戰狀態,以神盾驅逐艦包圍韓半島,協調南韓與日本部署,隨時開戰。

因為如果這幾天沒有任何作為,只坐等北韓國慶、9月11日安理會或議決加強制裁。到了全球徹底封鎖北韓石油及各類能源供應(同時可觀察各國取態),此後,任何形式的談判意義不大,美國如不早透過中國嘗試交涉,便會像「買大小」的賭局一樣,只能一邊做好作戰準備,以防北韓難忍制裁隨時作軍事反撲;另一邊賭北韓奇蹟因為憂慮政權崩潰終於甘願妥協。

表面上,文在寅早前如此強調不惜任何代價也力阻開戰,美國若要開戰必須得到南韓同意,令開戰似乎不可能。然而,當局勢愈來愈不安的時候,再嚴厲的外交姿態亦會逐漸失效,端視北韓會否有試射、核試的舉動,以及美國對「導彈防禦系統」欠缺信心的程度來決定。

美國對導彈防禦系統愈無信心,愈不會排除「先發制人」

Screen_Shot_2017-09-08_at_6_12_22_PM
Photo Credit: The New York Times

日前,《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跟《衛報》(The guardian)各有一篇非常詳盡的文章,說明美國軍方對各種導彈防禦系統欠缺信心。一般而言,面對一枚每秒達4英里速度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初發射導彈的時候會經過推進增速階段(boost phase),接著進入大氣層中途階段(midcourse phase),然後向下墜落至終點階段(terminal phase)務求擊中目標。

在如此高速的飛越過程要防禦受導彈攻擊,美國通常會採取兩種部署以圖攔截,一種是針對發射方較近距離的「戰區防禦」(theater defense),透過在南韓、日本以陸上薩德導彈防衛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THAAD)、「神盾」艦導彈防衛系統(Aegis Ashore)等加以攔截(包括太平洋海域);另一種是美國守門口的「國土防禦」(homeland defense),透過陸基偵測導彈對空攔截;但是,要完全準確攔截多枚導彈並不容易,偏誤率高,而曾經試驗過的激光反導又太過昂貴和不安全,只能放棄,這些憂慮都令美軍信心動搖,迫使美國採取最有利保存國土的軍事方案。

是故,一旦中國在短期之內交涉失敗,各類加強制裁持續,美國先發制人的可能性會愈來愈大。誠如大衛.辛格(David E. Sanger)所言,經歷過本年4月特朗普會見習近平期間,突然下令轟炸敍利亞一處軍事基地之後,我們不能永遠預計開戰以典型的方式進行。譬如,我們或預期美國一方面讓南韓首爾有充足時間撤離,同時迫使北韓回應最後通牒,如此亦需承擔風險,假如北韓堅決不投降,等於使她有所準備或行動。難免令人推測,美國會否採取最進取的戰術,不顧各種壓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北韓重要軍事基地炸毀,反而確保南韓與日本的安全。

軍事科技進步令當代國家無路可逃,南韓軟性外交錯不在文在寅

無論最終是重返談判桌,抑或到了開戰的地步,一如羅柏.卡普蘭(Robert Kaplan)所指,我們只能無奈接受21世紀全球面對「空間危機」,地球板塊大小固然不變,卻由於各國研發核武與導彈技術的突破,歐亞與美洲一旦出現緊張關係,國家之間猶如置身極其狹小的籠牢之中,科技進步使之無法脫身,四面埋伏。

現代國家不像古代部落族群,族群在城市發生衝突可以逃離城市返回鄉郊避難,但當代國家沒有撤退的餘地,只能迎接飛彈與空軍的降臨。同理,這也是為何早年政治學教授保羅.布瑞肯(Paul Bracken)擔心,當中國、印度、巴基斯坦甚或北韓擁有核武——「擾亂科技」(包括電腦病毒),都徹底把舊有的秩序瓦解,從二戰到冷戰以來的外交與軍事做法未必有效:

「『飛彈和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在亞洲散布開來,就像美國舊西部六發子彈手槍的出現一樣。』六發子彈手槍造價不高、可以致人於死地,由於它讓一個大漢的塊頭和體力不再那麼重要,堪稱是平衡器(equalizer)。六發子彈手槍改變了舊西部人和人之間的力量平衡,『窮人核武器』和其他擾亂型科技也改變了全球的力量平衡。」

事實上,自從特朗普上任之後,顯然有意放下令美國疲憊不堪的東亞問題,不欲貫徹「重返亞洲」策略(有選擇性),尤其隔了太平洋遠觀多年的美國,早就承認了中國經濟崛起的勢頭,處處防備。另一方面,美國亦帶點天真又一廂情願地以為,中國隨著國力愈大,自然在東亞要承擔的責任愈大,把歐美基於國力曾經大大影響世界秩序的模式,亦套用在中國之上。在特朗普眼中,北韓列入東亞穩定的重大問題,中國的角色非常重要,這不是一般官腔和客套說話,卻是真實的外交傾向,亦反映美國在東亞事務疲於奔命,無法單邊處理。這是冷戰以來漸進發展的過程。

可見,中美的處理方式,當下至為關鍵。而南韓文在寅根據對北韓政權的了解,多年政府情報所得,亦只能採取保境安民的軟性策略,早前外交姿態未有緊貼美國「口風」,實在無可厚非,因為每走強硬的一步,將極可能把南韓國民的生命財產陷於毀滅境地,文在寅若有缺失,不但應當體諒且合乎情理。

此刻是否觸發戰爭,極在乎中國與北韓交涉的結果,也在乎金正恩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