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島的異度空間

櫻島的異度空間
Photo Credit: Hirase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夢境」就是我和默默現在身處的酒店房。聽不見任何聲音,淡黃的燈光床頭燈依然亮著,但從門口有一團黑影緩緩進入。

之前說過我是一個滿有「狗屎運」的人,而且有信仰、心口有十字架,那些「污糟邋遢」東西我沒有直接看過。不過十二、三年前發生過一件事,到現在都印象深刻,也解釋不到原因。在此就分享這段在鹿兒島櫻島的奇異經歷吧。

鹿兒島交流活動之後,我和另一個台灣女生成為好朋友。她的名字叫「默默」,國語唸起上來很好聽,我很喜歡她的名字。她皮膚很白,相貌娟好,身材均稱,說話很溫婉。我們承諾了Homestay的「爸爸媽媽」,夏天回國之前會再到鹿兒島去探望他們,於是我和默默一起安排好行程,買了車票,由東京先坐通宵巴士到名古屋,玩了幾天,再轉火車到鹿兒島。

我們到達鹿兒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去知覽的尾班車早就開出了。這點我們當然預備了,一早在網上預約了旅館,打算過一晚夜翌日吃早餐後便離開。始終是學生,沒有很多錢,我們就選擇了一間在車站附近、價格比較相宜的旅館落腳。當時沒有Google map,我們兩個女生就按地址、看車站的地圖和觀光局門前拿的那種地圖,步行到旅館。

行行重行行,終於到了,而我們都累了。在櫃檯辦好入住手續,服務員領我們到房間。現在我已經忘了那房間是不是尾房,只記得出了升降機後要走入走廊,走到近乎走廊的盡頭才到。打開房門,家具和佈置很八十年代風格,透著淡黃色的燈光,尚算整潔的房間。最深刻的是房間的窗戶和景色-就只有一塊巨大玻璃和窗框,望出去無遮無擋,正中就是櫻島火山,浮世繪一樣的格局。

房門一關,我和默默累到立即沐浴更衣、上床睡覺。睡前,我瞄了一眼床頭櫃頂的時鐘。12:00,然後我就不由自主的睡去。說是「睡去」但感覺又異常清醒,正常睡覺前有一段半清醒狀態時間進入夢鄉,但這一晚完全沒有這緩衝,是立即到了「夢境」。「夢境」就是我和默默現在身處的酒店房。聽不見任何聲音,淡黃的燈光床頭燈依然亮著,但從門口有一團黑影緩緩進入。不是黑煙,是黑影,而且不是留在地上或牆壁上的黑影,它會自由走動的。

本能反應立即彈起來,竟然不能!身體像被壓實、手腳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我跟自己的身體鬥力,可是手腳和身軀依然一動不動在床上。我唯一能動的就只有頭部。此時黑影緩緩靠近,到了我和默默的床腳。黑影首先俯身,好像是嗅我或者是打量我,然後感受到黑影在說:「不適合」一樣,但那不是語言,而是傳心的感覺。黑影起來,轉而向默默俯身。這一次黑影沒有再起身,而是越來越近、越來越低、好像要把默默吞噬一樣。

我感到默默有危險,就本能地用廣東話大叫、掙扎:「默默!默默!起身呀!危險呀!起身呀!起身呀!危險呀!」黑影越來越近快要貼到默默了,也在此時我的手腳又活動自如了!我立即彈起身,坐起來向默默大叫:「起身呀!」此時黑影已經消失了。

我睡醒了,離開了夢境。我看看床頭的時鐘,12:04。什麼?才四分鐘?夢裡我掙扎了最少十五分鐘啊!整個背都是冷汗,我坐起來,望望默默。還好,她還是很安全。此時默默慢慢張開眼睛,或許是因為我說夢話太吵而吵醒了。我說:「對不起,我作惡夢,吵醒你。」她卻說:「Mayi,謝謝你。」我沒有深究為什麼她這樣說,而且我們也真的太累了,剛才只是作惡夢吧?我就繼續睡覺。

惡夢的影響,一整晚到停留在淺層睡眠的狀態,睡了等於沒有睡,很早就起床了。默默也是。我們就決定不如吃早餐後就立即坐巴士到知覽,不在市內觀光了。她說好。

早餐時我跟默默說了昨晚因為作惡夢所以吵鬧,而且整晚也睡得很不安寧。默默說,她也作了惡夢。以下是她所說的「夢境」。

默默和我一樣,洗澡後躺到床上就立即睡得死死了。和我說的感覺一樣,也是沒有半夢半醒的過程直接入夢。她看見三個古代衣著打扮的男人進來。就是那種頭髮在左和右紮起兩個髻、長髮、穿白衣的男人,但那是什麼時代?我和默默都不肯定。(是繩文嗎?)那三個男人木無表情,首先到我床邊圍住我,打量了一會就轉向她。她說,夢中看見的我是安睡中的。她也想叫和起來,但身體不受控制。然後那三個人到她床邊,一左一右、一個在床腳,圍住她然後彎腰向她唸咒語或如何,這部分我忘了默默怎樣說。最後為什麼她能起來呢?因為我大叫,三個古裝男人消失了,她才從惡夢醒來。

我和默默對口供後,感到一陣涼意。「夢境」的唯一分別是默默看見的景象比我清晰很多。Check out的時候問櫃檯的服務員,那房間有發生過什麼事嗎?服務員是男人,說沒有,表情有點孤疑,好像是我們兩個女生太多疑一樣。

回到知覽,見到「爸爸媽媽」,我們立即分享昨晚的「夢境」。我們跟爸爸說,那房間的景觀其實一流,可是無敵大海景看見櫻島火山在中間啊!景觀這樣好的房間,沒有好好欣賞就因為太害怕而一大清早check out了。爸爸聽了我們說的話,竟然沒有說我們多疑、迷信、怪力亂神,他還是掛上那副輕鬆微笑的表情說:「櫻島火山一直都在,古時的人或許很怕它爆發而且迷信,應該有獻祭、犧牲的事發生吧。他們或許要捉你們去祭櫻島火山?呵呵~」我還自作聰明說,因為我頸項上有十字架所以黑影沒有捉走我。爸爸此時補充:「獻祭當然挑比較美麗的去啊!哈哈哈~」我完敗啊!

嗯,我不否定他說的是事實,可是我也不否定自己的感受:好想把爸爸推進櫻島火山口啊!!!

相關文章:日本留學的一次Homestay為我帶來的絆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博客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