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救災錢來建牆?颶風中的政治拉鋸戰

拿救災錢來建牆?颶風中的政治拉鋸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班農退出政府後,白宮內全球派當權,美國對氣候變遷與《巴黎條約》的態度本來就存在變化的可能性。這次風災的嚴重後果將大大加大了轉變的可能。緊接而來吹襲佛羅里達與波多黎各的「史上最強勁颶風」艾瑪(Irma),肯定進一步增加「暖化派」的影響力。

8月25日,颶風哈維(Harvey)登陸美國德克薩斯州大城市休斯頓(Houston)一帶,帶來海量暴雨,颶風在墨西哥灣一直徘徊又折返路易斯安那登陸,造成二次傷害,直到9月2日才散去。哈維是美國本土自1961年以來風力最強的颶風,也是2005年以來美國第一次遭受的嚴重風災;它是有記錄以來在美國本土「最濕」的颶風,一週降雨量為33萬億加侖,相當於兩年的雨量。

根據目前統計,美國有將近50人死亡,數千人被救起,數萬人需要撤離,數萬人需在臨時庇護站躲避,上千平方公里的地區被洪水覆蓋。受災群眾雖然苦不堪言,但休斯頓人紛紛自發加入救援隊伍,展現了良好素質,他們與其他美國人也通過災難體會到同舟共濟的重要性,「推倒雕像事件」帶來分裂被先放在一邊,國家意識重新凝聚。「多難興邦」這句中國老話,看來也是普世價值。

直到目前為止,人類對大自然的災害都無法百分百地應對。以這次風災為例,美國氣象台一早已經發出有效預警,但還是招致巨大損失。至少現階段,人並非一定能勝天。對政府寬容一些,才能讓救災工作進行得更好。

具體到這次風災,美國的防災體系存在權力太分散的問題。這次事件中,一些媒體把矛頭指向沒有發出「撤離令」的休斯頓市長。但其實,「大休斯頓」由九個縣組成,這個「休斯頓市長」所管轄的範圍只是休斯頓市,也就是「大休斯頓」市中心那一小塊,也不是受災最嚴重的地區。

在那九個縣,縣長並沒有發出撤退令的權力,該令必須由縣法官發出。但並非政治任命的縣法官則明顯顧慮重重,難以下政治決斷。比如有個法官認為,由於無法確定降雨中心在哪裡,所以雖然本縣有可能是受災中心也無法發出撤退令。而撤退令如何實行,也由於各自為政而難以由官方統籌組織。以致有人堅持不大規模撤離是正確的,其最重要的理據就是組織工作難做。這可謂因果倒置的嘲諷。這樣,政府只能呼籲民眾做好準備,「自願撤離」。直到災害已經釀成,才發出部分地區的「強制性撤離」命令。

此外,雖然總體上,美國群眾自我組織服務社區的素質很高,但也存在部分素質低下的群眾。這次風災中,休斯頓市長發出了宵禁令,禁止居民晚間外出,變相阻止了一部分人撤離。這個命令引發很大爭議。但他辯解是為防止有人趁風災搶掠。雖然聽上去不那麼「政治正確」,但該市長在當地從政二十多年,其認識不會有很大偏差。

事實上,在美國各種災害救援現場中,荷槍實彈的裝甲車是必不可少的「風景」,這些裝甲車都為維持秩序所用。反觀幾乎同時的澳門風災中,未聽過有人趁機搶掠。在中國2008年汶川地震與最近的九寨溝地震中亦是如此。日本311地震,日本人的秩序更令人嘆爲觀止。這說明東亞人民的素質也非常不錯,政府沒需要專門派人防止這些罪行,就能把有限的資源全數用於救災中。這點,美國救援機構大概也很羨慕吧。

颶風中的政治拉鋸

在颶風來臨的前兩天,川普(Donald Trump)宣佈特赦亞利桑那州馬里科帕郡(Maricopa County)的退休警長阿帕約(Joe Arpaio),就巧妙地利用了這個時機。在二十多年的警長生涯中,阿帕約針對墨西哥非法移民是名聲在外,被指虐待墨西哥裔囚犯,監獄設施嚴重不人道,對性犯罪疏於調查等等,牽涉多項訴訟。2012年,法庭命令阿帕約執法時需嚴禁種族臉譜化(racial profiling),但阿帕約置之不理。終於2017年7月底,法庭判決阿帕約藐視法庭罪成立,等候定刑。

不用說,阿帕約反(非法)移民問題的態度與川普「同聲同氣」。其實,阿帕約可謂川普的老戰友了,在質疑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出生證真實性(Birther,因此認為歐巴馬不在美國出生,無資格當總統)問題上互相呼應多年。去年大選進行到九月前,川普還堅持歐巴馬出生證是偽造的,九月中後才突然轉變,反指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才是出生證陰謀論的元兇。而阿帕約則直到去年年底歐巴馬快下台,還召開新聞發佈會力訴歐巴馬出生證是假的。

阿帕約被定有罪之後,就傳出川普考慮要特赦。消息一傳出,已經引來很大爭議。特赦是美國總統的權力,每個美國總統都特赦過一堆人,如歐巴馬下台前幾天就突擊「特赦」幾百人。但川普的特赦的爭議性,除了左派媒體的針對外,還有三個「客觀」原因:第一,一般總統特赦是「縮短刑期」(commute),而川普計劃中的特赦是在宣判刑期前就特赦,有干涉司法獨立之嫌;第二,川普與阿帕約關係過於密切,有「徇私」之嫌;第三,考慮到川普曾經研究如何特赦自己或涉及通俄案的子女及親信,輿論認為這是川普的「試水」行為,擔心以後川普濫用特赦權,隨心所欲地特赦任何人。

川普也知道事宜敏感,於是故意挑在了25日颶風來臨同一天特赦。結果傳媒原先準備的猛烈炮火,立即就被風災沖淡,特赦事件就這樣輕輕過去了。川普的傳媒技巧可謂爐火純青。

在颶風中,善於公關的川普吸取了2005年小布希(George W. Bush)在卡崔娜(Katrina)風災中災難性公關的教訓(小布希只在飛機上,從上空視察災區,還拍了照片分發,引起「脫離群眾」的猛烈抨擊,成為民望轉折點),兩次前往災區探視,直接到庇護站,與災民握手打氣。他還宣佈捐款一百萬美元給災區,是史上單次災害裡面,總統私人捐款賑災最多的一次,贏得不少掌聲。除了有些自由派媒體小題大作地抨擊第一夫人梅蘭尼亞(Melania Trump)上飛機前往災區時穿高跟鞋「脫離群眾」作文章之外,基本上反應非常正面,為他的支持度加了不少分。風災之後,川普的支持率在幾個月來首次突破40%。

RTX3EHQ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接下來,川普隨即牽涉入災區重建費用的爭鬥。

之前,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根據川普提出的方案,準備了第一次財政預算法案。其中計劃大幅度削減聯邦緊急救援署(FEMA)的預算,被砍的預算包括6.67億美元幫助各州與地方政府應對自然災害與恐怖襲擊、6,200萬美元提高氣候預報能力、1.9億美元幫助國家洪水保險項目繪製更仔細的易發洪水地區的地圖。這些都與風災有關,而第一項的預算更直接與聯邦能撥款多少給這次受害地區相關。川普雖然認捐了一百萬美元支援災區,但被譏諷為與砍掉的錢相比,小巫見大巫。

這些省下來的錢將用來填上美墨邊境建牆計劃的財政窟窿。川普建牆本來就爭議多多,不但民主黨反對,連一些邊界州的共和黨人如亞利桑那州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與弗萊克(Jeff Flake)等也反對。前一輪,川普與弗萊克的罵戰成為焦點,引來國會一些議員以威脅「拒絕預算案,關閉政府」來阻止建牆計劃。

最近,美國在加州聖地亞哥招標到四家公司,分別建「示範單位」以供政府選擇,這四堵牆的合約費用及檢查測試等的費用,高達令人咋舌的2,000萬美元,更引起一片嘩然。在救災與建牆的選擇中,大部分人都會認為應以救災為先。於是川普是否能推進其夢想中的建牆計劃,前景更灰暗。

其實,川普捐款固然與砍掉的聯邦緊急救援署的預算相差甚遠,但這些砍掉的錢,與災區重建所需的錢又是小巫見大巫。混為一談實屬無理。根據《財富》雜誌估算,風災的損失在1,500-1,800億美元之間,重建費用當然也不會少。川普承諾快速通過聯邦撥款,支援災區應對與重建,提出150億美元的撥款。

法律規定,美國財政部的支出有上限,稱為債務天花板(Debt Ceiling)。由於美國政府長年赤字支出不斷上漲,特別是主張大政府的民主黨在任時,超出上限越來越頻密,需要國會通過臨時提高債務天花板才可應付。這些鬥爭每次都成為國會政治拉鋸戰。歐巴馬時代,國會已經因此有過數次危機。主張小政府的共和黨則堅持要削減開支,避免提高支出上限。

每年度財政預算案結束在9月30日,現在的臨時提高債務上限的期限也在當天結束。國會須在9月30日前,通過新財政預算案才能維持政府周轉。由於川普要大幅削減很多部門的經費,又要進行稅務改革,調整幅度極大,兩黨已經在預算案問題上摩拳擦掌。此前川普還發出信息,不惜讓聯邦政府在9月30日後關門,也堅持推進新預算案。

RTX3EGQ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次風災,成為兩黨爭鬥的槓桿。共和黨希望把支援災區重建與削減開支等相掛鉤,迫使民主黨同意削減開支。但民主黨則提出支援災區重建與臨時延長當前財政預算案相掛鉤,讓現時財政預算可以延長到12月15日, 「讓兩黨有更多時間討論長期方案」 ,這樣原先的臨時提高債務上限的期限也可以延長到12月15日。川普提出的聯邦政府關門的要挾也就不成立了。

本來,由於兩邊都不願意成為阻礙支援災區的罪名,拼的就是誰更大膽。照理說,川普應該站在共和黨一方,但這次川普卻罕見地與民主黨站在一起,甚至在與民主黨密會中討論完全取消必須由國會批准才能提高債務上限的可能。消息傳出令共和黨人大為氣惱。一些共和黨人提出,如果真的要延長這次臨時提高債務上限的限期,可以延長半年或一年,以有利共和黨明年期中選舉。但這種「反建議」也不在川普的考慮之中。

川普最後完全同意民主黨的「短延期」方案。這樣,共和黨不但沒有達成要民主黨在削減開支等議題讓步的目的,反而白白被民主黨延長三個月時間。可是大部分共和黨人都不願做醜人,只得氣惱地讓步。最後,9月6日,國會終於以大比數通過撥款案。反對的全部都是共和黨人。

這次是川普上任以來第一次與民主黨人合作。在「班農(Steve Bannon)離開,美國是否轉向」的疑惑中,這次合作格外惹人注意。這次風災中,川普的氣候政策也引起更大挑戰。川普一邊削減環保與氣候研究經費,一邊退出《巴黎協議》,引發全球性的反對。一名史丹佛大學環境學教授在風災期間投書《紐約時報》,指出美國近年來之所以極端天氣頻發,就是全球氣候變化的結果;如果不盡快應對,哈維颶風這樣的災害只會越來越多,得到廣泛認同。

在班農退出政府後,白宮內全球派當權,美國對氣候變遷與《巴黎條約》的態度本來就存在變化的可能性。這次風災的嚴重後果將大大加大了轉變的可能。緊接而來吹襲佛羅里達與波多黎各的「史上最強勁颶風」艾瑪(Irma),肯定進一步增加「暖化派」的影響力。川普與民主黨合作,是否預示他也會在氣候問題上轉向,令人關注。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