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圖表設計術》:林辰峰的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實習經驗

《資訊圖表設計術》:林辰峰的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實習經驗
Photo Credit:the_new_york_tim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有代表性的國際媒體近年來都這麼重視資訊圖表?透過林辰峰紮實的國際媒體工作經驗,用不一樣的高度和視野來看看資訊圖表如何成為現在傳播媒體的新時代利器,說不定看完林辰峰爽朗直率的經驗分享以後,你也能像他一樣,在媒體新聞產業裡重新看到一線曙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e-lab出版團隊(劉又瑄、葉仁智)

關於林辰峰:《華盛頓郵報》圖表編輯實習生、新媒體研究所社群共同管理人

於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後,開始投入新聞資料視覺化的領域,並先後到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擔任圖表編輯(graphic editor)實習生,擁有不少製作新聞圖表經驗,也相當了解國外新聞界此領域發展。(個人作品集

Q:資訊設計為什麼吸引你?

A:我是念新聞出身的,但台灣的新聞比較偏向引用各方說法的論述,是很主觀的。所以,我想尋求更客觀的方法來做新聞,而數據就是最好的切入面向。數據本身就是強而有力的事實本身,統計不是他說或她說,它本身就能讓人信服。我其實不把自己當作是一個資料視覺化的人,本質上來說我就是一名記者,而資料視覺化只是我擅長拿來說故事的工具。

Q:你以前是唸新聞系的,是怎麼樣的契機開始學習設計與程式?又是如何學習的呢?

A:我從新聞系畢業後,在思考未來時就去找系上的教授聊聊,問他如果我想要在國外找工作的話該怎麼辦?當時甚至還想去唸國際關係。後來他就建議我去國外做新聞,並推薦我去柏克萊根史丹佛旁聽一個星期。好不容易存到機票錢飛去美國旁聽後我完全被嚇呆了。後來回來就跟我一個很熟的外籍朋友聊我受到的啟發,結果我才知道他是在《紐約時報》做資料視覺化的,於是我就逼他教我設計。後來他在《紐約時報》做完,還去哥大教書,是個奇葩。我們每個禮拜進行一個課程。那時我每天都要讀塔夫爾的書,上課時跟朋友討論,每個禮拜還要做出一個跟《紐約時報》一模一樣的作品,我的很多技術都是在那個時候練的,這樣的課程大概維持了半年吧。

Q:請問你在《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的工作及職位內容分別是什麼?在裡面工作的人通常是怎樣的人?

A:我在《紐約時報》負責的工作從找資料、研究、採訪,到設計、寫程式,整篇的製作我都會參與或自己完成,但不一定每則新聞我的工作範圍都那麼大,有時候也會小組作業。而在《紐約時報》中,人才分兩種:一種是全才,一種是某一領域專才。我自己的話會比較想往全才的方向努力,因為我是唸新聞的,所以其實我不把自己當作是設計師或工程師,我的本業還是做一名能發現好新聞的記者。設計跟程式都是我拿來做新聞的工具。

Q:《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在製作資料視覺化圖表時最重視什麼?

A:《紐約時報》最重視的東西就是在新聞中你最想表達的新聞點有沒有清楚地表達出來,有沒有被其他不必要的噪音干擾。其實很多來自設計或工程背景的人有時候會被自己的專業限制住,太過於追求做出來的形式,有時反而會過於複雜無法讓觀眾一目了然。

3-2_the_new_york_time-2
Photo Credit:the_new_york_time
螢幕快照_2017-09-11_上午11_49_49
Photo Credit:the_new_york_time

Q:在《紐約時報》實習了多長時間?做了幾篇報導?

A:我在《紐約時報》待了三個月,做了十幾篇新聞,有一半以上都是幫忙做圖,大概有三到四篇是自己獨立完成的報導。其實在那段時間我的寫程式能力也並沒有變很強,主要的學習就是如何做世界一流的新聞。

Q:那你在《紐約時報》的部門層級是怎樣的呢?

A:我們的部門大家的職稱都是Graphic editor,大概四十個人裡面只有兩到三個資深編輯(Senior editor),是很扁平化的組織。

Q: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紐約時報》的工作流程嗎?

A:通常要做一篇報導時,我會規劃一個主題底下會有三到四個重點,每個重點會搭配一個視覺化圖表。若是有團隊分工的話,通常就是以重點來做分配,而且不同的新聞類型的分工型態也都會有所不同。

在《紐約時報》的話通常是大家會聚集起來,自己找團隊做有興趣的新聞。而《華盛頓郵報》則是每天都會有主管指派任務。

Q:那如果是你自己一個人做新聞,你的流程會是什麼呢?

A:我自己的製作流程是確認了主題後,去找新聞點。找新聞點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查資料、找數據,並找專家討論數據是否正確有代表性,待來源數據確認後才會再進一步去分析看看有無新聞點,並依據新聞點去做資料視覺化。一篇報導可能就涵蓋了四到五個新聞點,而資料視覺化大多是用來支撐新聞點的論述。我比較常用的工具有像是 D3、Ai 以及 R。而資訊圖像化是我比較少做的,因為我希望讀者可以更直接地看到新聞本身的重點,過多的圖像化反而會讓讀者分心。

Q:《紐約時報》給你了怎樣的訓練讓你在資料處理/分析這方面的能力變得更好?

A:我在《紐約時報》工作就像是把一隻旱鴨子被丟到水裡一樣,載浮載沈只能自己摸索想辦法。

《紐約時報》的做法通常都是指派一個主題給記者,像是中國霧霾這樣的大主題,記者必須自己獨立作業完成整篇報導,包括想辦法找資料、專家學者、構想資料呈現方式,《紐約時報》只會給一些大方向的建議。

Q:你覺得你在《紐約時報》工作的最大收穫是什麼?

A:最大的收穫是拿到一個頭版吧!(笑)

這三個月來學習到最多的是如何做一個好新聞。我以前做新聞時也偏向將所有的數據都呈現出來,報導變得龐雜,但現在我在提煉資料、找到新聞點的能力都有很顯著的進步,我開始知道如何做出一則對讀者真正有價值的新聞。要培養對新聞的敏銳度我覺得有個資深的編輯帶領也是一個重要的關鍵。在做新聞的時候你應該心裡要有一些假設,並透過數據去驗證,從中找出一再重複的模式或是趨勢,最後才能揭示一些資訊,這些都是要靠不斷實作累積的。

Q:第一週在《華盛頓郵報》工作的心得是什麼?

A:覺得自己變強很多。這個禮拜我已經做四個東西了。

3-2_paid_material-full
Photo Credit:the_new_york_time

Q:《紐約時報》與《華盛頓郵報》的異同之處?

A:我覺得兩個團隊其實滿像的。有一個差別是《紐約時報》比較要求 Graphic editor 自己可以做採訪、報導、做圖,像是獨立的新聞室,只做自己的新聞,目前《華盛頓郵報》也正在往這個方向走。附帶一提,大部份的資料視覺化都是解釋性新聞,所以不太需要很大量的文字工作,不像報導文學對文字的要求那麼高。

兩家媒體給記者的自由度都滿高的。像我最近在《華盛頓郵報》只是提了一個點子,結果三個部門的人就都被抓進來開會討論,我只是一個實習生耶!

但我覺得《紐約時報》的自由度還是略高,大家都以為紐時有很多規範,但其實沒有,做久了就會自然而然被同化了(笑),《華盛頓郵報》反而比較會有對細節的要求。

Q:對於互動式的資訊圖表,你有提到捨棄太複雜的互動及視覺細節,你覺得比例該如何拿捏?或有哪種圖表適合高互動、反之亦然?

A:我認為拿捏的標準就是看讀者會不會在閱讀資訊的過程中因為互動受到阻礙。像是台灣有很多人喜歡用 Hover over 的互動,即是在使用者將滑鼠移過去時,資訊會被揭露,但其實很多讀者不會在乎那麼細緻的數據,他們只想看整體趨勢。

Q:行動裝置對視覺化圖表影響的趨勢產生什麼影響?

A:目前《紐約時報》做的互動愈來愈少了,因為平台轉換的關係,現在 50% 以上的讀者都是用行動裝置來瀏覽網站。而且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有在追蹤網站上的每個按鈕,結果發現讀者根本不會去點開那些互動按鈕。所以現在《紐約時報》做互動的標準非常高,因為只要一投入就是非常高的時間與人力成本,一定是必要且對讀者理解資訊有幫助的才會考慮做互動。其實我認為沒有東西是一定要互動的,通常都可以用很好、更有效率的設計避免掉。

但有一種互動我們做得愈來愈多,那就是Scrolling(滑動)。因為它非常直覺,不論在電腦還是手機上的操作都是用滑動的,在滑動的過程中觸發一些資訊圖表,這對使用者來說是非常自然的,不會造成讀者障礙。

除了 Scrolling 之外,現在的趨勢慢慢回到了以前單純的平面圖表,除了可以節省三到四個小時的作圖時間外,若善用一些圖像編輯工具也可以更有效率的製作。像是《紐約時報》發展出的開源工具「AI2HTML」,它主要的功能就是在 Ai (Adobe 製圖軟體)中做出來的圖可以與字分離,字是屬於 HTML,所以圖完成後直接編輯字也不會變形。

Q:你覺得美國與台灣觀眾對於資料視覺化/資訊圖表的口味有差異嗎?

A:我覺得最大的差別是台灣做的資訊圖表分析的部分比較少,台灣常見的做法是將資料全部呈現給讀者,但《紐約時報》的做法會是牽著讀者的手,遵循一條清晰的資訊判讀路線,讓讀者很容易地掌握資訊。

Q:好的新聞點有什麼共通點嗎?

A:就是要讓讀者覺得有新意,要讓讀者學到東西,而不是看完後只在心裡浮現:「喔,然後呢?」的想法。

3-2_matleave-map
Photo Credit:the_new_york_time
我認為資訊圖表分兩種,第二種重點是在數據上,視覺化可幫助讀者更輕易地掌握洞見,這類型的圖表本身通常就是該篇報導的核心新聞點。

Q:資訊圖表對於新聞的協助跟重要性?

A:我認為資訊圖表分兩種:

  1. 用來證明一篇報導,做到文字敘述無法做到的事,並幫助讀者理解。舉例來說像是奧蘭多槍擊案,用地圖或平面圖論述槍手射擊地點的演進比用文字敘述來得有效率,但這個圖表本身不是一個新聞點,是偏輔助性質的。
  2. 重點是在數據上,視覺化可幫助讀者更輕易地掌握洞見,這類型的圖表本身通常就是該篇報導的核心新聞點。

Q:會訂立特別的目標群眾嗎?

A:不會,我們將閱聽人設定成是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

Q:怎麼評估一個作品是完整的、有達到目標?會做測試嗎?還是有個主要的人做判斷?

A:我們網站上的資料視覺化互動所有按鈕都會被追蹤及分析。三、四年前的《紐約時報》很追求互動設計,但發現其實讀者都不會點那些按鈕,所以他們就開始慢慢調整。《紐約時報》每篇新聞都會配一個資深的資料視覺化編輯,他們都會依狀況修改編輯的文字和圖,但每篇新聞都沒有通則的改法。

Q:台灣的媒體總是說製作時間很短是品質低落的主要原因,但其實《紐約時報》製作時間也很短,品質卻很高。你覺得造成這樣的落差原因是什麼?

A:我認為主要有兩個因素造成這樣的結果:

  1. 台灣技術層面還沒到,但經過練習我覺得是可以有很大的改善空間的。
  2. 新聞判斷能力需加強,這也是台灣媒體常常為人詬病的地方。

Q:對剛想要踏進資料視覺化領域的年輕人有什麼建議嗎?

A:我有三個建議:

  1. 一定要認真仔細地拜讀愛德華.塔夫特(Edward Tufte)的書籍,雖然很抽象,但全部讀完後受用無窮。
  2. 一定要會一個能夠處理資料的工具,不管是Excel、Python還是R,就算是文字記者也應該要具備數據分析的能力。很多文字記者碰到數字習慣丟給工程師處理,但就我看來,很多很有價值的新聞都埋藏在那些數據中,我覺得稱職的記者應該要有能力將那樣的故事挖掘出來。
  3. 對想專做資料視覺化的人我很推薦D3以及Ai這兩個工具,這兩個工具在國外非常普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人都能上手的資訊圖表設計術:台灣第一家INFOGRAPHIC設計公司,經典案例、操作心法、製作祕笈全公開!》,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Re-lab團隊

人類自古以來為了生存演變成視覺化的動物,不論是資訊的吸引力、理解效率和記憶力,經過視覺化後都能大幅改善溝通的效果和感受,一張好的資訊圖表,能讓你在60秒內迅速理解龐大且複雜的資訊,將你從資訊汪洋中拯救出來,更是資訊肥胖的預防針!

RE-LAB-立體封面-書腰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採訪』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