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羅興亞救世軍停火一個月,緬政府:不與恐怖份子協商

【圖輯】羅興亞救世軍停火一個月,緬政府:不與恐怖份子協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興亞激進團體「羅興亞救世軍」今日發表聲明,將暫時停止軍事進攻行動,並將讓人道救援團體進入若開戰區。

(中央社)
緬甸阿拉干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ARSA)今天宣布,即日起開始為期一個月的單邊停火。

8月25日,阿拉干羅興亞救世軍在羅興亞人聚居的緬甸若開邦(Rakhine)北部,對30座警察哨站與政府辦公室同時發動突襲。此舉引發軍方進入若開邦鎮壓,導致有近30萬羅興亞人難民向北逃亡到鄰國孟加拉。

期間,包括聯合國在內,相關的調查組織與人道團體,都無法進入遭到封鎖的若開戰場,各方傳來的傷亡數字也無法驗證。甚至有人權組織表示,軍方的鎮壓已演變成種族清洗。

法新社報導,「羅興亞救世軍」今日透過官方推特帳號@ARSA_Official發表聲明說:「若開邦羅興亞救世軍在此宣布,暫時停止軍事進攻行動。」並將讓人道救援團體進入戰區。

他們呼籲,所有人道行動於停火期間發送救援物資給人道危機的所有受害者,不論其種族或宗教背景。他們也呼籲緬甸政府,希望對方「同樣以人道理由暫停戰事」。停火將於一個月後、10月9日結束。

緬甸總統辦公室副主任佐泰(Zaw Htay)則是在該則推文刊出的15個小時後,同樣在推特簡短回應:「我們沒有跟恐怖份子協商的政策。」

緬甸政府將設置3營區

緬甸國營媒體9月9日刊出報導,緬甸政府將設置營區,以為流離失所的若開邦穆斯林提供救援。這是緬甸政府在16天的危機中,首度對羅興亞難民伸出援手。

據信有數萬多人為了逃離燒得精光的村子、緬甸軍隊與羅興亞暴徒等,而在若開邦內遷徙移動,困處於山丘,缺乏食物、水、棲身處或醫療照護。

孟加拉呼籲緬甸政府透過對緬甸境內流離失所的羅興亞人提供救援,以及提供「安全區」等舉措,來遏阻出走逃亡潮。

羅興亞好戰分子的攻擊行動,也造成約2萬7000名佛教徒與印度教徒流離失所,緬甸政府出手伸援,把他們安置在寺廟與學校。

緬甸政府拒絕承認羅興亞人為緬甸公民,使他們成為無國籍族群,並任其自生自滅。人權團體指稱,這是有系統的行動之一,意在逼迫羅興亞人離開緬甸。

暴亂延燒緬甸兩週後,仰光政府表示,將在北部、南部與中部貌奪(Maungdaw)建立3座營區。貌奪是這次暴亂的核心點,也是羅興亞人聚居區。

「緬甸環球新光報」(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報導,目前分散各地、流離失所的民眾,將可獲得當地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發放的人道援助與醫療照護。

報導並沒直接指名羅興亞人,但提到的村莊聚落都是羅興亞人居住的地方。

聯合國不受歡迎,緬政府邀紅十字會協助人道援助

緬甸政府表示聯合國機構支持羅興亞叛亂分子後,聯合國不得不中止對當地的救援,國際紅十字會組織因此擴大在因暴力而撕裂的緬甸西北部行動。

路透社報導,援助人員說,當全世界將目光放在孟加拉之際,緬甸也正上演著一場嚴重人道危機。最近兩週以來,為躲避緬甸當對羅興亞好戰分子的掃蕩行動,約29萬羅興亞(Rohingya)穆斯林少數族裔逃到孟加拉。

數以千計流離失所的民眾數週以來遭滯留於孟加拉邊境,或面臨沒有食物的困境。

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工作人員辛格霍(Joy Singhal)說:「聯合國以及國際非政府組織在若開邦(Rakhine)未受到歡迎,他們無法運作,並且無法確保工作人員和志工的人身安全。」

辛格霍說:「在這種情況下,政府邀請國際紅十字會組織(Red Cross)出手協助。」

援助人員擔心,許多羅興亞人自7月中旬以來就沒有東西可吃。先前提供食物和現金資助的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無法運作。

辛格霍說,緬甸政府原本應扮演「協調和提供便利」的角色,但有關「評估、救援交運和執行工作」都將由紅十字會來負責。

11張圖說出8月25日以來羅興亞人的艱困歷程


RTX3E5U1
8月25日,羅興亞激進團體攻擊緬甸軍警哨站後,緬甸軍方進入羅興亞人聚居處鎮壓。圖為緬甸若開邦首府貌奪(Maungdaw)經過戰火後殘破不堪的慘狀。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DT5O
不少羅興亞難民為了逃過緬甸政府鎮壓,透過各種途徑,向北逃亡至鄰國孟加拉。圖為一名羅興亞孩子,帶著家當,穿過孟緬邊界的鐵絲網,企圖逃往孟加拉的班多爾班縣(Bandarban)。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FBJT
羅興亞難民穿越孟緬邊境後,還得跨越險峻的山岳。圖中可以看到,難民們在泥濘不堪的路上,沿著山崖爬行,稍不注意就可能滑落邊谷。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EDNF
圖為一名羅興亞孩童,與家人穿過孟緬邊界後,來到位於孟加拉境內的代格納夫(Teknaf)。他揹著比更小的孩子,渾身沾滿乾掉的髒泥巴,在泥地中前行。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EV2D
部分羅興亞難民需要坐船,才能通過孟緬交界的納夫河(Naf River),來到孟加拉的代格納夫(Teknaf)。圖為一名羅興亞婦女,帶著她的三個孩子,渡河後直接下船涉水走到對岸。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E87B
然而,並不是所有難民都同樣幸運。圖為一群羅興亞婦女和孩童,在過河時因為翻船喪命。同行的其他羅興亞難民,在孟加拉邊界,為他們的屍體蓋上黑布。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FFO4
大量羅興亞難民移入,也讓孟緬邊界的難民營爆滿。圖為孟加拉境內的Kutupalong難民營,人道組織發放糧食時,羅興亞難民爭先恐後的情景。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DF8X
將近30萬的羅興亞難民也讓原本就擁擠不堪的難民營不堪負荷,孟加拉因此派出邊界防衛隊,阻擋部分難民。圖為孟加拉邊界防衛隊在孟緬邊界附近站哨。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DO0M
圖為一名羅興亞婦人,原本帶著孩子,打算逃往孟加拉境內的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但卻在邊境被孟加拉邊界防衛隊攔下。得知無法繼續前往孟加拉的她,當場痛哭。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F9AP
羅興亞難民的人道危機,讓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目前為緬甸執政者的翁山蘇姬成為眾矢之的,眾多伊斯蘭國家都表達關切之意。圖為印尼群眾集結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緬甸大使館前,抗議緬甸政府對羅興亞人的迫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3F4WQ
由於羅興雅人多信仰伊斯蘭教,緬甸政府對羅興雅人的迫害,引起南亞不少伊斯蘭團體的不滿。圖為印度加爾各答的抗議行動,印度的伊斯蘭學生組織(Students Islamic Organisation)集結在緬甸領事館前示威。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