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全世界看見台灣民主運動,年輕的社運工作者正在美國奮力不懈

為了讓全世界看見台灣民主運動,年輕的社運工作者正在美國奮力不懈
Photo Credit: Jenny W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代在美台灣社運份子都希望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獨立及民主運動,但年輕一代也在努力銜接下上一代傳承下來的運動歷史和成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譯:張郁笛

中國的軟實力已經引發在美國努力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台灣社運工作者關注。現在,他們更極力呼籲台裔美國人和海外台灣人一起抵抗中國積極散播北京思想的動作。

在美國各個大學都有分會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The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於上個月公開譴責一所大學邀請達賴喇嘛前去演講的行為;幾天後,他們更指控一名中國學生「不愛國」,只因為她在畢業演說大力稱讚美國的自由民主風氣。

住在紐約的劉文現年30歲,擁有博士學位,是台灣人在美國長期為母國爭取自由和民主團隊的其中一員。

「人們來了又走,帶進各種政治觀點和力量,而我們無法忽視中國人帶來的影響」,她在紐約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時提到,「許多人也回去中國、台灣或亞洲其他國家工作,如果我們不在美國這裡持續對抗他們帶來的影響,東亞區域將會更難繼續抗爭的行動」。

台裔加拿大人胡惠中也是紐約的社運工作者,她同樣贊同劉文的說法。雖然在美國的台灣人擁有強烈台灣認同意識,大多數美國人並不甚了解這一點。

胡慧中說:「每當有人提到台灣時,如果他們大致了解東亞政治情況,他們會說:『情況很複雜』。中國非常積極宣揚他們的政治理念,而我們必須起身抵抗這個情況。」

Wen_Liu_education_solidarity_protest_in_
Photo Credit: Enbion Micah Aan
劉文(照片中)參加紐約市黑箱課綱抗議遊行
在美國的年輕一代台灣社運工作者

劉文16歲時移民到美國,持續攻讀並教授性別權益及性別研究超過十年。現年30歲的她,積極參加美國的台灣社會運動組織,並替台灣弱勢族群如LGBTQ族群和原住民團體等團體發聲,同時也積極參與台灣獨立運動。

胡慧中也對LGBTQ議題充滿熱情,她在台灣積極宣傳「自由派基督教」(progressive Christianity)教派,此一派別對LGBTQ及女性議題的看法較為新穎開放。她同時也參與Keep Taiwan Free台灣入聯活動,這是一個由26歲的台裔美國人汪采羿共同領導,擁護台灣自由與民主風氣的聯盟。

「在我成長過程中,我父母總是告訴我我是台灣人,我從來沒有質疑過這點」,汪采羿說,「但在你長大後,會有許多人挑戰你的價值觀。他們可能會說『喔!你是台灣人,為什麼不說你是中國人?』因此,我想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認知問題。」

自從六年前加入Keep Taiwan Free台灣入聯活動(原為1993年創立的台灣入聯遊行)後,汪采羿改變了該組織的活動方法:與其專注在鼓吹讓台灣重新加入聯合國(台灣於1971年失去會員資格),她希望吸引國際目光,讓他們注意到台灣目前的外交情況以及台灣民主社會面臨的危機。

雖然其他台灣社運份子也認同汪采羿的熱情,他們卻面臨兩個關鍵問題:「為什麼大家要在乎台灣?」、「你要怎麼讓大家在乎台灣?」

「許多台灣社會價值觀和美國價值觀及基本人權概念不謀而合,這是你在和非台灣人談話時應該採取的策略:你需要透過有趣又重要的台灣小知識引起他們的興趣」,汪采羿提到。

Jenny_Wang__Photo_Credit_Chris_Nicodemo
Photo Credit: Chris Nicodemo
汪采羿(照片左)參與Keep Taiwan Free台灣入聯活動

劉文也同意汪采羿的方式,並說採取「反戰情緒」的方式介紹台灣對她的工作而言,十分有效。

「特別是美國的左派人士,他們通常認為相對於中國的毛澤東主義而言,台灣是個更為支持資本主義的地方。所以他們通常有個不切實際的幻想,認為中國是下一個巨大的社會主義運動溫床」,她説,「在台灣也有許多左派力量,但極少人知道。身為台灣人,我們應該介入這些左派份子的論述。」

胡慧中繼續提到,在川普總統任職的這個時代,年輕一代更願意談論他們所重視的民主制度。

「他們會去思考,為什麼民主制度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為什麼我和我的朋友會因為美國政治現況而感到不安?」

他們的運動和台灣大多數「草根」或「前線」社運不同,台灣在美社運工作者相信,他們吸引國際支持的行動成果顯著,尤其是吸引到了媒體的注目。現年31歲的劉彥廷於2012年赴紐約攻讀研究所,參加了同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以及LGBTQ運動。身為博士生的他參與了紐約的哲學星期五活動——這是一系列關於台灣社會、文化及政治議題的沙龍講座及對談。

他説美國媒體對台灣的報導經常會影響美國社會大眾對台灣的觀感。舉去年川普與蔡英文總統的通話為例,這次通話被認為是美國自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以來,與台灣領袖第一次的直接對話。各國媒體爭相報導此消息,但許多錯誤的報導方式讓台灣看起來像是川普的支持者。「而我們這群人努力地向美國人解釋,並非所有台灣人都支持川普,也不是每個人都是共和黨」,劉彥廷說。他指的這群人是在這通歷史性電話後,投書華盛頓郵報的台灣社運人士陳為廷、林飛帆及林倢。

一切的原點

社會運動的起源可以追朔到幾十年前。

現年七十多歲的賴宏典醫生於1967年時赴喬治亞州就讀研究所,之後轉學到紐約上州的水牛城,並在那裡遇到一群台灣學生,開始一起討論台灣政治議題——這在當時國民黨政府戒嚴時期是被禁止的行為。「我們這一代飄洋過海的台灣留學生大概在台灣受到國民黨教育洗腦得很徹底,大部分都算是好學生,比較保守,也全盤接受所受的教育」,賴宏典說。

目前已從牙醫身份退休,賴宏典和朋友們會談論他們認為「教育不實在」的地方,並開始對不公義的政府感到很反感。1972年畢業後,賴宏典到紐約開始執業,並於1976年受研究所同學邀請加入全美台灣獨立聯盟(The United Formosans in America for Independence, UFA)。「我們那時候會舉辦一些抗議遊行,那時候當時反外人士被國民黨抓了,我們就在街頭遊行,那些活動我都有參加」,賴宏典說到,「有時候不能在台灣說的我們就在這裡說,不能在台灣做的我們就在這裡做。」

這些社運人士明白這樣的活動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即使進展緩慢,他們仍看到了希望,尤其是在1979年的高雄事件(又稱美麗島事件)期間發生的事。高雄事件是發生在南台灣高雄、以訴求民主為訴求的抗議事件,其後引發國民黨強力鎮壓,八名活動領袖入獄數年。

在事件發生前兩年,基督教長老教會(Presbyterian Church)向國際社會發表了「人權宣言」,解釋了台灣當時政治情況,並呼籲政治領袖「面對現實並採取有力行動,讓台灣有可能成為嶄新獨立的國家」。身為基督徒,賴宏典深受這份宣言感動;在高雄事件後,他和其他社運人士同樣感到憂慮。於是他們努力爭取機會會見美國眾議員及參議員,並請求他們對台灣所發生的事採取行動。

「我認為因為這些施加在國民黨身上的國際壓力,他們被迫進行公開審判(高雄事件領導者)」,賴宏典說,「在此之前,這種審判都是私下進行。」

Screen_Shot_2017-06-14_at_11_36_55_AM
Photo Credit: Provided by Jenny Wang
賴宏典醫生參與Keep Taiwan Free台灣入聯活動

在八零到九零年代之間,在美國的社運工作者持續宣傳台灣,讓國際大眾認識台灣的政治現況及民主社會。像台灣人公共事務會(The 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FAPA)這樣的各個組織在這二十年間紛紛成立,試圖增加台灣在國際間的曝光率。主要的宣傳活動也包括在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22年後,於1993年開始的一年一度台灣入聯遊行。

根據賴宏典描述,這場遊行有兩個目的:第一,讓國際社會看到台灣社會發生的不公不義,並教育台灣人;第二,將台灣轉變為「嶄新獨立的國家」,讓人民能夠完全為自己的未來做主。

當新一代台灣留學生來到美國、台裔美國人也在美國成長成人後,賴宏典這一代社運人士開始退居美國台灣社會運動幕後,將舞台留給新一代台灣社運工作者。

「我覺得新一代年輕人的思想比較乾淨,我們那一代對於國民黨有種恨意,有種不把他們打倒,台灣不會好的感覺。當然,我們沒有直接受到迫害,但是有一種被騙的感覺」,賴宏典說,「年輕一代就是認同台灣,把台灣當成自己國家去愛。尤其在太陽花時,我覺得非常感動。」

連接起社運的斷層

兩代在美台灣社運份子都希望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獨立及民主運動,但年輕一代也在努力銜接下上一代傳承下來的運動歷史和成果。

「台灣留學生在這裡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就是連結起上一代和這一代的台灣獨立運動」,劉文說,「上一代害怕我們不會照他們期望的方式繼續台獨運動。」

劉文繼續提到,上一代社運人士進行了很多關於台灣獨立的遊說活動,但新一代卻對台灣獨立有著不同的看法。劉文相信,他們不該繼續堅持仰賴美國支持的這種想法,因為台獨運動不該只是在美國或中國兩國霸權中擇一靠攏。

劉彥廷說,前一代台獨運動較為保守,參與人員通常較為關注台灣獨立能為美國帶來什麼樣的利益,也沒有將台灣現代公民社會納入討論。

「台灣的新一代在乎公民社會如何集結出台灣的自我認同意識,但上一代的人比較不會跟我們討論這些」,劉彥廷說。

胡慧中說,第二代台裔美國人比較沒有興趣討論國際關係及地緣政治等議題,新一代台灣年輕人試著將台灣的民主制度人性化,並展現這樣的制度會為一般社會大眾帶來什麼影響。

前後兩代社運人士之間也有摩擦出現。

「如果上一代希望我們承接他們的使命,他們就必須聽我們的」,劉文說,「他們必須接受我們有著不同的願景,他們有時候也必須向我們學習。現在的社運方式也不一樣,我們也只是在盡力而為。」

Liu_Yen-ting_Lee_Ming-che_rally
Photo Credit: Overseas Taiwanese for Democracy
劉彥廷(照片右)參與呼籲中國釋放台灣社運工作者李明哲的抗議活動
持續參與的背後動機和熱情

儘管如此,不同年齡層的台灣社運份子仍維持緊密的合作關係。汪采羿在Keep Taiwan Free台灣入聯活動中和賴宏典持續合作,哲學星期五也邀請前一代社運人士參與講座、分享他們的經驗。

「很高興看到年輕一代逐漸接手」,賴宏典說,「年輕就是資本。」

他也指出,身處網路時代對社會運動更為有利,現在的台灣社運人士的英文表達能力也更好,讓他們在對他人闡述理念時,能夠講解得更清楚。

「年輕一代可能比我們擁有更多資源,我們也會給予支持」,賴宏典說,「他們比較沒有什麼顧慮,至少希望是這樣啦!」

四位年輕的台灣社運工作者還不確定未來會不會回到台灣定居。他們分別抱持著不同的參與動機:為了下一代、因為不了解台灣的人感到被冒犯、看到逐漸進步的正面改變,以及和他人共有的熱情。

「這個運動是一代傳一代的,就算想法跟做法不太一樣,但目標就是將台灣宣傳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賴宏典說,「這個夢想不是那麼容易達到,不過我希望可以早一點實現。」

原文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標題〈FEATURE:A New Generation is Reinvigorating Taiwan Activism in the U.S.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Olivia Y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