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喬專欄】太初之神與當代之神:《解密。潘朵拉》的東亞連帶

【鍾喬專欄】太初之神與當代之神:《解密。潘朵拉》的東亞連帶
Photo Credit:蔡承哲攝/差事劇團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顯然的,如果象徵當代世界帝國霸權的眾神之神(宙斯)不被瓦解的話,希望終將留在盒中恆久且焦慮地等待著吧。

1989年,誠為特殊的一年。那年,啟發我及1980一代人的《人間雜誌》因經濟壓力不堪累賠而停刊。在映真先生的介紹下,我前往南韓參加一項由菲律賓亞洲民眾文化工作室(ACPC)主辦的民眾戲劇訓練者工作坊。80年代的韓國,歷經激烈的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由當年的「韓民族藝術總會」(簡稱:民藝總)提出民眾的、民族的、民主的文化運動主張,在亞洲掀起一陣將文化與社會改造基進連結的浪潮,這其中,「民眾戲劇」是運動中的核心環節。那是一個不時擦出矛盾火花的關鍵年頭。

我記得很清楚,工作坊進行過程中的三種場景:首先,是在柏林圍牆倒榻的世界局勢中,對蘇聯共產體制改造無功與戈巴契夫的西方輸誠,既矛盾且茫然;第二個是工作坊期間,幾個剛認識不到幾天的韓國劇場夥伴,飲著手中的燒酒,緊緊地圍著我,問我關於天安門事件的事情,爭論不休之餘,最終不歡而散。

最後一個場景,我經久難忘。

當時,我們一群成員,有來自10個亞洲國家的民眾劇場夥伴,齊聚在一座山莊似的空間進行工作坊。每一天我走進工作坊門口,總會和一位胖胖的民眾詩人寒暄,他像是幫我們守門的天使。經過幾天的熟悉,這天,他拉著我到門前的山坡上,用手遙指著對面山坡,定睛一瞧,恰有兩位身著黑色西裝戴墨鏡的人,正用望遠鏡遠遠看著我們的動靜。「KCIA」胖詩人用他不甚流利的英文,睜大眼睛對我說,意思是韓國的(Korean)中情局(CIA)。這件事情有意思的地方是,一方面點出了歷經獨裁統治的韓國,也到出了全球冷戰下的威權統治情境。在這樣的理解下,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才與韓國情治單位緊密地串連在一起。

AP_800515027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80年代韓國經歷漫長的民主化運動,自1980年的光州事件起,以大學生為主,反對獨裁專政、戒嚴等訴求,是韓國民主化最為激烈的時期。圖為1980年5月的光州事件。

東亞民眾戲劇的連帶,最初發生在1980年代末期,是以劇烈的社會改造介入劇場美學作為根基,這在今年蔚為話題的解嚴文化探索,有高度的再現性質。只是,我們通常習慣於在「民主想像」的標籤下,將西方的現代化納入島嶼生存版圖中,不斷複製一種民粹式的本土,甚少在帝國霸權的世界性掠奪中,提出具備第三世界想像的劇場或文化美學。

上世紀的90年代初,我經常往返台北與馬尼拉,為的是一齣稱作《亞洲的吶喊》的跨亞洲匯演的戲碼。當時正值亞洲民眾劇場工作者,在全球化的語境下,反思傳統民眾藝術如何融入當代劇場的年頭,在台灣較具代表性的表現,應是「優劇場」的尋找亞洲的身體的主張與行動。然則,美學在劇場身體的主張,如果只是為了復甦或追尋傳統的美感(儘管式亞洲主體性的身體美學一環),卻也是薩伊德(Edward Said)《東方主義》(Orientalism)的批判對象。經常在我腦中盤旋的是法農(Fanon)的話,他問道:「傳統的復甦如何在民眾生活的波動中展開?」法農的問題對以「議題」為出發的民眾戲劇而言十足關鍵,他述說著一種自外於西方文化霸權,同時從自身社會的民眾性中,貼近當代民主想像的可能性。在我看來,這是第三世界身體美學在表現形式與內容的辯證開端。

差事劇團2017年的新作《解密。潘朵拉》最初的想像也是這樣。我特別邀來日本魔幻大提琴師坂本弘道與釜山劇場界的編導、演員、舞台設計,共同為這齣戲提供各自的劇場經驗與思維,也是在這樣的前提下,有機會回朔自身在東亞的劇場連帶。

一開始,環繞在我腦海中的是近20年以來,全球化所汰換的實體生產世界,經由資本的擴張與想像,無限膨大化的金融資本與無限去邊境化的虛擬世界。在這樣的世界中,人們一方面被推向遠比任何一個世代更為享樂的耽溺中;與此同時,也正步步陷入種種潛藏的危機中,關鍵的危機卻是在享樂的耽溺與潛藏的危機之間,並未存在得以嫁接的管道,猶如黑洞般漆暗。

20170906-173
Photo Credit:蔡承哲攝/差事劇團提供
《解密。潘朵拉》於臺中歌劇院的首演。

黑暗其實是當代世界的真相,卻被高度消費所淹沒,在每一分每一秒間都潛藏在我們週遭,無聲無息不動聲色地吞噬人與環境的價值觀。這大約便是法國思想家紀德堡(Guy Debord)所提出的「景觀社會」(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的當代解讀:資本邏輯所創造的世界,將吞噬與吃人的壓迫現實,潛藏在資本、商品裝飾的景觀下,讓人們在美好、確幸與飽食中,愈加無法遁逃。

因為當代人們追求個性化的自我囚禁中,無從以社會構造面的壓迫,來審視個體與群體的辯證關係,這在虛擬世界的流傳與感染下尤見吊詭之處。亦即,當每一個個體分別以虛設的主體,浸溺在虛擬世界時,恰是全球數以億計的囚房,在自由的通訊世界中,囚禁著每一個穿越四次元時空中的使用者(User)。或者我們也能見到傅柯所提出的「全景監獄」當代意涵:被囚禁者在互不相見得「自由」生活中,漸漸自我規訓為日常的科技囚人。

穿越時空,讓神話世界與四次元相遇,若只是戲劇的噱頭,將是很廉價的市場交易,神話如何具備當代的省思性,使神話不再僅是另一種「異國情調」的置入,這是眾所週知的潘朵拉盒子的神話,重新轉世在當代社會中的可能性。畢竟,近30年全球化以來,世界進入另一波金融/生態/戰爭的巨大危機中,東亞也在這危機形成的核心之中,恰若潘朵拉在神話世紀打開盒子,給人類帶來的災難。

當然,神話中潘朵拉之盒的相對命題式「希望」。那麼有沒有哪一天,當人們從噩夢中醒來時,夢中劇烈崩開的貧富差距,能夠漸漸聚攏而彌合為自然的天地呢?顯然的,如果象徵當代世界帝國霸權的眾神之神(宙斯)不被瓦解的話,希望終將留在盒中恆久且焦慮地等待著吧。

表演資訊

名稱:差事劇團東亞聯合匯演《解密。潘朵拉》
時間:2017/09/20-09/23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山城廣場(北市汀州路3段230巷14弄2號)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