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柏林圍牆:停止射擊!你也是德國人,不是嗎?

逃出柏林圍牆:停止射擊!你也是德國人,不是嗎?
Photo Credit: Junge, Peter Heinz @ CC BY-SA 3.0 D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隧道挖掘者喜歡吹噓他們是柏林四強分治的真正執行者。雖然在地下,且肯定不受任何一國歡迎,但是他們是唯一自由進入所有區域的柏林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葛瑞格.米歇爾(Greg Mitchell)

甘迺迪(John F. Kennedy)每天早上在白宮幾乎都會收到中情局所提供的簡報,名為「總統情報清單」。這個非正式的簡報會提供來自世界各個可能發生戰爭之地的新聞和最新消息,從寮國和越南到古巴、剛果。五月某一天的首要消息寫著:

由於過去一週,東德人試圖逃到西柏林而產生的槍擊和爆炸事件,讓柏林圍牆周圍原本就已經高漲的緊張情勢,有變得更加嚴重的趨勢。東、西德雙方對難民問題的熱情因為激烈的相互宣傳而受到煽動。布蘭特市長已經授權部屬在協助逃生必要時可以用槍,而東柏林的安全部隊似乎比平常更容易開槍,並在整座圍牆周圍加強軍援。對立的警力之間似乎不可避免會發生更多衝突。

東德人似乎有意,」文中總結,「遏制一週平均約五十至六十人次的逃離人潮,他們甚至可能以足夠的軍力來尋求能夠打擊脫逃事件的機會,以破壞布蘭特(Willy Brandt)市長公開宣布將積極援助脫逃的政策。」五月二十一日,中情局向總統保證,卡斯楚(Fidel Castro)從政府中清除了強硬的共產黨員,讓克里姆林宮不滿,「可能會導致與蘇聯發生嚴重的問題」。中情局並不知道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在五天前決定運送核彈到古巴。

關於柏林的報告經常占據了「總統情報清單」的主要頁面。柏林不僅是冷戰時的政治引爆點,也是情報戰的前線,是美國和蘇聯直接進入並一對一衝突的少數幾個戰場之一。這是間諜的盛況,可說史上獨一無二。雙方的行動中心都在一座(以前統一的)城市,而且在一九六一年之前,每一方都能滲透到另一方。從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六一年,這段時期被認為是柏林情報戰爭的鼎盛時期,間諜對間諜,許多小說和電影的靈感都出自於此。柏林圍牆嚴重阻礙了這些行動,而且很快地,在這場超級間諜的競賽中,柏林就不再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一九六二年,各方仍在適應新的現實。

Bundesarchiv_Bild_183-88574-0004,_Berlin
Photo Credit: Stöhr @ CC BY-SA 3.0 DE
建造中的柏林圍牆

美國和蘇聯在柏林的情報員有著兩個基本目標。一個目標很直接,那就是資訊。每一方都想盡辦法多了解對手的軍力、政治趨勢和經濟狀況,不管是德國對手,還是其超級大國的支持者。柏林圍牆嚴重破壞了情報員和線民之間錯綜複雜的網絡。

另一個目標,就如同各地的間諜遊戲中可見的,是和自己有關:防止顛覆和對抗外國情報局的反情報工作。史塔西憑藉在東、西德中數量空前的線民,在這方面獨擅勝場。東德的高級官員受到對叛亂的恐懼所影響,產生了偏執和執念,進而塑造人民警察的特質。東德公民被視為「不可信任」,易受西方宣傳的影響,因此需要嚴格控制。史塔西甚至滲透了東德的軍事機構和警察機構。

在自一九五七年來看似全能的埃里希.梅爾克(Erich Mielke)的指導下,史塔西建立了令人憎惡的聲譽。史塔西位於柏林的巨大霍恩施豪森監獄讓民眾感到恐懼,即使在那裡進行的酷刑多為心理上,而非肉體上。然而,一直到圍牆建成,人民警察才充分發揮功效,在實質上控制和監視人民的能力飆升。

居民曾經一夜之間就逃往西德,但此景不再。有些西德情報員開始將東德視為「史塔西的獨裁統治國家」,彷彿人民警察控制了一切。這種看法低估了執政黨統一社會黨的力量。事實上,史塔西的座右銘是「黨的盾牌和劍」。可以說,人民警察最大的貢獻不是所收集的資訊,而是代表統一社會黨產生的祕密和全能的光環,這使得黨可以壓制自由表達,並持續態度強硬的史達林主義

Ehemalige_Zentrale_der_Stasi_(Former_sec
Photo Credit: Stephen Craven @ CC BY-SA 2.0
史塔西的總部

也許圍牆對柏林情報的最大影響是遏制了難民潮。在一九六一年八月之前,東、西德間諜工作讓難民很容易大規模往返柏林。東德機構在難民流動中安插了情報員,因此很容易進入西德。但是這也有另一面:來到西德的東德人必須在馬林菲德難民營登記,而在那裡,來自美國、法國、英國和西德的情報員可以自由質問他們。

但現在,由於很少有難民得以到達西德,馬林菲德看來就快變成空城。這使得美國情報部門更加渴望與任何透過隧道或其他路線前來的東德人談話。他們指望那些逃脫幫手可以提供可能擁有來自東德最新消息的新難民給他們。當然,與此同時,中情局官員擔心有組織的逃脫行動可能會引起美蘇對抗。

隧道挖掘者喜歡吹噓他們是柏林四強分治的真正執行者。雖然在地下,且肯定不受任何一國歡迎,但是他們是唯一自由進入所有區域的柏林人。自從貝克兄弟在一月所帶領的逃脫行動以來,幾乎所有的嘗試都是由西德往東德的方向進行。這種情況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從相對安全的西德開始挖掘遠遠沒那麼危險,此外在那裡也很容易處理會被當成證據的廢土。況且,任何在東德組織的隧道都更可能遭到史塔西滲透。

然而,以上考量都無法阻止馬克斯.湯馬斯。他喜歡告訴別人,他死時甚至不想被埋在東德。因為他已經八十一歲,所以這種斷言可說相當緊迫。湯馬斯試圖加入貝克的一月遠征,但他們警告說,他們的隧道對湯馬斯和他的銀髮朋友和家人太過刺激,也可能會產生恐慌。三個月後,湯馬斯決定安排自己的逃生路線。他招募一名五十七歲的卡車司機和兩名七十歲的老年人來挖掘隧道。隧道就從湯馬斯後院的雞舍開始,他們在十六天內挖出四千桶廢土,並存放在一個廢棄的馬廄裡。

這個一百多英尺長的通道約五英尺半高,以一般的標準來看可說大而深。這樣的高度讓逃跑者得以步行(稍微彎腰),而不需爬行。他們可以穿上最好的衣服,帶著手提箱,有尊嚴地逃離。在西德的出口,挖掘者建造了坡道,讓難民不必爬上陡峭的梯子。這條隧道成功了。

五個女人和十二個男人,只有一個人低於五十五歲,他們在五月五日的晚上,出現在一座公園裡。西柏林媒體將此稱為「領養老金者隧道」。兩個星期後,《紐約時報》報導了此事件,指認湯馬斯是「佛里茲爺爺」,他解釋道,他的隧道比從前任何一條都寬,「因為我們中有些人太過肥胖,以至於需要更多空間」(史塔西針對此事件的報告批評了邊防衛兵,在一月貝克家人的逃脫事件後,沒有「得到必要的結論」,而那裡距此不過四間房子)。

Checkpoint_Charlie_1961-10-27
Photo Credit: National Archives @ public domain
圍牆的查理檢查哨

暴力繼續肆虐圍牆周圍的其他地方。一起槍擊事件造成最大的譁然。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五點過後不久,十四歲的維爾佛里德.特夫斯因為拒絕為一個共產主義青年團體發放傳單而回不了家,他躡手躡腳地穿過歷史悠久的柏林榮軍公墓。在他接近外牆時,一顆子彈從他身邊飛速掠過,在他爬上牆時,又一顆子彈。在他爬上路堤後,他潛入洪堡運河,開始游泳五十英尺到對岸,就如同他根據所買的旅遊地圖所規劃的那樣。

衛兵射了幾十槍,一顆子彈穿過他的肺,其他子彈則打中了他的手臂和腿。儘管如此,他還是在受到槍擊的同時爬上了運河附近位於西德境內的平地。另外幾十顆子彈擊碎了附近的石頭(對於特夫斯來說,在這一刻所想到的「西方」不是柏林,而是好萊塢)。試圖靠近他的西柏林警察也向對方開火。一個人在運河上喊道:「停止射擊!你也是德國人,不是嗎?」

然後,一位二十一歲的東德警衛彼得.戈林低下身,在離開他的位置後試圖發出致命一擊時中了三槍。

特夫斯活了下來,但戈林卻身亡。接下來開始了宣傳戰。共產黨官員將戈林稱為烈士,安排了國葬,並開始尋找街道和建築物,要以他來命名。統一社會黨支持的《新德意志報》(Neues Deutschland)在頭版刊出戈林死後躺在地上、眼睛盯著天空的可怕照片。東德媒體聲稱他被誘騙進入陷阱,並「遭到暗殺」。一萬馬克(約兩千五百美元)的懸賞金用來獎勵抓到殺死窮人戈林的西柏林人。

西柏林官員的回應則是指控人民警察企圖謀殺,並指出,就連衛兵自己的規則也禁止對婦女或像特夫斯這樣的兒童開火,更不要說向西德發射子彈。美國代表團在一封發往華盛頓的電報中發現,共產黨對於此事件的版本忽略了東德守衛先開槍的事實。

德國人試圖槍殺德國人,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幾個月,但這起受人矚目的事件讓圍牆兩邊的公民都覺得憤恨難平。據說,一位東德邊境隊中士的妻子在讀到關於戈林死亡的新聞後,如此告訴她的丈夫:「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應該再服役一年。」然後她被叫到連指揮官辦公室做了一番「澄清溝通」。

然而槍殺情況持續。五月二十七日,另一位試圖逃跑的年輕人在哨所被守衛射中頭骨身亡。這一次西柏林警察也加以回擊。鄰近醫院的醫生和護士看著年輕的受害者被帶走前,被留在灌木叢中長達四十分鐘。

相關書摘 ►美國的視而不見,讓東德大膽地興建柏林圍牆

書籍介紹

叛逃共和國:柏林圍牆下的隧道脫逃行動》,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葛瑞格.米歇爾(Greg Mitchell)
譯者:張毓如

1962年夏天,距離東德共產黨修建柏林圍牆已經過去一年,一群大膽的年輕西德人想出一個計畫。他們打算在柏林圍牆下挖一條隧道,冒著入獄、被史塔西祕密警察折磨、甚至死亡的危險,去解救生活在東德的親人、愛人、朋友與陌生人。

作者基於大量德國國家安全部檔案、美國國家檔案與對隧道挖掘者的採訪完成本書,呈現了豐富的歷史深度。米歇爾試圖在書中捕捉柏林人日常生活中的希望與恐懼;祕密警察的恐怖控制;美國電視台受官方打壓;白宮與國務院企圖壓制爭議性的新聞報導;新聞自由與國家安全間的扞格;美蘇間詭譎多變的緊張情勢。最終結果便成就這部「重寫歷史」,在今天依然極具反響,充滿前進力量的作品。

getImage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出版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