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網球場上不勝枚舉的性別歧視,金夫人成為爭取男女平權的大將

面對網球場上不勝枚舉的性別歧視,金夫人成為爭取男女平權的大將
Photo Credit: Gage Skidmore@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網壇大將比莉.珍.金以及多位女性主義者而言,男女同酬是爭取性別平等的核心。女性少了收入,絕不可能獨立。

文:伊莉莎白.威爾森(Elizabeth Wilson)

女性在網壇遭受的歧視完全不同於非白人受到的歧視。問題不在於女性被禁止涉足網壇,實情剛好相反:她們是網壇不可或缺的要角,是比賽的核心。在以前網球尚未進入公開化的年代,男性不會把網球視為終身職業,女性當然也不例外。不過她們活躍於球場那段時間,倒是可以視為以後走入家庭相夫教子的前奏曲。

比莉.珍.金(又稱金夫人)的別稱是「自由派女性主義者」,她倡議男女平權、男女機會均等。她既不是「激進」也非「文化」女性主義者,後者認為目前社會的女女關係亟需革命。她也不是社會派女性主義者,反對所有的經濟體制。她反而覺得「錢才是運動的一切。」直言:「錢讓我變成明星。」

比莉.珍.金的父親是消防員,母親是家庭主婦。她在加州公共球場學打網球,母親幫她裁製球服。她實力好,足以到洛杉磯網球俱樂部比賽,當時俱樂部仍由佩里.瓊斯經營管理,也正是在這裡,她和瓊斯爆發衝突。在一九六一年,她和搭檔凱倫.韓茲.蘇斯曼(Karen Hantze Susman)拿下溫網女雙冠軍,當時年僅十七歲。而蘇斯曼曾受教於田納特教練。

這兩位非種子雙打一路擊敗頭號種子與第三種子。兩年後(一九六三年),比莉.珍.金打到溫網決賽,後來敗給馬格麗特.考特。紐約時報形容她是「來自南加州、戴著眼鏡的女漢子」。並稱她是「多年來,打入國際賽選手中最有活力的一位。她有膽識,有亮點,這是今天網壇鮮少可見的組合」。

一九六五年,她嫁給賴瑞.金(Larry King),後者成了她的經紀人與主要後盾。他從不期待太太洗手作羹湯,或是從事網球以外的事。反而是新聞記者打趣地形容她是「閒不下來的家庭主婦」,老愛問她什麼時候退休,言下之意暗示她該回歸家庭,認真做個賢妻良母。

她的成就愈大,職業選手假冒業餘選手參賽的問題就愈惹人不滿。在一九六七年,她發出一系列聲明,譴責這個墮落的陋習。隨著公開化年代到來,加上不斷茁壯的女性運動,她成為網壇替女性爭取男女平權的大將。一九六八年,她拿下溫網首屆公開賽的女單冠軍,男單冠軍羅德.拉沃獲得四千八百美元獎金,她卻只有一千八百美元。

對於比莉.珍.金以及多位女性主義者而言,男女同酬是爭取性別平等的核心。女性少了收入,絕不可能獨立。婚姻長期以來被視為「女性的職業」,因為婚姻提供了安全保障與無虞的物質。然而婚姻從來就不是安全無虞的保證,畢竟那得看丈夫的善意。在不平等的婚姻關係裡,有錢才有權,而這權掌握在男性手裡。所以金夫人爭取網壇男女同酬和女性主義者的訴求完全一致。其實也不僅僅看在錢的份上。

她支持網球開放,讓職業與業餘選手一起較勁,但一九七○年的公開賽主辦單位並未對女網開放胸襟。反之,主辦單位稱,女網沒有觀眾。男性球員得到的報酬高於以往,而女性的報酬變少,女網錦標賽的數目也下降。同酬戰開打那一年,主持太平洋西南錦標賽的克拉馬付給頂尖女選手的報酬是七千五百美元,而男性報酬則是此金額的八倍。克拉馬坦言,男性拿到獎金的八至九成符合公平原則,因為歧視女選手的是球迷而非主辦單位,換言之,觀眾不想看女網(至少這是他的說法)。此外,男性拿得多,因為他們每場要戰五盤,比女網多,出賽場次也比女選手多。

克拉馬對於自己立場的辯護出現在一九七九年出版的傳記裡。在那一年,女性在美國公開賽已可得到和男性一樣的獎金;在溫網,和男性的報酬也拉近許多,儘管一直要到二○○七年,男女在溫網的報酬才完全一致。看在克拉馬眼裡,這根本是「荒謬可笑」。他稱自己絕非「打壓女網」,他完全是務實導向。除了前兩個理由之外,他反對男女同酬的第三個理由是:女性就是沒有力大到足以勝任進攻型打法,結果女網不脫單調無聊的防守型打法,少了可看性。

當時許多男選手同意他的看法。佛瑞德.史托勒(Fred Stolle)當著比莉.珍.金的面告訴她:「沒有人想看妳們這些弱雞打球。觀眾不會花錢看妳們這些弱雞對戰。」但是真正捅了馬蜂窩,引發眾怒的是史坦.史密斯。他告訴英國《每日鏡報》說:「這些網球女孩若能安定下來,結婚生子,應該會更幸福。網球生涯太辛苦,對她們實在不好,會讓她們失去女人味……她們會變得過於獨立,無法適應和其他人共同生活,她們不會依賴任何男人。她們想要當火車頭,不僅在球場,也在家庭裡。」

比莉.珍.金和一九三九年溫網男單冠軍鮑比.里格斯的戲劇性一戰,稱得上是她個人鬧過最大的新聞。這場賽事至今仍被大家牢記,多次被喻為是一場轟動的比賽,也替女網注入一劑強心針。在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日,多達三萬零四百七十二位觀眾擠進休士頓的太空巨蛋體育場,觀看這場實力懸殊的男女對戰。另外還有五千多萬觀眾收看電視轉播。美國之外,十五個國家也可看到電視轉播。不過美國本身受影響程度最大。

一如堪薩斯的比賽揭開了網球公開化年代,這次休士頓男女對戰預告了網球未來愈來愈戲劇化、球員視粗言粗語與乖張劣行為理所當然的現象。這場比賽又名「性別大戰」、「高吊球高手對戰女性解放大將」(The Lobber vs. the Libber),將網球推升到大眾文化的舞台。比莉.珍.金不忘佩里.瓊斯對她有多不屑,所以和網壇頂尖的硬漢選手一樣,鍾情於「較不娘」的打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