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國家的人民,要為貧窮國家面對的不公義負責嗎?

富裕國家的人民,要為貧窮國家面對的不公義負責嗎?
Photo Credit: Peter Nicholl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哲學家Thomas Pogge認為︰貧窮國家的人所承受的苦難,乃西方富裕國家有份造成,因此富裕國家的人民有責任改變現況。

首先,「資源特權」本身便直接損害了貧窮國家的人,因為「資源特權」將天然資源的擁有權給予了一國的統政者,而非國家人民。由於西方國家於給予「特權」時並不會考慮該統治者的合法性,所以即使該統治者是位暴君,藉着非法手段取得那些天然資源的控制權,然後將之售予西方國家,現在的國際法也不會否定西方買家對這些資源的合法擁有權。

此情況不合理的地方,可以透過一個日常情況解釋︰假設小明把你的電腦偷走,然後轉賣給大明。因為本來小明就沒有電腦的擁有權,所以大明買到的只是一件贓物。我們不會承認大明對電腦的擁有權,但現在的國際法卻保障了西方國家對從獨裁者買來的資源之擁有權。這亦變相承認了獨裁者合法地擁有從國民偷來的東西。換句話說,「資源特權」使得一些原本由國民共同擁有的天然資源,變成了統治者所擁有的私人財產。

另外,這兩種「特權」也阻礙了貧窮國家政治與經濟的發展。一方面,這兩種「特權」使貧窮國家的獨裁者有更大誘因搶奪和把持權力,因為他知道只要實際上控制了某地區,不管手段是否合法,西方國家便會願意承認他對該地的天然資源的擁有權,並給予借貸。另一方面,這也幫助了貧窮國家獨裁者鞏固統治。因為這兩種「特權」都為獨裁者帶來大量資源,以致於獨裁得以維持而毋須照顧活在水深火熱的眾多人民。

去年,倫敦國王學院的Leif Wenar教授出版的Blood Oil一書也指出了,阿拉伯之春中,一國人民是否能夠成功推翻該國獨裁者、實現民主化,與該國跟西方國家的石油交易有莫大關係。他發現,阿拉伯之春中成功民主化的國家大都不以石油輸出立國,而當中倖存下來的獨裁者,大都以石油輸出作為其主要的收入來源。

基於這兩項「特權」,Pogge認為貧窮國家的人民的利益不公義地受損,而西方國家要為此負上部分責任。

我們不只見死不救,更是滿手鮮血

現今全球貧窮問題,又應如何恰當地描述?Singer認為我們見死不救,Pogge則認為我們(主要是西方富裕國家)滿手鮮血。

當然Pogge的想法受到各方面的質疑,當中不乏一些極其麻煩而抽象的倫理學問題。例如︰甚麼才算損害了一個人的利益?如果我有一千零一塊,我選擇給你一千塊而不是一千零一塊,我算是損害了你的利益嗎?無錯,給你一千零一塊是可能的。因此,在兩個可能情況中,我選擇了一個對你來說較差的情況。但這就等於可以說我損害了你的利益嗎?直覺上我們難以認同。因為比較於另一個可能情況——我甚麼都不給你——給你一千塊已經是對你較好,因此不算是損害了你的利益。

那麼,似乎如何才算是損害,十分視乎用作比較的可能情況是甚麼。那當Pogge說西方富裕國家損害了貧窮國家的人民的利益時,他是用了哪一個可能情況與現行的情況比較呢?是個道德上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世界?是完全沒有國際交流的世界?還是十年前世界?這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但是,如果Pogge無法回答,他也無從說起西方富裕國家損害了貧窮國家的人民的利益。這些後續討論我都留待各好青年自己思考。

無論如何,我們──尤其是西方富裕國家的人民──都應該認真思考Pogge的理論,因為若然無法反駁他,我們其實都是個罪孽深重的人。

註︰

  1. 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的好青年可以參考倫理學家W. D. Ross在「what makes right acts right」一文中的分法: http://www.ditext.com/ross/right2.html
  2. 這個差異在某些例子的比較當中會更明顯,例如著名的trolley problem其實本意就是想勾劃出這個差異,在此不詳述。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