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Jobs.三】Steve:我認為Apple經得起時間考驗—iPhone X遺失了海盜精神

【Steve Jobs.三】Steve:我認為Apple經得起時間考驗—iPhone X遺失了海盜精神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iPhone X不久前正式推出,它重新引起不同人反思Apple公司的榮辱得失,作者透過iPhone十週年回顧系統,連結不同角度詮釋Steve與Apple的定位與智慧。

若批評iPhone X欠創新、價格昂貴,只說對了三成

Screen_Shot_2017-09-13_at_4_21_28_PM
Photo Credit: Apple Events

凌晨時分蘋果iPhone X登場,由於這版本庫克(Tim Cook)坦言是紀念Steve Jobs,尤其10年前他帶領團隊創造首部iPhone及創立公司的精神,所以當媒體蜂擁注視炒賣情報的時候,全球有相當多人關心「iPhone十周年X版」對Steve和蘋果公司的意義。

暫時所見,比較容易碰上批評iPhone X的聲音,當中不外乎兩大點:其一是欠缺震撼的創新感,其二是價格太貴;這些批評都有意無意根據Steve未離世之前的標準,不過真相是這些說法,大概只說對了三成。

始終,人是善忘的,如果我們仔細回顧Steve生前對蘋果的定位,將發現蘋果還留有不少重要的價值;而最準確的批評,既不是欠缺創新,也不「僅僅」是價格太貴,而是失去了海盜、革命家的叛逆激情,以做出偉大的產品為依歸。

當初Steve大罵「Android狗屎不如」,背後有深遠的科技思辯

Screen_Shot_2017-09-13_at_4_25_15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要尋找一個問題的答案,通常要從最鮮明的落點開始——究竟Steve最討厭甚麼?假如鎖定在智慧電話,他曾經大罵:「Android、Google Doc簡直就是狗屎不如」、「我想為整個使用者經驗負責。我們這麼做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製造偉大的產品,我們才不想製造Android那類的垃圾平台。」

前者的確是Steve一時的意氣說話,因為在2010年他發現Android Phone在軟體模仿了iPhone多點觸控技術及其他功能,甚至手機的外型觸感都近似,記起Google標榜那句「不為惡」的金句更令他噁心,憤恨地要摧毀Android這種大盜,就算花掉當時400億美金也在所不惜。

事實上,撇開Steve像藝術家一樣討厭自己作品被抄襲的情緒,回歸科技世界,Android只是在手機市場上,一再重演Windows PC長久以來跟蘋果的論戰:一個使用平台應走「開放爭鳴vs.封閉整合」的路線之爭。不管是Android或Windows大家都是仿效市場上一些出色產品的特徵,做好基礎之後,開放給不同公司與技術員開發軟體,再應用到不同電子產品之上。

Steve對產品各方面的整合、簡約與一致的偏執有狂熱追求,即使視抄襲作為一種競爭手段,但他更無法容忍一個平台,可以放手任由其他人造出幾種螢幕尺寸、百多種使用版本,這等同於令產品一團糟。這種強烈傾向由80年代他主導的Mac電腦跟後來的iPod,都從沒變過,Steve曾在2007年的科技節目解釋:

「(其實)蘋果把自己看成是一家軟體公司。」

最初,音樂播放電子產品,日本經已做得非常好,在行業內影響力非凡,但日本人就是無法做出令用家感覺極棒的軟體體驗,正是這個原因他才著手顛覆音樂播放這件事,為了成就夢想般的使用體驗,一旦執著了軟體,你便無法不連帶執著硬體。

Steve引述電腦科學家Alan Kay在70年代的一句名言:「熱愛軟體的人想製造他們自己的硬體。」(People that love software want to do their own hardware.)既然如此,儘管自視為一家軟體公司,最終軟硬體也必須處處講求高度一致的整合,每一部分都要經過調合和控制,不能各自為政(即使他坦言,未來有機會兩條腿均走出可行之路,但當時他不肯定,只知道封閉整合是最好的做法)。

Steve:我的職涯最突出的並非創新

Screen_Shot_2017-09-13_at_4_27_25_PM
Photo Credit: Franco Sanchez Youtube 截圖

這些歷年來的想法意味甚麼?Steve並非要求硬體設計必須是「前所未見的創新」,卻是要把藝術、人文與科學交織在一起,經過細膩又統一的整合之下,形成極佳的科技使用感受,請看他原本怎麼說:

「目前創新的人很多,我的職涯最突出的並非創新。蘋果能打動很多人的心,是因為我們的創新還有很深的人文淵源。

我認為,偉大的工程師和偉大的藝術家很類似。他們都有表達自己的深切欲望。其實,為第一代麥金塔打拚的精英中,有些也會寫詩或作曲。在1970年代,人們用電腦表達他們的創造力。像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這樣偉大的藝術家,本身也是科學家。米開朗基羅不只是會雕刻,也知道如何開採石材。

蘋果能做的,就是幫消費者整合。⋯⋯如果你對製造偉大的產品充滿熱情,你就會想整合,把你的硬體、軟體和內容變成一個整體。如果你想開闢新的疆土,你得自己來。如果你要使你的產品開放,和其他軟、硬體相容,就不得不放棄你的一些遠見或夢想。」(不是沒有創新,而是重點不只求「新」)

在Steve眼中,一間公司之所以衰落,歸根結底是「不重視產品品質(體驗)」,因為一般的公司都知道,令營利與股價上升的人,往往是銷售部門的人;正如當年IBM艾克斯也是聰明絕頂的銷售天才,可是他「對產品一無所知」。一旦公司只著眼營利和數字,追求的目標只會變成要暴富,不再花心血建立一間至少能撐30年或60年的公司;換言之,只有產品工程師和設計師,才真正是一間公司持續進步的人才。

比爾.蓋茲(Bill Gates)多年前的一次演說,便提及:「像Jonathan Ive和Steve這樣的人,卻一直用設計師的眼光看待萬物。我和史提夫(Steve)看待世界的方式完全不同。他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審美品位,能夠立即判斷某件物體是否達到了標準,究竟設計得如何。」

iPhone X變與不變:真正侮辱了Steve是哪方面?

Screen_Shot_2017-09-13_at_4_29_22_PM
Photo Credit: Apple.com

可見,公平點說,當下由庫克帶領的蘋果團隊,有幾個關鍵理念並沒有改變:

  1. 產品由內到外、軟硬體講究整合的一致性
  2. iPhone X的硬體外觀、意念並未有震撼創新,但在攝影藝術、Animoji細節極具人文心思
  3. Apple堅持封閉系統掌握操控性之餘,盡可能確保用家穩私不受侵犯(務求比其他公司更好)

這些都是蘋果公司在Steve死後,努力守住的陣線,同時,庫克至少接受近日訪問的時候,強調利潤不是公司的最高考慮,依然重視產品本身的素質(只要知道Steve當年如何跟股東角力,最終強硬辭去多少人,便明白庫克今日的處境並不樂觀,看來他設法平衡)。

不過,還有一件事庫克絕對難辭其咎,就是昂貴的iPhone X跟較便宜的iPhone 8、8 Plus並列,這絕不可能是Steve願見之事,這簡直就侮辱了向他致敬的說辭。在1984年蘋果電腦廣告,那位身穿白色背心的反叛女子,狠狠用一支大鐵槌擲破大屏幕,除了向全世界宣告他早期寄意蘋果「不同凡響」的精神,更是Steve提醒自己「莫忘初衷」,不能因為「功成名就之後,逐漸失去駭客精神」。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稱霸台灣,化身「助飛員」幫企業飛上雲端,打造現代化IT架構

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稱霸台灣,化身「助飛員」幫企業飛上雲端,打造現代化IT架構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遠傳2019年聯手博弘雲端科技,提供創新的數位雲端服務,擔起「助飛員」重任,解決疫情及數位浪潮下企業面臨的各式轉型問題,並致力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將數位轉型典範輸出國際。

21世紀的企業踏上數位浪潮,紛紛展開「上雲計畫」推動IT雲端化轉型工程。台灣第一家AWS MSP代管服務合作夥伴即為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以下稱博弘),擔起「助飛員」重任,為各產業客戶提供雲端搬遷、資安防禦、數據資料庫、視覺化圖表、開發工具等一站式雲端解決方案。

博弘年營收成長率達70%,於2019年加入遠傳,將雲端服務結合「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為遠傳大人物挹注雲端能量,亦為博弘掀開事業格局新頁。2020年博弘被美國CIO雜誌、國際調研機構ChannelE2E,評選為全球前25大雲端託管服務商。在專業技術與產業經驗上不斷精進的博弘,儼然已成為企業數位轉型不可缺少的雲端夥伴。

聯姻遠傳厚植兩大武力:擴大商業謀略、強化數據技術

博弘總經理何冠生(Shasta)笑談十年的創業「試錯」之旅,數位、遊戲、零售事業試過一輪,當AWS前來叩門談合作,創業經驗化成對客戶痛點的深度同理心,因而將服務不斷延伸,從雲端架構規劃、部署、監控到7×24代管,博弘集團不但取得各雲平台原廠的信任與合作,更與客戶養出共存共榮的夥伴關係。

博弘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一方面獲得充沛資源,同時拓展企業價值鏈,進化為全新企業體。何冠生指出,「我們汲取了遠傳深耕產業ICT的整合經驗與集團財務紀律管理,又保留雲端公司的敏捷及彈性,以『雲端為體,大人物為用』,拉高我們經營格局與服務完整度。」另一方面,企業數位轉型專家遠傳聯手博弘,可以豐沛雲端基礎建設等資源搭載各種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的技術,協助各領域的垂直場域,快速展開智慧創新應用。

配圖一_團隊合照
Photo Credit:遠傳
博弘加入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團隊不失既有的彈性與速度優勢,同時在經營格局擴大眼界,借助遠傳接觸更多元產業客戶。

除了拔尖商業戰略,博弘也沒有忽略技術本質的耕耘,今年更成立數據應用處,看準疫情迫使越來越多企業佈局現代化、雲端化IT之外,也開始講究數據驅動決策,才能在斷鏈、封城、停工等危機中速戰速決。何冠生表示,「我們此時擴大服務廣度,一部分也是洞察到『大人物』的市場機會」。

理解客戶思維鍛造上雲飛船,挖掘創新技術攻克每場戰役

何冠生解釋,「博弘先天具有致力解决客戶挑戰的DNA,提供面面俱到的服務;不斷挖掘新技術,加上團隊重視當責、不追求個人主義,也是我們在市場持續領先的關鍵!」不僅組織扁平、溝通透明,團隊總是面向同一目標進攻,就像同仁們經常一起登頂百岳、衝破馬拉松終線,練就遇到棘手挑戰,也無所畏懼的膽識。

經典成功戰役,就是協助台灣家樂福搬遷電商架構,助其提升70% 連網速度。何冠生表示,家樂福電商網站原設置於香港機房,但許多服務仍需連回法國,博弘集團協助搬遷至GCP台灣機房,進行架構的調整與優化,結合在地機房優勢,大幅提升消費者線上購物的使用體驗,更導入創新代管服務,提升維運管理效率與服務品質,創造三贏局面。

另受COVID-19影響,線上學習成為必要轉型的選項之一,博弘與遠傳更聯手協助公部門,改善傳統伺服器因學生上網爆量造成的不堪負荷。短短不到2個月時間,快速將大量數位教材從地端拋上雲端、客製化雲端架構,並因應人流離尖峰,自動調整機台負載效能,遠傳與博弘充分發揮綜效以雲端技術量能,幫助莘莘學子在三級警戒期,安全安心落實停校不停學。

配圖二_爬山照片
Photo Credit:博弘
博弘重視團隊合作精神,成員在工作之餘會一起攀爬百岳,從運動過程不僅鞏固向心力,更培養無懼客戶提出艱難任務的勇氣。

在地練兵樹立大人物典範,放眼海外目標亞太第一大

為了持續擴大博弘雲端託管服務的競爭優勢,何冠生說,我們將祭出差異化的殺手鐧。首先博弘把雲端託管技術加以商品化,未來一兩年將以SaaS(軟體即服務)模式,推出自主開發的訂閱商品,同時結合遠傳大人物的相關技術與平台,形成深度、廣度兼具的完整解決方案,再加上遠傳顧問團隊在數位轉型的豐富實踐經驗與科技力,可進一步瞄準更多產業客戶。

博弘除了拓展在地市場,也沒有忽略海外商機,何冠生提到,「這三年我們經營香港、東南亞據點大有斬獲,海外營收大幅成長,特別是在金融保險產業、政府公部門及大型企業,都是我們的客戶群。」這個好成績讓博弘繼續勇敢造夢,下一階段策略聚焦「立足台灣、放眼全球」,何冠生相信與遠傳攜手可以累積更多企業部署「大人物」的成功故事,絕對有助於把數位轉型典範輸出國際。

配圖三_大人物Pattern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洞察各業態需求,聚焦大數據(Big Data)、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三項技術,發展「遠傳大人物」,2019年聯手博弘雲端科技,持續提供創新的數位服務解決企業面臨的問題,致力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

免費諮詢雲端服務: https://fetnet.tw/c8Fq3h0K3Y
了解更多遠傳大人物: https://fetnet.tw/01Hj4n0K3Z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