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即是什麼文?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一個母語為廣東話的學童來說,粵教中學中國語文絕對高效而且之前一直行之有效。為何教育局偏要捨易取難?除了政治考慮,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女兒K3了,幼稚園派了小一入學申請表和政府印製的《小學概覽2017》給她。女兒在幼稚園畢業後至日本人小學開學為止有半年時間,那半年既可以入讀香港小學,也可報讀日本人幼稚園。今年也採取哥哥時的策略:如果派不到心儀的,就到日本人幼稚園讀半年再考日本人小學;如果派到心儀的,就入學讓她體驗小學生活。

「職業病」關係,我最關注的當然是教學語言。孩子在家裡已是雙語(粵語和日語)環境,學校也有一定時數的英文。女兒的語言發展已經比同齡孩子緩慢一點,如果在學校學習中文要用普通話,我擔心她會很混亂,就好像記一個漢字已有粵語發音、日文的音讀訓讀,再加上普通話發音應該會overload吧。所以,我首選粵教中的小學。

翻開《小學概覽2017》,教學語言一項,主要有兩種寫法:

(1)中文(英文科除外)

(2)中文(包括普通話)及英文

沒有任何前設下,大家認為那個是普教中、那個是粵教中呢?感覺(1)應該是粵教中、(2)是普教中吧?然而再細看內容和加上學校網頁介紹、學校簡介會的資料,似乎不論那個選項都是普教中。

舉例說,區內某天主教小學寫(1),我以為是粵教中,但聽他們的簡介會,只有小學一年級為適應而粵教中,小學二年級至六年級就全面普教中。另一個辦學團體在本區有兩間小學,兩間都是選項(1),不過一間是小一粵教中、小二至四為普教中、小五至六分途(一半粵教中、一半普教中);另一間則是傳統粵教中。填寫(2)的則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全面普教中,但(1)的也不一定是粵教中。

我實在看不懂當中有沒有一個統一的準則去讓小學選擇填寫(1)還是(2),於是致電教育局。第一位接聽電話的說:「我不夠權力去回答你。」於是把我轉接到另一位應該高級的職員,傳來一把悅耳溫柔、有點年紀的女聲。我禮貌交代了為何我希望尋找粵教中的小學,然後問:「《小學概覽》的教學語言其實有什麼準則?我怎樣才知道那學校是粵教中還是普教中?」

女職員向我解釋其實現在香港大部份小學都是普教中了,又有微調如何如何。我再問:「但既然已經用公帑印刷一本《小學概覽》出來,卻連基本資料如普教中還是粵教中,我都不得而知?」女職員重複她之前說過的,補充說:「我現在揭開你說的《小學概覽》來看,你說得對,真的沒有統一標準呢。謝謝你的建議,我會向部門反映。」其實小姐我打來不是希望投訴或反映意見,我真心想知道那一間是普教中那一間不。女職員說:「嗯,我想你要親自打電話向每一間小學問,因為每一間小學都不同。」我向女職員道謝然後掛掉電話。

我心裡冒起的疑問是:為什麼連「普教中」、「粵教中」、「部分班級普教中」、「部分班別普教中」都不能明言?香港政府多年來不是大力唱好普教中嗎?實際上普教中在多年力捧之下已經變成「精英班」的代名詞,為何不寫直接寫出來呢?然後我想起《基本法》,白紙黑字寫明香港法定語言為中文及英文,卻沒有定義「中文」為何。如果是無心之失都無可怨,如果是故意則無可恕:故意不定義,把97前的「中文」明明是廣東話,暗渡陳倉慢慢轉化為普通話。

《小學概覽》在最後幾頁的「項目闡釋」裡,第13項「教學語言」如此定義:「現時一般官立及資助小學,均採取母語(即中文)作為教學語言,亦有小部分學校採用英文為主要教學語言。」讀到這裡,更覺悲涼:法定語言「中文」已無聲無息轉化為普通話,大勢所趨也避無可避;可是連我個人、香港約百份之九十的人的母語都被劫持成「中文」aka普通話而非粵語,這何嘗不是推普廢粵的前奏呢?

回想我學習中國語文之路,小學時學生字、詞語、造句、寫短文;初中開始學習文言文,會自行到圖書館借有註釋的《左傳》來讀;高中開始讀中國文學,預科時除了一些很生僻的典故之外,我已經可以不依靠註釋地讀懂文言文。我不敢說我是一個中文很厲害的人,但最少我寫的連台灣讀者朋友都看得懂,也無礙我閱讀來自中國、台灣的中文。

對一個母語為廣東話的學童來說,粵教中學中國語文絕對高效而且之前一直行之有效。語常會委託教育大學(前教育學院)探討中小學推行普教中情况的終期報告也指出沒明顯證據證明普教中對中文學習有促進作用。為何教育局偏要捨易取難?除了政治考慮,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頭盔:我不反對學習普通話,但我希望普通話獨立成科,而不是混合在中國語文科甚至其他科目裡)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博客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May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