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夾縫求生的外交哲學: 評《老撾的地緣政治學——扈從還是避險?》

寮國夾縫求生的外交哲學: 評《老撾的地緣政治學——扈從還是避險?》
Photo Credit: Samnang Danou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寮國被一眾大國環繞,站在現實主義的角度看待國際關係,國家利益甚於意識形態,反而讓小國務實地選擇盟友,凡是以大局為重。寮國在這一前提下開展避險外交,即可實現最大化的國家利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南半島上有個「萬象之國」,其國民雖居於內陸且身處山地,卻因物產豐富而安居樂業、與世無爭。針對「萬象之國」的報導很少見於媒體,也很少有相關書籍介紹。我們大多從其擔任「2016年東協輪值主席國」中,初次認識這個神秘國度。

「萬象之國」這個美稱,源自1354年建立的「南掌王國」,「南掌」意即「百萬頭大象」。我們現在認知的寮國,就是以南掌為基礎、寮族為主體的大陸東南亞國家。

寮國位於中南半島中部,它北接中國雲南省、西鄰泰國和緬甸、東朝越南、南向柬埔寨,可謂被一眾大國環繞。據聞,近來寮國在南海議題上緊貼北方強鄰中國,讓身為南海利益方的台灣和馬來西亞,對這個東協國家的舉動困惑不已。

寮國當局究竟為什麼有如此盤算?而她是否如外界指稱地,會全面靠攏中國、疏離東協這個大家庭呢?對此,香港學者羅金義和秦偉燊有獨到的見解。

《老撾的地緣政治學——扈從還是避險?》從國際關係學中的地緣政治切入,探討寮國和周邊國家之間的互動,和她在不同時期所採取的外交政策。

國家如人類,彼此間需要交往。而國際社會就像人群一樣,有強者和弱者,有朋友,也有敵人。關於維繫國與國之間關係的方式,國關領域有「扈從」(bandwagoning)和「制衡」或平衡(balancing)兩說。

「扈從」指的是弱者服膺強者,「制衡」則是弱者聯合第三方平衡強者的勢力。寮國給外界的印象多是一面倒扈從中國,但寮國真是天生的中國附庸嗎?本書破除了這一類的刻板印象,論證寮國實際上掌握著自己的意志,遊走在強鄰間,謀取最大的國家利益。

寮國在中南半島這個「叢林社會」的求存之道——避險外交

避險(hedging)跟前兩個傳統國關理論不同,既非主張全盤倒向一強國,也不是純粹聯合第三方制衡強敵。它的核心理念為一國彈性地靠攏對己有利的國家,同時有意識地保持中立避免鮮明的敵我之分,為自己往後選擇新的依靠對象留後路。

本書第一章,就以緬甸和越南為例子,闡述擺盪於軍政府和民選政府的緬甸,怎樣在「老朋友」中國和「新朋友」美國之間來往,以及與中國關係亦敵亦友的越南,如何借外力應對強鄰。相較緬越兩國,寮國所處的尷尬地理位置和其有限的國家實力,迫使她在處理大國關係上步步為營,改採取的外交手段,更符合「避險理論」的意涵。

寮國在歷史上不斷與周邊的柬埔寨、泰國、緬甸、越南和中國互動,時而發生摩擦,時而和平相處。直到19世紀,西方勢力開始在中南半島競逐,寮國先後受到法國、日本、美國和蘇聯的統治,深深被它們影響。基於這個歷史背景,本書第二章分析了寮國如何尋覓「最少之惡」以維護其國家利益,以及中國如何成為寮國如今的合作夥伴。

自1975年越戰結束,寮國由人民革命黨建立新的社會主義政權。然而在社會主義陣營中寮國起初並不是靠攏中國,而是和蘇聯支持下的越南更為親近。關係不睦的中蘇兩國曾在中南半島分別資助赤柬和越共,因同屬原印度支那共產黨體系,寮國新政權傾向的是蘇聯和越南,而非中國。

寮蘇兩國保持長達十多年的密切關係,自恃「社會主義大家長」的蘇聯給予寮國大量的經濟援助,直到蘇維埃解體為止;寮國與越南之間的關係,則建立在民革黨和越共的歷史性友誼,其感情宛如兄弟般深厚。隨著中國的崛起與蘇聯的衰弱,蘇聯在寮國的影響力逐漸減弱,持實用主義的寮國領導層因此望向了中國,期望中國能填補蘇聯對寮國經援的空缺。

AEC 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world map.vector illustration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值得注意的是,鄰邦泰國雖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但對寮國經濟的影響力堪比中、蘇、越三國,其主要體現在外來投資和對外貿易上。在各國當中,中國似乎是「最少之惡」,因此成了寮國用以平衡越南和泰國勢力的新合作夥伴。

寮中關係的日趨緊密,使外界以為寮國已一面倒扈從中國,卻忽視了本書第三章所提的三個問題——寮國是否被迫與中國交往、兩國相交的獲利是否相差懸殊,以及寮國是否「只需討好中國」而可以枉顧自己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從目前的外交佈局看來,兩國互相依靠、互惠互利的關係大於一國仰賴另一國的關係。中國一來要借助寮國以求其在中南半島甚至整個東南亞的外交突破,二來要維護其邊疆穩定並保障能源安全,還要藉此整合南部各省與中南半島各國的區域經濟。這些也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部署的重點。

寮國則是借助中國分散外交風險,以此抗衡西方所要求的體制改革,同時獲得中國大舉投資當地的基礎建設。本書舉了數個例子以論證上述的兩國關係,例如寮中鐵路、昆曼公路、湄公河水電站等大型基建,以及邊境木材貿易和象牙走私活動。

雙方乃是各取所需,但鑒於地緣政治的因素寮國傾向採取分散風險的避險戰略,避免單單依賴中國。這反映在水電站興建工程的叫停和高鐵計劃屢次的延期——前者迫於處在湄公河下游的越、柬、泰三國之壓力,後者則因造價高昂曾經被擱置。

無法完全依附新盟友中國,還要跟老朋友保持關係

《老撾的地緣政治學——扈從還是避險?》第四章提供了三個面向以分析寮國避險戰略的對象:

第一個面向是平衡民革黨內部的兩股勢力——親越派和親中派。外界認為這兩派分屬舊派系與新派系,即親越派早期多跟越共往來,而新派系則走得更遠,同中國走得更近。反之,本書指稱新一代的政治人才多在越南受教育,黨內元老卻多出自常與中國往來的北部地區。這表示黨內的越中之爭不能簡單化為新舊之爭,其派系之爭倒是形成了帶有避險意味的內部平衡。

第二個面向是多元化外交,即結交新盟友。本書留意到美國正加強與寮國的關係,寮國也予以示好。寮國之於美國在「亞太再平衡」戰略和南海問題上日趨重要,寮國則可以借美國之力跟西方交往,同時和中國保持距離。

RTX2O9Z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第三個面向是維繫寮國與老盟友——越南和泰國的關係。儘管此二鄰邦不如前蘇聯、中國和美國強大,但她們在中南半島上卻是兩大區域強權。作為寮國的社會主義兄長,越南不單在對寮投資方面按經濟實力比趨近中國對寮投資的比重,還在黨、政、軍三方面緊扣寮國的政治。越南有權利協助寮國之安全事務,雙方亦締結了多座姐妹城市,這皆源於兩國領導層的頻密互訪,也就是本書一再強調的寮越緊密關係。

泰國如同越南,在經濟方面影響寮國頗深。本書亦指出了泰國對寮國少為人知的另一影響——文化。基於寮族和泰族的同一淵源,泰國的流行文化在寮國受到歡迎。寮國青年赴泰打工,不只是經濟因素使然,文化因素也催生這一現象。

從以上三個面向得知,寮國非但沒有一面倒,反而拓展新關係並鞏固舊關係。本書在篇末認為寮國最顧忌的是泰越兩國,因為她們的政治和經濟方面都密切相連,在電力、外貿、旅遊業、勞工等議題上有深刻影響。著者在赴寮的田野調查中獲知寮國政府與年輕人對泰國的看法有別,其常在官媒中報導泰國的負面社會情況。

在寮國紙媒中,作者還發現寮越雙方都支持以「國際法」解決南海問題。這明顯反映了中國的勢力仍未取代越南和泰國之於寮國的重要性。此外,本書提到寮國政府的一項調查顯示年輕人出外見識的首選非中國,而是美國和日本。中國的軟實力建設尚有不足,比起美日兩國可謂相形見絀。

另一方面,本書提及了一大要點——民革黨並不滿西方干涉其內政。這包括透過非政府組織扶貧,以及宣揚多元文化主義。由此可見,政府與民間對西方的態度不能等同視之。因此,寮國會否持續靠攏意識形態相近的中國而淡化與西方的關係?這是值得進一步探究的。

中國是否將成為新的意識形態輸出國,或專制國家的新盟友?寮國作為一黨專政的國家,其唯一執政黨民革黨與中共的意識形態近似。而中國之於寮國一如前蘇聯之於東歐般的社會主義保護傘,相較西方民主國家對其穩固政權更加可靠。中共此前對緬甸軍政府的支持,乃軍政府得以延續政權的一大助力,遑論赤柬、北韓和早前的北越。持平而論,西方亦曾支持東南亞的威權領導人。吳廷琰、馬可仕和蘇哈托等人都與西方維繫良好的關係。

若站在現實主義的角度看待國際關係,國家利益甚於意識形態,反而讓小國務實地選擇盟友,凡是以大局為重。寮國在這一前提下開展避險外交,即可實現最大化的國家利益了。

RTS16A3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因篇幅與選材的關係,本書缺少對島嶼東南亞之情況的論述。以15世紀的馬六甲王國為例,自蘇門答臘巨港王子、室利佛逝後裔拜里米蘇拉自立為馬六甲國王,其受到北方的阿瑜陀耶王國和南方的滿者伯夷王國之威脅。為求自保,馬六甲向明朝稱臣納貢,成了大明的保護國。

另一方面,在《馬來紀年》中馬來英雄漢都亞曾陪同馬六甲蘇丹造訪滿者伯夷,並在比武中擊敗爪哇的對手淡敏沙里(Taming Sari),榮獲滿者伯夷國王賞賜的寶劍。馬六甲王國擅於利用外交手段以謀取最大的國家利益,這也和現今寮國採取的避險外交互相呼應。

寮國的生存之道,能帶給亞洲中小型國家什麼啟示?

近來馬來西亞部分民眾對於中國資本的進駐議論紛紛,有者批評中資前來佔據土地,甚至以政府被迫「出賣主權」的字眼來形容這一種現象。但根據馬來西亞國家銀行前總裁潔蒂(Zeti Akhtar Aziz)的說法,中資目前僅佔馬來西亞外商投資總額的2%,新加坡、日本、荷蘭和美國,仍占了總數的一半以上。

參照寮國的避險戰略,馬來西亞其實也在實行多元化外交,中國是眾多盟友中的其一。這點同樣適用於印尼、泰國、菲律賓和越南的外交情況。

台灣的狀態也如寮國般,在強權夾縫中求存,但是否能夠像寮國對待中泰越三方一樣,對中日美三方採取更為主動的外交避險戰略呢?這是台灣讀者可以思考和關注的。


(註)《老撾的地緣政治學——扈從還是避險?》由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於2017年6月出版,羅金義與秦偉燊合著。

(註二)Laos在本書翻譯為老撾,此乃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叫法。本文一律採用台灣的叫法,即寮國。「老」與「寮」二字皆指佬族(Lao)。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彭成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