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性事、海豚的性事

人的性事、海豚的性事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撰寫此文的2017年,上半年荷蘭鹿特丹的藝術廳正舉辦梅波索普的攝影展,6月份也舉辦了一場裸體觀展的活動,所有欲走進展廳的觀眾都得赤身裸體。這個活動顯然有對藝術家致敬的意味,同時也是展現對性文化的開放態度,重溫當時的「前衛」姿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6年8月我來到荷蘭恩荷芬駐村,這項為期3個月的駐村計畫是台北市文化局與恩荷芬市政府共同策劃的,也是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相關活動之一。我在這次計畫中,主要目標還是《海豚性樂園》的作品計畫,除創作之外還需要與當地承辦人員、策展單位溝通,好讓作品在10月的荷蘭設計週(Dutch Design Week)【1】中發表。

《海豚性樂園》這個作品的靈感是來自於荷蘭的一則新聞

一位動保人士潛入荷蘭最大的海豚遊樂園(Dolphinarium),在裡頭拍攝到訓練員為海豚按摩生殖器的影片。

畫面流出後,外界質疑園方有性虐待動物的嫌疑,園方則回應,工作人員當時正採集海豚育種計畫所需的精子,同時也是幫缺乏異性陪伴的公海豚「紓壓」。我當時覺得這個議題很有趣,人幫助海豚按摩生殖器被認為可能違反動物意願;另一方面是否也暗示了,人類對於人與動物的「性」事其實非常禁忌?

美國作家布倫納(Malcolm Brenner)曾經在他的書中描述自己愛上一頭海豚,並且和他發生性行為的故事【2】。這個故事難以置信,不僅我們無法確認海豚是否也愛上了他,但也無法全然否認故事的真實性;這就像是海豚遊樂園的聲明一樣,幫海豚按摩生殖器是「紓壓」,但我們無法斷定海豚真正的想法。這事件挑戰了動保團體對「人獸交」的態度,對保護團體來說,這是一次「性虐待」,國家法律也明文禁止人獸間的性活動。

我決定從反面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海豚因按摩得到歡愉,那我們有沒有可能提供牠們性服務呢?」這個問題是《海豚性樂園》的核心概念,在投入相關新聞、資料研究,並且與海豚研究者們諮詢、討論之後,設計出專門提供海豚性服務的遊樂園計畫【3】。

就在計畫即將完成之際,駐村計畫荷蘭承辦人Desiree再一次會議中,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我們看過了你的計畫之後,必須誠實地告訴你,你這個計畫很有可能無法在荷蘭設計週展出。主要是因為涉及了情色主題。荷蘭設計週拿了荷蘭政府的補助,是希望所有年齡的人都可以觀賞,因此無法貼上年齡分級的標誌。」

我想大部分人聽到這些話,都會跟我一樣訝異吧!畢竟這裡可是「荷蘭」,一個全世界最早合法化同性婚姻、紅燈區聞名國際,而且部分娛樂用藥合法的國家。這樣標榜對性文化自由開放的國度,竟然對藝術作品中涉及的「情色」文化加以審查,甚至禁止。我一面抱持著疑惑,一面與承辦人員溝通,我的計劃書寄給荷蘭設計週策展單位,經過一連串的審核,最終仍然順利展出。但是我的疑惑仍然沒有得到解答,我們對性的態度差異究竟在哪?荷蘭真的不如預期中的開放嗎?

海豚性樂園 荷蘭設計週
Photo Credit:顧廣毅提供
藝術家顧廣毅的新作品《海豚性樂園》,在恩荷芬,荷蘭設計週的展示現場。

在設計週期間,除了參觀其他展覽之外,也趁機去了一趟恩荷芬的MU藝術空間,這個空間是當地具指標性的藝術中心,他們也在設計週黨期間安排了一個以「性」為主題的藝術、設計大展:「For Play, Shaping Sexuality」。展覽內展示了各式各樣與性相關的設計與藝術計畫,例如藝術家西爾瓦(Glenn da Silva)的作品《Love Assist》(2016),他為銀髮族設計性愛用的輔具,以解決老年人因為肌肉力量不足,無法順利完成性行為,或是無法達成某些姿勢。荷蘭對「性」還是挺開放的吧,這種展覽在台灣相當少見,既然這樣我的作品為什麼會碰上審查的阻礙呢?

可能的答案是,我們對西方世界(或特指荷蘭)有個刻板印象,我們期待荷蘭每一個人對「性」都保有開放態度,事實並非如此。即使是同一個國家,擁有同樣的文化背景,每個人仍然具備個人的生命經驗與獨立思考;同樣的,荷蘭的官方/非官方單位、組織,或是不同領域的機構,對於同一個議題仍有不同態度。荷蘭設計週的承辦人員也是一般,他或許就是在對「性」相對保守的環境中工作;相對的,他一開始對我解釋可能需要面對的審查問題,也是一種「開放」態度。

這次經驗讓我重新檢視了過去的旅行經驗,我們對異國文化有著各種刻板印象,事實上實際體驗、接觸才是最為真實吧。

結束荷蘭的駐村,11月份我得到英國倫敦科學藝廊(Science Gallery London)的邀請,前往倫敦參與他們新一季的活動「Mouthy: Into the Orifice」。這個活動是展示各種與口腔相關的藝術與科學(Art & Science)作品,我受邀的作品是2015年獲得台北數位藝術獎的《陰莖口交改造計畫》。這件作品討論牙醫學科技與組織工程等生物技術,進行口腔改造,藉由身體改造增進同志族群在口交性行為中的感官愉悅,並且對科技、社會、倫理層面的提出質問。倫敦科學藝廊並邀請我在倫敦國王學院的牙科實驗室舉辦「牙醫與性」的工作坊,除了介紹我的作品,牙科器械,並且親手設計一個穿戴式口腔(性)玩具。

這場活動受到當地《Dazed》雜誌報導,雜誌編輯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倫敦科學藝廊正舉辦一個免費的口交工作坊」(Science Gallery London is hosting a free blow job workshop)」吸引了英國當地民眾的高度關注。因為《Dazed》的報導,這場工作訪吸引了非常多記者,領域眾多舉凡《New Scientist》、《VICE》等等,各種報導、評論也流遍各地,在《Daily Mail》、《New York Post》都能見到作品的蹤跡,甚至變成「農場文」在網路角落流竄。

雖然這個結果出乎意料之外,但觀察社會大眾對這些新聞的評價,真是有趣極了。利用一件作品創造一個辯論環境,迫使人們重新思考新興科技在道德層面的爭議,的確是這件作品的目的之一,在臉書、推特上收到對此計畫的褒美或攻奸,自然也就成為作品的一部分。

IMG_0453
Photo Credit:顧廣毅提供
《陰莖口交改造計畫》在倫敦國王學院的工作坊,作者(戴帽子者)正在指導參與者製作牙齒模型。

實際上,我除了發表之前的計畫外,透過倫敦科學藝廊的介紹,我與國王學院牙醫系的學生進行了延展計畫的研究,試圖將《陰莖口交改造計畫》發展到不同的性別其性傾向群體中。例如,設計提昇女性陰道愉悅感的口交性玩具,並且考慮避免性疾病的傳播問題。這些新計劃也受到媒體關注,其中最有趣的莫過於英國口腔衛生基金會(British Oral Health Foundation)的「正面」回應。他們認為,這個計畫可以提昇大眾對於口交性行為造成性傳染病的關注(譬如人類乳突病毒導致口腔癌)。這些來自科學界的正面評價很有趣,這也暗示了藝術與科學計畫使「科學、科技」不再只是藝術家的工具,反而能夠碰觸科學領域無法觸擊的區域,提出一個與「藝術」、「科學」不同的觀點。

倫敦的參展過程相較荷蘭順利的多,相同的,這件作品的情色文化仍然吸引了保守群體的注意。展覽過程中,國王學院的公關部門特別前往我的展區詢問作品細節,展場也被要求加上標誌(提醒觀眾作品與「性」有關),整體而言算不上太大的阻礙。直到英國口腔衛生基金會的報導出爐後,我也明確地感覺到科學藝廊的工作人員們大大鬆了一口氣,在媒體的關注下,主辦單位也是繃緊著神經嘛。

不論是荷蘭還是英國的經驗,這些國家的媒體,似乎都有一個專門討論「性」文化的區域,一般民眾也能自然地面對性問題。回想台灣的經驗,能夠討論「性文化」的媒體相對少的多,媒體是社會的表徵媒介,如果要談台灣對性文化的態度,或許我可以從這件作品談起。

《陰莖口交改造計畫》在2015年拿下台北數位藝術獎時就在台灣展出過,也參與了世界設計之都補助的生物公寓展覽。這個作品能夠得到政府單位補助支持,似乎意味著官方、學界對這類型的作品是有一定的開放程度。發表作品的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插曲,據朋友對我說,台北市議員何志偉在政論節目中批評台北世界設計之都辦的不好,其中一個理由就是台北市府竟然補助我這個「情色文化」的作品,他認為其他國家絕對不會這麼做。就在他透過電視媒體大鳴大放地指責之後,我的作品就受到倫敦的邀請,也如前述在歐洲得到許多正面評價。

「性」不就是我們日常生活、再自然不過的一部分嘛?管他是媒體或是政治引起的紛擾,這些將「性」視為隱晦不可說的負面論調,都背離了這件作品的本質,若是真誠地觀察、思考生活中的各種慾望,大多事情都不是這麼複雜、恐怖。

牽涉情色文化的藝術作品造成的爭議並非我獨有,甚至也不是什麼新鮮事,1980年代美國攝影家梅波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因為拍攝了SM以及男同志身體相關作品,也曾激起激烈的紛爭。他的照片裡,大膽地詮釋了慾望,同時也呈現了嶄新的視覺體驗和藝術價值,也因為露骨、激烈的性愛場景遭來非議,展覽甚至被告上法院,需要有專家在審判中解釋「藝術的意義」呢【4】。

梅波索普-01
Photo Credit:左Kunsthal Rotterdam、右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攝影師梅波索普的攝影作品以名人、裸體和花卉為主,他在60年代末一系列的BDSM和同志身體的攝影,在當時造成嘩然。他的肖像照記錄了許多名人,例如安迪沃荷、派蒂史密斯等。圖左為在鹿特丹藝術廳展出的梅波索普肖像照。

藝術有對錯嗎?藝術中表現的慾望,「錯誤」指得又是什麼呢?80年代以來,直指「性」的作品多如牛毛,然而「性」仍然有需要挑戰的部分,即使世界快速變遷,資訊、知識流動愈發迅速,保守封閉且單一的價值觀仍然深植人心,未來50年會變成什麼樣子還很難有定論。

我在撰寫此文的2017年,上半年荷蘭鹿特丹的藝術廳正舉辦梅波索普的攝影展,6月份也舉辦了一場裸體觀展的活動,所有欲走進展廳的觀眾都得赤身裸體。這個活動顯然有對藝術家致敬的意味,同時也是展現對性文化的開放態度,重溫當時的「前衛」姿態。我抽空參觀了這檔展覽,展場中沒有任何警告標誌、也沒有年齡限制,我在假日走進美術館,館內一個個家庭前來參觀,還在讀小學的荷蘭學童穿梭在梅波索普大膽的BDSM作品之間,沒有誰感到不自在,家長也愜意地和孩子討論這些作品。

這個親子共賞性愛藝術作品的場面,使我激動不已,震撼程度遠高於裸體觀展。荷蘭人的家庭毫無畏懼地帶領孩子探索世界的各種面貌,這種面對「性」的自然視野,以及對不同文化的尊重與包容,翻找相異文化的優點,這是我在荷蘭感受過最美好的事物之一了。

【1】荷蘭設計週是一個國際性的設計展覽,每年10月在恩荷芬舉辦。一週期間整個城市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不同主題的設計與藝術的展覽,全歐洲關注設計議題的人幾乎都會來朝聖,展覽中可以看到世界上關於設計的新趨勢。
【2】Brenner, M. (2011). Wet Goddess: Recollections of a Dolphin Lover, Los Gatos: Smashwords.
【3】這個遊樂園類似一架航空母艦,可以在海上漂移,讓海豚自由進出;裡面有四個區域分別是:1.提供海豚自慰輔助的「​性玩具遊樂區」、2. 因為海豚會藉由戳刺河豚,獲取釋放出來的毒素來自嗨,因此設置了「河豚娛樂藥物區」、3. ​「人類 - 海豚互動區」類似海生館的觸摸池,人類可以觸碰、按摩海豚的生殖器,提供兩者都愉悅的雙贏體驗 、4. 在遊樂結束後,提供海豚性病檢疫服務的「海豚性傳染病醫療中心」。而人類也可以參加賞海豚的行程,搭船到樂園觀賞海豚在玩樂的情形。
【4】Arthur Danto, Playing with the Edge: the Photographic Achievement of Robert Mapplethorpe,(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6)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顧廣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