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性事、海豚的性事

人的性事、海豚的性事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撰寫此文的2017年,上半年荷蘭鹿特丹的藝術廳正舉辦梅波索普的攝影展,6月份也舉辦了一場裸體觀展的活動,所有欲走進展廳的觀眾都得赤身裸體。這個活動顯然有對藝術家致敬的意味,同時也是展現對性文化的開放態度,重溫當時的「前衛」姿態。

2016年8月我來到荷蘭恩荷芬駐村,這項為期3個月的駐村計畫是台北市文化局與恩荷芬市政府共同策劃的,也是台北世界設計之都相關活動之一。我在這次計畫中,主要目標還是《海豚性樂園》的作品計畫,除創作之外還需要與當地承辦人員、策展單位溝通,好讓作品在10月的荷蘭設計週(Dutch Design Week)【1】中發表。

《海豚性樂園》這個作品的靈感是來自於荷蘭的一則新聞

一位動保人士潛入荷蘭最大的海豚遊樂園(Dolphinarium),在裡頭拍攝到訓練員為海豚按摩生殖器的影片。

畫面流出後,外界質疑園方有性虐待動物的嫌疑,園方則回應,工作人員當時正採集海豚育種計畫所需的精子,同時也是幫缺乏異性陪伴的公海豚「紓壓」。我當時覺得這個議題很有趣,人幫助海豚按摩生殖器被認為可能違反動物意願;另一方面是否也暗示了,人類對於人與動物的「性」事其實非常禁忌?

美國作家布倫納(Malcolm Brenner)曾經在他的書中描述自己愛上一頭海豚,並且和他發生性行為的故事【2】。這個故事難以置信,不僅我們無法確認海豚是否也愛上了他,但也無法全然否認故事的真實性;這就像是海豚遊樂園的聲明一樣,幫海豚按摩生殖器是「紓壓」,但我們無法斷定海豚真正的想法。這事件挑戰了動保團體對「人獸交」的態度,對保護團體來說,這是一次「性虐待」,國家法律也明文禁止人獸間的性活動。

我決定從反面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海豚因按摩得到歡愉,那我們有沒有可能提供牠們性服務呢?」這個問題是《海豚性樂園》的核心概念,在投入相關新聞、資料研究,並且與海豚研究者們諮詢、討論之後,設計出專門提供海豚性服務的遊樂園計畫【3】。

就在計畫即將完成之際,駐村計畫荷蘭承辦人Desiree再一次會議中,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我們看過了你的計畫之後,必須誠實地告訴你,你這個計畫很有可能無法在荷蘭設計週展出。主要是因為涉及了情色主題。荷蘭設計週拿了荷蘭政府的補助,是希望所有年齡的人都可以觀賞,因此無法貼上年齡分級的標誌。」

我想大部分人聽到這些話,都會跟我一樣訝異吧!畢竟這裡可是「荷蘭」,一個全世界最早合法化同性婚姻、紅燈區聞名國際,而且部分娛樂用藥合法的國家。這樣標榜對性文化自由開放的國度,竟然對藝術作品中涉及的「情色」文化加以審查,甚至禁止。我一面抱持著疑惑,一面與承辦人員溝通,我的計劃書寄給荷蘭設計週策展單位,經過一連串的審核,最終仍然順利展出。但是我的疑惑仍然沒有得到解答,我們對性的態度差異究竟在哪?荷蘭真的不如預期中的開放嗎?

海豚性樂園 荷蘭設計週
Photo Credit:顧廣毅提供
藝術家顧廣毅的新作品《海豚性樂園》,在恩荷芬,荷蘭設計週的展示現場。

在設計週期間,除了參觀其他展覽之外,也趁機去了一趟恩荷芬的MU藝術空間,這個空間是當地具指標性的藝術中心,他們也在設計週黨期間安排了一個以「性」為主題的藝術、設計大展:「For Play, Shaping Sexuality」。展覽內展示了各式各樣與性相關的設計與藝術計畫,例如藝術家西爾瓦(Glenn da Silva)的作品《Love Assist》(2016),他為銀髮族設計性愛用的輔具,以解決老年人因為肌肉力量不足,無法順利完成性行為,或是無法達成某些姿勢。荷蘭對「性」還是挺開放的吧,這種展覽在台灣相當少見,既然這樣我的作品為什麼會碰上審查的阻礙呢?

可能的答案是,我們對西方世界(或特指荷蘭)有個刻板印象,我們期待荷蘭每一個人對「性」都保有開放態度,事實並非如此。即使是同一個國家,擁有同樣的文化背景,每個人仍然具備個人的生命經驗與獨立思考;同樣的,荷蘭的官方/非官方單位、組織,或是不同領域的機構,對於同一個議題仍有不同態度。荷蘭設計週的承辦人員也是一般,他或許就是在對「性」相對保守的環境中工作;相對的,他一開始對我解釋可能需要面對的審查問題,也是一種「開放」態度。

這次經驗讓我重新檢視了過去的旅行經驗,我們對異國文化有著各種刻板印象,事實上實際體驗、接觸才是最為真實吧。

結束荷蘭的駐村,11月份我得到英國倫敦科學藝廊(Science Gallery London)的邀請,前往倫敦參與他們新一季的活動「Mouthy: Into the Orifice」。這個活動是展示各種與口腔相關的藝術與科學(Art & Science)作品,我受邀的作品是2015年獲得台北數位藝術獎的《陰莖口交改造計畫》。這件作品討論牙醫學科技與組織工程等生物技術,進行口腔改造,藉由身體改造增進同志族群在口交性行為中的感官愉悅,並且對科技、社會、倫理層面的提出質問。倫敦科學藝廊並邀請我在倫敦國王學院的牙科實驗室舉辦「牙醫與性」的工作坊,除了介紹我的作品,牙科器械,並且親手設計一個穿戴式口腔(性)玩具。

這場活動受到當地《Dazed》雜誌報導,雜誌編輯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倫敦科學藝廊正舉辦一個免費的口交工作坊」(Science Gallery London is hosting a free blow job workshop)」吸引了英國當地民眾的高度關注。因為《Dazed》的報導,這場工作訪吸引了非常多記者,領域眾多舉凡《New Scientist》、《VICE》等等,各種報導、評論也流遍各地,在《Daily Mail》、《New York Post》都能見到作品的蹤跡,甚至變成「農場文」在網路角落流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