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悲歌:吃的是白人,西非的熱帶雨林卻消失了

巧克力悲歌:吃的是白人,西非的熱帶雨林卻消失了
Photo Credit: Mighty Eart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40%可可豆來自西非象牙海岸、加納,當地為了種植可可樹,非法燒毀大片熱帶雨林,就連國家公園的樹林都不能幸免,執法人員視若無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巧克力產業是一門以億萬元計的大生意,全球每年平均吃掉300萬噸巧克力或可可豆相關製品,2015年,這產業估值達1000億美元,每年的市場需求增幅介乎2~5%。如此龐大產業帶來的影響亦相當重大。

但是,英國《衛報》的調查報導指出,這門生意卻令西非象牙海岸一帶80%熱帶雨林受到嚴重破壞。

製造巧克力的原材料是可可豆,全球有40%可可豆來自西非象牙海岸、迦納,當地為了種植可可樹,非法燒毀大片熱帶雨林,就連國家公園的樹林都不能幸免,執法人員視若無睹。

多個著名巧克力品牌都有採用來自象牙海岸的可可豆。報導形容這些是「污穢的可可豆」(dirty cocoa),生產商會把來自合法種植場的可可豆混合「污穢可可豆」製造巧克力。

《衛報》指,常見的品牌如Mars、Ferrero Rocher(金莎巧克力)和Milka都可能含有「污穢可可豆」,向生產商(包括Mars、Mondelez和雀巢)及交易商Cargill和Barry Callebaut查詢時,他們並沒有否認非法種植的可可豆已流入生產線,但強調正努力修正問題,盡量剔除非法種植可可豆。

法新社報導,Mighty Earth在調查報告中寫道:「在好幾座國家公園及其他保護區內,90%甚至更多的大片土地都改種可可。象牙海岸(Ivory Coast)只剩不到4%的土地是濃密森林地帶。」

「巧克力公司採用自由放任(laissez-faire)的方式取得原料,也造成迦納共和國(Ghana)森林砍伐大規模擴散。」

Mighty Earth說:「根據我們分析,在2001-2014年間,已有11萬7900公頃保護區域被清空。」

同一時期,另個西非洲主要可可生產國迦納也失去7000平方公里的森林,相當於全國森林覆蓋的10%。報告將約1/4的消失林地,歸咎於巧克力產業。

Mighty Earth表示,失去棲息地對保育類動物是一大災難,例如黑猩猩、豹、侏儒河馬(Pygmy Hippopotamus)和大象。當動物被迫進入較小區域,就更容易被盜獵者追蹤及捕殺。

象牙海岸是全世界最大的可可生產國,產量占全球40%。根據報告,當地森林濫伐已造成黑猩猩被逼入少數小塊孤立區域,並使得大象數量從數十萬頭縮減到200-400頭。

吃巧克力的都是白人

根據環保組織Mighty Earth的估計,如果大家繼續不正視非法種植可可樹的問題,在全球對巧克力需求殷切的前題下,到2030年,即13年後,該區的熱帶雨林將全面消失。最諷刺的是,當地人民卻窮得連一塊Mars巧克力條也買不起。面對《衛報》記者的採訪,非法種植場的農夫非常害怕,大都躲起來,其中一位農夫對記者說:「吃巧克力的都是白人啊,不是我們。」

Mighty Earth的報告指出,這些年來,巧克力產業雖然不斷增長,但不代表農民的生活有改善。在1980年代,農民的分享到的利潤佔比有16%(按每售出一條巧克力的利潤計算),到今日,他們只分到6.6%。豐厚的利潤大部分流向零售商(44.2%),其次是製造商(35.2%)。

目前,象牙海岸的可可樹農夫平均每天收入是50美分(1美元等於100美分),迦納那邊的農夫每天賺到84美分。這兩個地區所有可可樹農夫都活在貧窮線以下。西非的可可樹種植場僱用童工採可可豆不是新鮮事,估計現在仍有210萬西非孩子投身可可種植業。

面對《衛報》的查詢,雀巢公司回應指「反對砍伐熱帶雨林,公司認為這是一項重大的環保挑戰。」又強調,在2010年,公司沒有一件產品的生產原料是同砍伐樹林有關。

美國好時公司(Hershey)表示,有信心在2020年做到,所有可可豆都是來自可持續發展種植場,「我們非常重視森林砍伐問題。」

Mars巧克力可持續發展部負責人Barry Parkin表示,公司承諾會盡力尋求方法解決可可豆供應鏈的問題,並會同業界合作,希望能帶來改變。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