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米,不要子彈」的呼喊:菲律賓以農立國,但農夫卻困不得溫飽上街要米

「要米,不要子彈」的呼喊:菲律賓以農立國,但農夫卻困不得溫飽上街要米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菲律賓大選以前,國內爆發大規模的農民運動,6000位農夫要求糧食配給,最終卻以血腥鎮壓收場。菲律賓的農夫為何走投無路,連自己都餵不飽?本文將帶你來看,這個人口破億、經濟起飛的東協國家,3千3百萬農民的生存困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ndy Chang

受強烈乾旱的影響,菲律賓農民的損失在今年超過53億披索。圖為2015年5月,馬尼拉南部的Cavite省份,居民走過乾涸的農地。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受到強烈聖嬰現象的影響,東南亞地區經歷了20年來最嚴重旱災,菲律賓有 30萬公頃的土地受到影響,且多數分布在南部的民答那峨島上。而稻米的產量減少,農夫的生計便受影響,面臨缺糧危機,在基達帕萬市(Kidapawan),由於政府遲遲沒發下糧食補給,甚至發生大規模農民運動,導致基達帕萬屠殺事件(Kidapawan massacre)。

3月29日, 在民答那峨島北哥塔巴托省(North Cotabato)基達帕萬市(Kidapawan),有500位農民聚集在國家糧食局前,抗議省長未發下先前承諾的1萬5千袋稻米。4天之內,6千名示威者佔據基達帕萬的高速公路, 抗議最終演變成流血衝突,群眾被警察以水砲車和M16步槍等暴力手段驅趕,造成3人死亡,200以上人受傷及失蹤。事發之後,群眾部分逃至附近的教堂尋求庇護,警方卻仍繼續包圍,並逮捕了數十位示威人士。

政府處理不當,加上警方的暴力鎮壓,使該事件受媒體大幅報導,並引發各界撻伐。世界各地的人權團體紛紛採取行動,將4月8號定為糧食正義全球行動日(Global Action Day for Foods Justice)。當日,台灣時間下午2點,在台北市的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前,聚集了30多位菲籍移工及人權團體代表,以「Bigas Hindi Bala」、「要米,不要子彈 」作為口號,聲援在此事件中被傷害的農民及其他仍在受苦的旱災災民。

在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前方,移工將蠟燭排成稻米的形狀,以慰念在事件中犧牲,以及其他受災的同鄉。Photo Credit : Wendy Chang
「很多菲律賓人的家人與長輩都有務農的經驗,於是此事會造成他們極大的痛苦。」台菲友好協會成員汪英達在聲明中指出,菲律賓政府應發放足夠的糧食和經濟補助,而警方應停止對於農民、公民團體及記者的騷擾。 Photo Credit :Wendy Chang
台灣農村陣線理事長,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正好訪台,與總統馬英九及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會面,然而卻隻字不提此次菲國的重大事件。他盼請台灣政府要勇敢站出來,以民主人權國家的角色,譴責菲律賓政府違反國際人權公約。Photo Credit :Wendy Changs

《製糖季節》-不得翻身的農奴

農民啊,貧窮的奴隸

沒有糧食,還要犧牲自己的生命嗎

乾涸的土地要如何耕作

枯萎的作物要如何收成

當你吶喊著痛苦,卻被迫親吻土地

當你祈求著尊嚴,迎來的卻是子彈

Bigas (米,農民之歌)

菲律賓是亞洲民主發展的先鋒,然而封建制度的色彩,卻仍保留在現今社會中。2004年,一起相似於基達帕萬農民運動的事件,發生在北呂宋地區的路易西塔大莊園(Hacienda Luisita)。

16世紀時,西班牙殖民者帶入中古歐洲的封建制度,統治者將土地分配給地方仕紳,並授予政治權力,地方仕紳可向人民徵稅、收取糧食,同時維護地方治安,封建制度結合莊園經濟,產生一批握有大權的地主階級。而透過不斷併吞小地主,大地主的勢力逐漸鞏固,在西班牙統治期間,全國財富集中在200個地主家族手中,形成巨大的貧富鴻溝。

莊園制度在西班牙如今已沒落,卻仍存於今日的菲律賓。紀錄片《製糖季節》的主角,就是路易西塔莊園的5,600位蔗工及農民。他們如同封建社會的農奴,在莊園出生,並一輩子為地主家族工作,身分世代相襲。由於糖業衰退,地主減少工時,他們一週只有一天的工作天,一週收入不到1美元。

最為人詬病的是,菲律賓前總統柯拉蓉‧艾奎諾(Corazon Aquino)持有路易西塔大莊園的1/12土地,她所屬的許寰哥(Cojuangco)家族原先透過貸款,買下占地6000公頃以上的農地,並發展製糖工業,後來因無力還債,許寰哥家族承諾在10年內將土地分給農民,最終卻一再毀約。2004年11月16日,莊園爆發長期罷工,7位農民在當中犧牲。

柯拉蓉曾有意推動土地改革,並縮小貧富差距,然而執行效果有限,且在她任內,仍有不少國會議員出自地主階級。2009年,柯拉蓉過世,她的獨子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Ⅲ)在競選總統期間,曾經承諾要將莊園的土地交還給農民,然而從艾奎諾三世於2010年上任至今,路易西塔莊園大多數的土地仍是許寰哥家族的財產。

(《製糖季節》紀錄片)

圖片攝於2014年於馬尼拉總統府附近的抗議遊行,路易西塔莊園的屠殺事件已過10年,農夫的權益仍未受平反。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農民為何要米?

菲律賓是東協創始國之一,近年來經濟成長飛快,艾奎諾三世於上任後,GDP年成長率更一度超越中國,在2013年達到7.8%,創造了亞洲的經濟奇蹟。然而,經濟成長的成果並非全部人享有,該國有1/4人口仍活在貧窮線以下,是東南亞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個國家。在所有行業之中,農夫是最窮困的一群,一個農夫平均一天只有1.47美元的收入,與泰國的農夫相差2.5倍。

菲律賓以農立國,還是2010年全球第一大稻米進口國家,總共進口245噸稻米,但農夫貧困而不得溫飽,是基達帕萬事件的發生背景,而農夫之所以上街要米,也揭示該國迫切需要解決的糧食問題。

糧食不足,牽涉到土地過度集中的現象,1980年代,80%的土地由1%的地主階級所掌握,多數農夫沒有自己的土地,只能向地主承租農田,或為地主工作,淪為小農或季節工。殖民者為土地分配不均種下根源,數代以來,地主階級與政商關係結合,難以被撼動,為了獲得經濟利益,地主將農田改種其他作物,並大量銷往國外,加劇了糧食不足的問題。

在環境方面,糧食危機不僅受乾旱影響,菲律賓每年平均還有19個颱風或熱帶氣旋,而一旦遭受風災,脆弱的農田便會被破壞,使農民種不出稻米,且使沒有土地的小農流離失所。這個人口破億的國家,現今仍有半數居住在鄉村,有超過3千3百萬的農業人口,但糧食危機及貧富不均,將持續是國內社會問題的隱憂。

圖攝於2015年,工人看管來自越南的貨櫃船。因應國內的糧食危機,菲律賓政府於該年6月從越南進口15萬噸稻米。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菲律賓是最容易受熱帶氣旋侵擾的國家,一旦發生災害,農民的心血便被摧毀。圖片攝於2015年巨爵颱風過後,農夫在洪水氾濫的稻田之中嘗試移除蓮葉。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相關連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