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麗的「訪美之行」背後——大馬首相納吉會見川普引發的各種臆測

亮麗的「訪美之行」背後——大馬首相納吉會見川普引發的各種臆測
Photo Credit:Reuters Pictur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月11至13日,馬來西亞首相納吉應邀到美國會見總統川普,納吉此趟訪美之行正好落在大馬選舉前的敏感時刻,引發外界關注和爭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周慧儀

本月11至13日,馬來西亞首相納吉應邀到美國會見總統川普,納吉此趟訪美之行正好落在大馬選舉前的敏感時刻,引發外界關注和爭議。

今年7月為馬來西亞和美國建交60週年紀念,納吉稱此行符合時宜,兩國在過去60年來發展也變得愈加緊密。《當今大馬》報導,大馬和美國的關係在2014年已經提升至「全面合作夥伴關係」,涉及領域涵蓋經貿、教育、防衛和安全、科學和科技。因此,納吉表示此趟與川普的會面代表著馬來西亞已被認可為不能忽視的全球角色。

《海峽時報》報導,納吉和川普此次會面就區域安全和合作上展開討論,包括伊拉克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和敘利亞的ISIS恐怖份子,以及朝鮮問題。據《星洲日報》,納吉也就緬甸境內的羅興亞問題表示關心,並指出若非大馬向川普提及此事,美國或許不會立馬展開行動。納吉表示「在這之前,若沒有大馬的努力,我不認為(美國)會發表聲明。我(向川普)提及這個(議題),這是我之前對大馬人的承諾。」

在兩人接近6分鐘的會面中,納吉此行宣佈三項「加強美國經濟」的經濟獻議,分別是:

一、馬航(MAS)在未來5年內購買總值100億美元(約新台幣3000億)的波音飛機,同時也會試著說服亞航(Air Asia)購買通用電氣的飛機引擎。
二、除了現有在美的70億美元(約新台幣2100億)投資,馬來西亞公積金局(Employee Provident Fund)將再增加30至40億美元以支持美國的基礎再建設。
三、除了現有的4億美元投資,馬來西亞國庫控股(Khazanah)也將增加對美國高科技公司的投資。

納吉訪美之行的爭議

儘管納吉對此行表現自信,然而外界仍揣測此趟訪美之行的動機,包括外媒對於此行的目的表示懷疑:

一、據《中國報》,納吉和川普此次見面的交流重點在於降低兩國之間的貿易赤字。

今年3月,川普公布了一份「貿易欺詐」(Trade Fraud)的名單,指出這一些國家是導致美國高達500億美元(約新台幣1.57兆)貿易逆差的「元兇」,大馬也名列於名單上。而要降低貿易逆差最快的方式便是購買美國軍火。對此,公正黨峇央巴魯(Bayan Baru)國會議員沈志勤指出美國可能想要馬來西亞購買一些即不需要也過於昂貴的武器。

二、若納吉希望藉此趟訪美之行撇清一馬公司舞弊案(1MDB),那或許就誤踩地雷區了。

前美國駐馬大使馬洛特(John Malott)在納吉尚未出發前寫了一封公開信表示:納吉此行只會對自身和川普造成適得其反效果。該大使指出納吉此行會引起美國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以及《華爾街日報》的關注,主因在於大家都知道「一馬公司醜聞」。

馬洛特寫道:「歡迎來到華盛頓,首相先生。我們都知道你是誰,我們也知道你和你的家庭成員、朋友捲入的醜聞。而所有在華盛頓的外交專家都知道誰是『大馬一號官員』。」馬洛特亦在文中指出馬來西亞已經不是過往在馬哈迪領導下經濟快速發展的國家,而在納吉所謂的領導下陷入成為「失敗的國家」。

該前任大使表示如果納吉認為此行可以讓川普取消美國司法部(DOJ)對一馬公司舞弊案的調查,那便是胡說,因為連川普都不能取消美國司法部對自己的調查。再者,川普只在乎自身利益並不會為納吉提供任何實質的幫助,最多只會在嘴上稱讚納吉「是個好人」。在這同時,美國司法部(DOJ)和聯邦調查局(FBI)仍會持續調查IMDB弊案。

三、針對納吉欲巨額投資美國的基本建設,前首相馬哈迪受訪表示首次聽聞「發展中國家」欲支援「全球最富裕」的國家。

關於納吉表示大馬公積金局(EPF)將增加在美國的投資,馬哈迪指出馬來西亞並沒有錢,這一些錢是透過削減獎學金、徵收高稅以及其他方式而來的。

記者隨後問到馬哈迪是否認為大馬公積金局(EPF)、國庫控股(Khazanah)以及馬航(MAS)在美的投資是不利的,馬哈迪表示「這絕對是不利的,因為美國擁有足夠的錢,即便不夠他們(美國)也擁有QE(Quantitive Easing)能幫助自己,美國是不需要我們的幫助的。」馬哈迪隨後說到「納吉因秉持著『現金為王』(cash is king)的概念,認為拿錢就可以換取川普的支持,但川普是不會認為納吉是一個稱職的好首相。」

四、9月11日,安華(Anwar)女兒努魯伊莎(Nurul Izzah Anwar)於《華盛頓郵報》針對訪美之行評論

她指出除了討論反恐合作和經濟發展,更重要的是納吉自身對於極端組織紅衫軍)支持,而其所散佈的恐慌已經造成大馬國內基督教徒、佛教徒、和興都徒的不安。若納吉無法處理國內的這些問題,任何對於反恐的對談都是無意義的。

努魯伊莎提及其父親安華在未坐牢前,已成功在2013年大馬選舉獲得52%的選票,卻無奈執政黨不公正劃分選區而敗選。此外,大馬國內受教育份子因面臨高失業率而對領導者失去信心。努魯伊莎更指出納吉所領導的國民陣線(BN)對於宗教極端份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採取鼓勵行為,包括納吉於2014年鼓勵其所領導的政黨效仿伊斯蘭過鬥士的「勇敢」精神。

努魯伊莎認為,若川普欲加強其外交和國際安全合作,則必須要讓納吉承擔責任,包括停止對新聞記者和持異見者的迫害,以及釋放所有的政治囚犯包括其父親安華。此外,川普也必須確認美國合作的夥伴並不會包庇和通融極端份子。若沒有這一些改革和進步,馬來西亞將不會是一個可靠的合作夥伴。

仍未宣布的大選日期

《中國報》報導,首相納吉於今年5月赴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訪華行簽署的馬中諒解備忘錄價值高達72億2千萬美元(約新台幣2166億);而今年9月訪美除了投資,納吉也欲體現一馬發展公司在國際間並非主要課題。

RTX35RP7
Photo Credit:Reuters
今年5月,納吉的訪華之行

該報導亦指出訪華和訪美之行,除了體現納吉獲得當今兩大強國的支持,也是納吉宣佈大選前的最後一步外交棋子。因此,或許在首相納吉處理國內的議題包括宣佈2018年財政預算後,宣佈解散國會後的機率便會越來越高。

新聞來源: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