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妹:在〈我要快樂〉這首歌出現前,我一度以為歌唱生命就要結束了

張惠妹:在〈我要快樂〉這首歌出現前,我一度以為歌唱生命就要結束了
Photo Credit:華納音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阿妹其他作品,〈我要快樂〉明顯不是炫技型的歌,不強調寬廣音域或轉音,反而有更感動人的力量。

作曲:林倛玉 作詞:鄔裕康 演唱人:張惠妹 編曲:吳慶隆 製作:陳子鴻 收錄專輯:我要快樂? 出版時間:2006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林倛玉 採訪撰文:王景新

張惠妹(aMEI)是公認的華語樂壇天后,1996年個人第一張專輯《姊妹》石破天驚寫下百萬銷售,開啟天后的第一個黃金十年;2000年中期,阿妹歷經了感情與事業的低潮,天后的歌喉無礙,只是作品面貌模糊。

阿妹曾在「AMeiZING」演唱會上自剖:「在這首歌出現之前,我一度以為,我的歌唱生命就要結束了…」這首歌就是〈我要快樂〉,延續阿妹歌唱生命的重要轉捩點,天后歌唱生涯另一個璀璨十年的序曲。〈我要快樂〉時期,阿妹已經唱了十年,各式曲風、各種心情,幾乎都唱了一輪,尤其「妹式情歌」不知道撫慰了多少都會男女的心靈。

鄔裕康填詞的〈我要快樂〉,歌詞近乎阿妹的獨白、赤裸裸的自剖:「我並不是天生愛寂寞,卻比任何人都多。就算把世界給我,我還是一無所有。」也讓聽了阿妹十年的聽眾,第一次直接穿破重重的唱片宣傳手法與迷霧,一覽無疑這位叱吒華語樂壇的天后女強人心裡不為人知的脆弱面。

「哪怕笑得再大聲。心不是熱的全都是假的,只有眼淚是真的。」如此真實而自傳式的自述,〈我要快樂〉已經不單是「妹式情歌」,更是「妹氏情歌」。

〈我要快樂〉由新加坡音樂人林倛玉作曲,「其實在寫這首歌的時候,一開始沒有設定要給誰唱。」原來,一天他一位朝九晚五上班族的朋友,辛勞工作下班後到家裡吃飯。

飯後,林倛玉邀請友人一起玩音樂解解悶。「剛好他那陣子感情不順,我在旁邊幫他用鋼琴伴奏,〈我要快樂〉第一句『又被愛傷了一遍』的旋律就這樣被他la la la哼了出來。」林倛玉因為朋友無意間的一句旋律,一夜無眠,完成了〈我要快樂〉這首曲子。

相較於阿妹其他作品,〈我要快樂〉明顯不是炫技型的歌,不強調寬廣音域或轉音,反而有更感動人的力量。林倛玉說,當年阿妹剛出道到新加坡宣傳時,剛好到他駐唱的民歌西餐廳演唱,他那時就幫阿妹伴奏。

「當時她彩排或演出的歌,其實都是很自然,不是那種很用力的歌,只是她音色的關係,大家好像會覺得她適合狂野的歌。」與天后的第一次接觸,發現舞台女王深情唱歌的天賦,也種下了〈我要快樂〉這一顆純粹而深邃的種子。

林倛玉表示,2006年的阿妹,其實有了十年的歷練,「成熟度已經可以駕馭那種反璞歸真,境界比較高的歌。不是要告訴大家我很能唱,而是如何把感動自然而然地傳遞出來。」

林倛玉曾是美聲團體夢飛船的一員,曾是阿妹豐華時期的師弟,後來也曾擔任阿妹「Star Tour」巡演合音。「每次唱到〈我要快樂〉,阿妹就會跟台下觀眾介紹我。」林倛玉笑說,能讓阿妹唱到〈我要快樂〉,「我真的覺得死而無憾!」

林倛玉近年多忙製作與編曲,較少作曲。他也鼓勵對作曲有興趣的素人,至少要學會一種樂器,他特別推薦鍵盤給初學者。他也提醒,有經驗後,作曲不要被樂器「綁住」,反而限制了可能性。

〈我要快樂〉以外,同張專輯鄔裕康與林倛玉也分別貢獻了〈平常心〉、〈Chinese Girl〉、〈不要亂說〉、〈所以我願意〉,新加坡與台灣的音樂人聯手打造出新一代的阿妹。

專輯《我要快樂?》製作人陳子鴻以一種最純粹、直搗人心的方式,把那動靜皆宜、快慢歌俱佳的張惠妹感覺成功抓回來。專輯在市場的口碑、反映,在在都證明《我要快樂?》是一次漂亮的天后回歸、天后再臨。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