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未婚媽媽,不是誰的太太

我是個未婚媽媽,不是誰的太太
《Predestination》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旁人會先入為主的覺得,一男一女一個小孩的組合,肯定是異性戀婚姻的家庭。有時候連朋友也會脫口而出說︰「你老公怎樣怎樣怎樣」,我每次都不厭其煩地指正。

我是沒有結婚的媽媽,與我的小孩和小孩的父親同住。

我以為未婚媽媽的身份,在2017年的今天,不是一件什麼新鮮事,但居然還是在日常的場境裡,需要一再重申︰我並不是誰的太太。

是的,旁人會先入為主的覺得,一男一女一個小孩的組合,肯定是異性戀婚姻的家庭。鄰居、醫護、售貨員以及陌生的路人難免會這麼認定,但有時候連朋友也會脫口而出說︰「你老公怎樣怎樣怎樣」,我便會每次都不厭其煩地指正︰「那是男朋友/partner。」

大概有很多人覺得,男朋友和老公有什麼分別?小孩都生了稱呼有差別嗎?

有差別。如果沒差別的話,為什麼你們需要婚姻?需要婚姻,就是因為對你們來說有差,那為什麼覺得對我來說就沒差別呢?

一男一女養育一個小孩,三個人的關係有太多組合的可能性,是不是親生、一男一女之間有沒有婚姻關係、有沒有可能是前度的孩子,又或者孩子和這個男女有沒有血緣關係、孩子的姓是父姓還是母姓,等等等等如此多的可能性,怎能夠這麼輕易就把當中的差異抹掉,想當然地,把他們代入自己對於家庭關係的狹窄想像中。

其實有生活中有很多這樣的情況,比如說,學生名單上都會有家長的電話,我那麼當老師打電話過去的時候,應該把聯絡欄上面的那位稱呼做什麼呢?家長又或者照顧者,都不必然是小孩的父母,為了免卻自己和他人的尷尬,我時常都是統一稱呼為家長,某位小孩的家長。

當我們覺得兩性的地位已經非常平等,但事實上,日常生活中就是有這麼多的情況,受限於我們的性別、種族、年齡等等,影響了別人對我們的判斷。這說明了,我們對人際關係的光譜,還是有很多局限。早前不就是有單新聞,白人教授的韓裔妻子被網民自以為是地以為是外籍保姆,這樣保守的看法,直到如今,依然遍地皆是。

我們深受父權社會家庭結構的影響,把所有關係都簡化在家庭的框架中,忽視了其他的關係模式。當然我們可以選擇最簡單的關係模式,但不代表這世上不存在其他種類——女子能不能選擇和丈夫離婚後保持同居戀人的關係,這是不是一種可能性?友人間有對恩愛戀人,育有小孩,準備結婚,在席上當著準丈夫面前討論如果他可以結交女朋友便好。

每每遇上這些可愛勇敢的人,看她們展現不同親密關係的可能,我都暗暗覺得了不起。那些關係裡必然走過有我未能理解的路,才能形成如今的模樣。

但不理解不代表我們可以簡化。我堅持一些政治正確的語言,也堅持糾正,有時難免討人煩厭?但我並不介意便這樣成為別人眼中小小的砂子,這樣下一次,可能會有多些意覺,想一想,我們有沒有被性別、家庭崗位等等的定型,框限了我們對身份和關係的想像。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