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數萬緬甸難民逃往中國,她卻揹起相機直搗果敢叛軍大本營

當數萬緬甸難民逃往中國,她卻揹起相機直搗果敢叛軍大本營
照片由汪家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國內情勢相當敏感,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朝著開放邁進,但其實種族衝突一觸即發。所以我可以理解翁山蘇姬為何採取較為保守的態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採訪汪佳燕那天,台北的天空灰濛濛,斷斷續續下著雨,讓人有點提不起勁的溫度,在咖啡館慵懶地等待著。

大約十分鐘後,她帶著笑容出現了,熱情地與我打招呼,彷彿我們早就認識般,其實先前只在臉書上聊過幾次,這是第一次碰面。

對佳燕的第一印象是活力充沛,簡單俐落的穿著,大大的後背包,一身小麥色肌膚,活脫脫就是電影中戰地記者的翻版。

21741489_10159328931040301_22513863_n
Photo Credit: 詹凌瑀

提到緬甸,汪佳燕有說不完的故事。談到進入緬甸的契機,她說是源自於就讀波士頓大學新聞研究所時的一份學期報告。當時主修新聞攝影的她,選修了不少東南亞研究的相關課程,其中一門課以亞洲衝突為主,每個人都得選擇一個主題深入研究,在學期結束時繳交報告。汪佳燕偶然從媒體上看到緬甸果敢軍的報導,她深受吸引,決定以此為學期報告主題。

沒想到,這份報告讓她一頭栽入緬甸的世界,成為華語世界少見的、以報導東南亞為主的女性獨立記者。

研究所期間,汪佳燕持續關注緬甸議題,畢業前一次機會中,她碰上緬甸當地一間英文雜誌社Frontier Myanmar正籌備成立,英文不錯又有完整科班訓練的汪佳燕,大膽詢問對方是否有職缺,正好雜誌社缺一名攝影記者,她沒考慮太多,很快地點頭答應,前往人生地不熟的緬甸。

「當時什麼都不懂,一句緬文也不會說,不知道哪來的傻勁,只知道自己真的很想留下來,很想認識這塊土地,要把緬甸的故事帶給大家。」

21741396_10159328931590301_83009735_n
Photo Credit: 照片由汪家燕提供

憑著一股衝動,汪佳燕留在緬甸,成了雜誌社的攝影記者。人生地不熟的她,跟著前輩一起上山下海,去到每一個新聞現場。2015年正好碰上緬甸25年來首次有公開競爭的國會大選,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of Burma,簡稱全民盟)聲勢大好,是國際媒體高度矚目的焦點,無論走到哪都有大批記者跟訪。汪佳燕拿著相機,跟著同事一起追著翁山蘇姬全國跑透透,曾經三天沒洗澡,天天都在工作中忙碌打轉,那時的她連緬甸的政治制度都不熟,全靠同事即時提供背景資訊,以及自己抽空上網找資料惡補。

「我那時候天天追著前輩問東問西,也很幸運碰到的都是好人,沒人給我臉色看,大家都很願意回答我提出的問題,每天晚上都聊到很晚才睡。」靠著勤能補拙,她很快追上前輩的腳步,在選舉場合中除了拍照之外,她也觀察到民眾對於翁山蘇姬的支持近乎狂熱,全民盟大獲全勝那天,她深刻感受到了緬甸民眾的雀躍,以及對於民主時代的無限想像。

後來,汪佳燕脫離雜誌社羽翼,成為一名獨立記者,雖然空間更大,卻要承擔可能沒有收入的風險。為什麼這麼選擇?「我希望更深入關注一直在發生,但沒有獲得太多媒體目光的領域,尤其是我從學生時期就關注的果敢議題,就是我非常想全心投入的報導。」

21744733_10159328931570301_181139813_n
Photo Credit: 照片由汪家燕提供

這個小女子說到做到!揹起相機、後背包,直搗果敢叛軍大本營。當數萬難民在衝突中逃到接壤的中國時,汪佳燕反其道而行,深入險境,在槍林彈雨中來到撣邦老街。她透過關係連絡上果敢叛軍的高層,希望能夠跟對方進行採訪,沒想到叛軍高層還真的親自回覆,並且在電子郵件的採訪過程中,提供不少資訊與協助。汪佳燕分析,叛軍會如此信任她,很有可能跟她會說中文,同樣是華人的背景,再加上女性的身份看起來較「無害」有關。

最重要的,是她正面的報導心態。

「我真的很想要有個公平的報導,因為不管是軍政府或是緬甸國營媒體,都無法確定是不是最公平公正的報導,畢竟這些單位,多年來都竭盡所能污衊果敢叛軍,我希望可以呈現出各方不同的聲音,讓果敢叛軍有機會為自己發聲。」

不過,叛軍的信任還是讓她受寵若驚,也意識到自己身為記者的使命,記者是說故事的人,是傳播訊息的媒介,如何說故事?從什麼角度解讀?都會影響輿論走向。記者是她的工作,也是她的使命,她在心底暗自決定,要把世界上各個角落不為人知的故事帶到大眾眼前。

「有些故事只有我們能說,從華人的角度,說出不一樣的故事。」緬甸果敢自治區以華人為主的特殊背景,地理位置上與中國雲南毗鄰而居,對緬甸政府來說,他們是有害緬甸國族認同的一群人;但果敢族自己敘述的故事,卻有著完全不同的面貌。

果敢
Photo Credit: wikipedia
果敢(綠色)在撣邦(黃色)的位置

對於緬甸境內吵得沸沸揚揚的羅興亞難民危機,汪佳燕也大方跟我們分享她的觀察。她認為,翁山蘇姬雖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也是緬甸的領導者,同時又受制於軍方勢力,因此處理羅興亞人的問題時,必須考量到國內的輿論壓力,導致她左支右絀,只能選擇默不作聲。畢竟,緬甸的民主派與軍方互相箝制,權力平衡本來就脆弱,如果在羅興亞危機的處理上又不同調,恐怕會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體制土崩互解。

「現在緬甸人對翁山蘇姬普遍感到失望。」汪佳燕說,「登盛(Thein Sein)擔任總統時期,經濟迅速成長,外資蜂擁而至,不少緬甸人第一次使用手機,人民的生活更舒適了!對於不是長期從事民主運動的市井小民來說,他們看到的面向是很務實的,誰能讓生活過得更好就支持誰。但是翁山蘇姬上台後,緬甸經濟減速,國內貪腐的情況也不見好轉,甚至比以前更為複雜,讓生意人感到很頭痛。

「緬甸國內情勢相當敏感,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朝著開放邁進,但其實種族衝突一觸即發。所以我可以理解翁山蘇姬為何採取較為保守的態度,但同時我又覺得身為一個國家領導人,卻不願意站出來倡導和平,反而迴避不談,那麼緬甸族群問題永遠都會陷入無解。我不懂,她(翁山蘇姬)的信仰、她心中的價值究竟是什麼?」

帶著疑問,汪佳燕持續在緬甸為夢想打拼,用鏡頭捕捉被人遺忘的故事,紀錄稍縱即逝的吉光片羽。勇者無懼的小女子,在黃金國度奮鬥著,期待自己的人生,也能成為一個無與倫比的精彩故事。

採訪後記:採訪結束後,汪佳燕熱心提供照片和相關資訊,內容全是緊急狀況逃脫術的集訓,她特別強調,在局勢不穩的地區擔任獨立記者風險很大,一點也不浪漫,在沒有認清這一點,或是沒有做好準備前,千萬不要輕易嘗試。

21767852_10159328931695301_1977601036_n
Photo Credit: 照片由汪家燕提供
21741553_10159328931565301_1599807795_n
Photo Credit: 照片由汪家燕提供
21754198_10159328931585301_1532830332_n
Photo Credit: 照片由汪家燕提供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詹凌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