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柏拉圖《費德羅篇》:求知慾的滿足,就是愛的力量發揮到最高層次的展示

導讀柏拉圖《費德羅篇》:求知慾的滿足,就是愛的力量發揮到最高層次的展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費德羅篇》正是柏拉圖這一時期思想中的傑作。它具有多方面的功能,試圖將人性中理性與感性這兩種不協調力量,透過這篇對話加以結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苑舉正(國立臺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西方文明的核心是哲學思想,而西方哲學的內涵,大致上可以從柏拉圖的哲學中看出一個輪廓。這也無怪乎,英國哲學家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 1861-1947)曾說,西方哲學傳統最確定的普遍特徵,就是一連串對柏拉圖所提出的註腳。這句話至今依然膾炙人口,但為什麼柏拉圖哲學具有這種影響力呢?柏拉圖的哲學能夠占據西方思想核心地位的理由有三,分別是:寫作風格、理念體系,以及天人之際。

柏拉圖的作品統稱為《對話錄》,其主要內容大多以蘇格拉底為對話的主角,在雅典的大街小巷與人交談所發展出來的思想。對話是一種很特別的寫作方式,最主要的價值就在於保存了闡揚真理時的辯證思維。

理念體系的自然呈現,是閱讀柏拉圖對話錄時的驚喜。每個讀者在聚精會神之下,跟隨對話的脈絡,而逐步理解追求真理的過程中,皆會突然發現,柏拉圖三十多篇的《對話錄》,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理念體系。最令人嘖嘖稱奇之處在於,這個體系的浮現,完全出自於讀者閱讀後的感想,而不是柏拉圖在作品中想要告訴讀者的內容。

天人之際是柏拉圖哲學對後世影響最深遠的部分,原因有如下三點:首先,柏拉圖哲學超越人倫,並直達天際的系統,為後來基督教的發展奠下基礎。其次,理念體系不受人際關係的限制,讓所有讀者皆可以感受柏拉圖哲學的超越價值。第三,天人之際告訴我們,人是由無限的心靈與有限的身體所組成的,因此,「認識自己」是人在追求永恆生命的過程中,最需要理解的一件事情。

研究柏拉圖哲學的人,整理柏拉圖《對話錄》思想的結果,將它分為早期、中期與晚期三個階段。柏拉圖早期的思想以簡短的對話錄為主,內容多為記錄蘇格拉底的言行。中期思想為柏拉圖的成熟階段,大多以篇幅較長的對話錄作為他思想的代表。晚期的柏拉圖思想,雖然展現思想的方式更為深沉,但討論的議題反而多以早期思想所列舉的為主。

柏拉圖思想成熟期的主要對話錄代表中,最著名的是《理想國篇》(Politeia)與《饗宴篇》(Symposion)。前者內容豐富,但大多在討論何謂正義,後者是眾人發表高論,在酒酣耳熱之際,大談愛慾。《理想國篇》的對話,以理性、穩健與細緻著稱,而《饗宴篇》的對話則以感性、跳躍及粗獷出名。

兩者之間,像極了希臘神話中長期談到的太陽神阿波羅與酒神戴奧尼斯之間的對立。這個對立其實是同源的,來自人性中所流露的兩個面向。《費德羅篇》正是柏拉圖這一時期思想中的傑作。它具有多方面的功能,試圖將人性中理性與感性這兩種不協調力量,透過這篇對話加以結合。它讓人理解,將衝突的理念放置於同一架構下的結果,其實是達到內心諧和的途徑。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費德羅篇》具體而微地描述了柏拉圖思想的主要內容,將寫作風格、理念體系與天人之際揉合在一起,成為柏拉圖哲學的縮影。

《費德羅篇》是柏拉圖作品中,唯一一篇記錄對話人物離開雅典城的對話錄。這個細節饒富深意,因為鄉村與城邦之間的差別,正是應用鄉村的神話世界,來描繪城邦政治規範的想像空間。像《饗宴篇》一般,《費德羅篇》談論的主題是愛。然而,愛卻是如此矛盾,讓所有的人,無論是被愛者,還是示愛者都遭受「滿足慾望」與「追求美感」這兩股力量的拉扯。面對這種拉扯,沒有人敢忽視愛的力量,卻也讓蘇格拉底的觀點,出現否定與肯定的兩種不同立場。

蘇格拉底對愛的詮釋延續著柏拉圖典型的二元論思維,將愛的力量,從表象到實在,從表面的狂野到真實的提升,做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明。所有人都明白,愛的力量是多麼強烈,讓人根本就無法從示愛者的激情中脫離出來。但是,在鄉間散步的蘇格拉底,抬頭見到烈日當頭,卻又立即想到,縱使愛的力量有其瘋狂之處,難道這個瘋狂不正是哲學中追求真理的神祕力量嗎?因此,蘇格拉底發揮了理性的精神,強調愛的瘋狂力量,其實就是一種神性動力的展示。此動力充斥於我們的靈魂之中,讓所有的人皆能發揮理性的力量,不追求肉慾的滿足,而追求滿足求知慾。

對於蘇格拉底而言,求知慾的滿足,就是愛的力量發揮到最高層次的展示,也就是哲學被稱為「愛智」的主要理由。這種藉用神話故事展現哲學定義的方式,讓所有人讚嘆不絕,打從心底佩服柏拉圖真是一位充滿藝術細胞的寫作家。不料,就在這個時候,《費德羅篇》的對話話鋒一轉,開始問到寫作的價值。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當所有人肯定文字的價值時,蘇格拉底卻認為,真正使作品具有價值的地方,不是用文字記錄的文本,而是透過辯證思維所口述的對話。

換而言之,文本只是用文字記錄下對話當時的智慧,而其功能,只不過是一連串幫助我們恢復當時對話情景的提示文字;文字本身卻不代表真實。真實來自於辯證時的體悟,卻與修辭所應用的技巧沒有直接的關係。《費德羅篇》內容豐富,閱讀起來非常緊湊,牽涉範圍廣泛,需要細細閱讀,否則並不容易掌握其要旨。

本篇譯者孫有蓉是我的學生。她以優異的成績在法國留學,並留在巴黎第一大學索爾本校區任教。長期以來,她教授經典之一,就是《費德羅篇》。在翻譯本對話錄的過程中,她提供了大量的譯註、前言與摘要,甚至列出一篇跋,企圖說明閱讀本篇對話錄的細節與挑戰。我在閱讀完她所做的翻譯之後,可以很驕傲地說,因為她的努力,所以華人世界中的柏拉圖研究必然會因為這一篇翻譯,獲得更向前進一步的機會。我向所有熱愛西方哲學經典的國人,鄭重推薦本譯本。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論美,論愛:柏拉圖《費德羅篇》譯註,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柏拉圖
譯者:孫有蓉

Philo-sophia,愛智慧。哲學之大用,不過探尋命中所愛何為已矣
問柏拉圖「愛」為何物?
華文世界首次希臘文原典直譯,重現最古老雋永的愛情哲學經典

柏拉圖式愛情是精神戀愛?|我們愛的只是虛幻的影像?|我如何知道對方是否愛我?|幸福人生如何追求?
人類探究千年的習題,柏拉圖其實早有見解?

螢幕快照_2017-09-16_上午5_37_26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