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開跑!誰有辦法阻止梅克爾總理「四連霸」?

德國大選開跑!誰有辦法阻止梅克爾總理「四連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選民不會直接選出總理,贏得最多選票政黨的頭號候選人可以籌組政府。倘若基民黨如同前三次又在大選中贏得勝選,其總理候選人梅克爾將於往後四年擔任總理職位。

(中央社)

德國即將在24日舉行大選。專家預測,領導基督教民主黨的現任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可望勝選,不過由於國會眾多席次被小黨瓜分,她在籌組聯合政府時將面臨極大的挑戰。

在柏林自由大學政治系任教的尼德邁爾(Oskar Niedermayer)表示,德國民眾向來比較信任穩重的政治人物,對聚焦人身攻擊的美式政治文化感到厭煩,梅克爾「很少直接攻擊對手,而且遇到危機時多能沈著應對」,因此深受選民信賴。

此外,他認為梅克爾執政這麼久的另一個秘訣,是「從不拘泥於特定的意識形態,為了解決問題,願意在政策上保持彈性」,這點也符合德國大眾對領導者的期待。

梅克爾勝券在握,也與德國選民長久以來的政黨認同取向有關。尼德邁爾指出,從戰後到現在,左派的社會民主黨(SPD)除非推出很有個人魅力的總理候選人,或者靠政見取勝,否則很少打敗保守的基督教民主黨(CDU);社民黨這次推出的挑戰者舒爾茲(Martin Schulz),不論是個人魅力或政見,都不足以對梅克爾造成威脅。

兩年前爆發的難民危機,曾一度重挫梅克爾的聲望。尼德邁爾分析,德國人基於人道原則,普遍願意接納難民,但難民進來的人數實在太多,登記作業不及造成失控的印象,「這是梅克爾任內所犯的最大錯誤」;她後來花了很多力氣,才重拾選民對她的信任,「這是了不起的政治成就」。

根據德國第一電視台(ARD)公布的最新民調,梅克爾領導的基民黨支持度為37%,社民黨為20%,前身為東德共產黨的左派黨(Die Linke)、綠黨、自民黨和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等四個小黨的支持度,則分別為9%、7.5%、9.5%和12%。

六大政黨逐鹿中原,誰有辦法搶過半?

與台灣的選舉制度不同,內閣制的德國,大黨與小黨加起來掌握過半席次才可能執政。目前主要領先的政黨有以下六個:

  1. 基民黨(CDU)、基社盟(CSU)
    梅克爾是基民黨領袖,她在三任總理任內和較小的基社盟聯合執政,雙方組成的聯盟黨政治立場中間偏右。
    此聯盟今年初支持度下滑,原因在於柏林去年12月發生12人喪命的恐攻後,梅克爾的移民政策引發抨擊。但聯盟此後重拾人氣,並利用梅克爾的政績和崇高的國際地位吸票。
  2. 社會民主黨(SPD)
    中間偏左的社民黨是德國最大反對黨,目前與基民黨和基社聯盟組成大聯合政府。
    2017年1月,社民黨黨魁由歐洲議會前主席、左派的舒爾茲(Martin Schulz)接手。舒爾茲掌舵讓社民黨聲勢大漲,被認為是梅克爾想連霸總理面臨的首要挑戰。但隨著選戰持續,社民黨支持度有所下滑。
  3. 自由民主黨(FDP)
    親商的自由民主黨現由林德爾(Christian Linder )領軍,過去曾與梅克爾合作,但該黨2009年提出政見,誓言大減稅,卻遭較強勢的基民黨擋下而失去選民支持。
    但大幅減稅、鬆綁規範和透過投資讓德國經濟現代化,仍是自民黨的主要政策。
  4. 綠黨(Greens)
    綠黨獲得德國大都會區選民的支持,而對於基民黨、基社聯盟或社民黨來說,綠黨也是個有吸引力的聯盟夥伴。綠黨著重生態環保、經濟和社會的永續發展,並推動增加基礎建設經費。
  5. 左翼黨(Die Linke)
    左派黨側重社會福利支出以及社會重分配政策,並反對為收入較高者和企業減稅,一般認為有可能與社民黨結盟。
  6. 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 AfD)
    德國另類選擇黨擁護民粹主義價值觀,自2013年建黨後,迅速獲得區域性支持,並大肆宣揚美國總統川普的政策。德國研究機構Kantar Emnid一名主管表示:「對右派的德國另類選擇黨來說,好日子已經結束了。他們擁有14%支持率的日子已經是過去式。」
RTX3EJV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六大選戰議題一次看,兩大黨的牛肉哪個比較香?

  • 經濟 德國失業率雖降至4%低檔,但在2008至2015年間,面臨貧窮風險人數增加近10%,每6人就有1人面臨貧窮風險。 處理「窮忙族」(in-work poverty)成為社民黨舒爾茲競選主要政見。舒爾茲不久前在造勢活動上說:「任何人只要相信好好工作就應該得到公平薪資,就一定要投給社民黨。」 梅克爾所屬基民黨的政綱則說,「每個人的所得應該負擔得起生活所需」,但梅克爾本身對於這個議題發言不多,選擇聚焦於國內低失業率。
  • 難民 近幾年尋求庇護的難民,讓德國境內外國人數增加到破紀錄的1,860萬人。約5成德國人說,他們憂心難民融入的問題,也憂心更廣泛的移民議題。 梅克爾所屬政黨政綱寫道:「我們希望抵達德國難民人數永久處於低點。」 舒爾茲則呼籲所有歐洲國家接納公平的難民配額。社民黨競選政綱說:「我們支持人道難民政策。」
  • 安全 德國2015年遭恐怖攻擊造成6人喪生,2016年恐怖攻擊更造成22人喪生,多人受傷。 接連恐攻引發各界要求更加嚴格管制移民的呼聲,也讓反移民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支持率上升。 梅克爾和舒爾茲都承諾加派警力巡邏街頭,同時持續投資反恐措施。社民黨也誓言處理日益嚴重的右派極端主義問題。
  • 環境 德國憂心氣候變遷的民眾,比擔心戰爭或恐怖攻擊的人還多,多數選民希望德國加把勁。最近一項研究顯示,95%受訪者認為,擴大再生能源是重要或非常重要的議題。 保守派和社民黨都承諾擴大德國再生能源產量,但兩者都未設定任何目標。
  • 人口老化 德國65歲以上人口中,超過17%面臨貧窮風險,較2008年的15.5%增加。舒爾茲希望動用公共資金穩定退休金水準,並承諾不會在2030年前提高退休年齡至67歲以上。 梅克爾的基民黨未提出處理此議題的新政見,而是說過去12年政策「成功」,承諾還會有更多同樣成功的政策。
  • 軍事 德國軍事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例低於英國和義大利,甚至比挪威、芬蘭等鮮少動員軍隊的國家還低。根據德國媒體報導,德國也計劃未來七年增加軍隊人數2萬人,讓總數達到近20萬人。 舒爾茲則呼籲撤離美國在德國境內部署的核子武器,並反對恢復軍備競賽。
RTX3EK3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德國國會怎麼選?跟台灣立委選舉很像

  • 誰可以投票? 德國聯邦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18歲以上的合格選民有6,150萬人,其中3,170萬人為女性,2,980萬人為男性,約300萬人首次投票。另外,選民中有1/3以上年齡超過60歲,人數有2,200萬人,這意味較年長世代經常會影響選舉結果。
  • 單一選區兩票制 德國人會拿到一張有著兩個選項的簡單選票,其中一欄圈選選區代表,另一欄選政黨。 第一票(Erststimme)圈選的是選區代表,選民票選出自己屬意的候選人,最高票者當選。德國分為299個選區,各區勝選者可在聯邦議院占有一席。 第二票(Zweitstimme)要再產生299名議員。選民把這張票投給自己喜歡的政黨,這將決定每個政黨在聯邦議院中所占席次的比例,也就是比例代表制。
  • 超額席次(Überhangmandate) 有時某一政黨會拿到較多的直選席次,由於勝選的選區候選人保證獲得一席,政黨可以保留這些「超額」席次。其他政黨也會因此拿到較多席次,最後會比598個基本席次還多。德國聯邦議院目前就有630席。
  • 5%門檻 政黨必須在第二票中拿下至少5%選票才能進入國會。這項制度目的在防止較小政黨進入國會,目前已阻擋極右派德國國家民主黨(NPD)與其他極端主義政黨進入國會。 自由民主黨在2013年大選中無法跨過5%門檻,但今年大選或許能再度進入國會;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上次大選也未能跨過門檻,當時他們倡議疑歐政綱運動。
  • 誰選出總理? 德國選民不會直接選出總理。新國會將在大選後一個月內召開第一次會議,在會中推選出新任總理。 贏得最多選票政黨的頭號候選人,通常可以籌組聯合政府,這位候選人由扮演國家虛位元首的總統提名為總理候選人,再經過國會秘密投票通過後登上總理大位。 倘若基民黨如同前三次又在大選中贏得勝選,其總理候選人梅克爾將於往後四年擔任總理職位。德國並無總理任期限制,但自從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連任總理16年以來,尚無人打破紀錄。
AP_17256586124564
德國社民黨總理候選人、前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茲。│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挑戰梅克爾四連任的戰將:舒爾茲何許人也?

舒爾茲出生於1955年,任職警察的父親育有五個孩子,而他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么,他夢想成為職業足球運動員,但膝蓋受傷卻毀了他的球星夢。舒爾茲青少年時期沉迷酒精,也沒能完成高中學業。

1970年代中期,20歲的舒爾茲在家待業一整年,他坦言:「我那時是頭豬,不是個好學生。」在他24歲時,擺脫不了酒瓶的他甚至一度企圖自盡,後來經由酒精戒治中心協助,才讓他遠離這場夢魘。

不過,舒爾茲當時已是活躍於社民黨的人物。他32歲時當選維爾瑟倫鎮鎮長,成了北萊因-西發利亞邦(North Rhine-Westphalia)最年輕的鎮長。

自1999年起,舒爾茲成了社民黨全國理事會和執行委員會成員。他自豪地表示,這18年的時間,使他成為社民黨「服務時間最長的成員」。

他曾是歐洲議員和社民黨歐洲議會黨團主席,2012 年至2017年則擔任歐洲議會議長。

儘管舒爾茲滿腔熱情,擊敗梅克爾的機會似乎愈來愈渺茫。儘管他年初宣布參選後,民調曾在1月和2月領先,所謂的「舒爾茲效應」似乎只是曇花一現。

他砲轟梅克爾,說她既「冷漠」又「與社會脫節」,並提醒社會大眾在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擔任總理的16年間,簡直就是「政治停滯」。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