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越南移工遭警開槍9槍身亡,父親赴監察院「討公道」

【影音】越南移工遭警開槍9槍身亡,父親赴監察院「討公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死者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來台為兒子處理後事,並到警局要求看案發當時的行車紀錄器和密錄器,卻被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但是媒體卻能夠播出對警方有利的片段,讓人擔心真相將永遠石沉大海。

(中央社)

新竹縣竹北警分局鳳岡所8月31日接獲民眾報案,越籍移工阮國非涉嫌裸身偷竊路邊車輛,警方派員警和民防人員前往察看,出手制止無效,且遭丟擲石頭攻擊,員警朝阮男連開九槍,導致阮男失血過多死亡。

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15日在台灣移工聯盟的陪同下赴監察院陳情並在監察院門口召開記者會,希望能夠釐清案情真相,並檢討移工在台灣的處境。

台灣移工聯盟發言人陳秀蓮在記者會表示,整個事件到目前為止只有警方單方面說法,整個社會輿論一面倒支持警察開槍打死逃跑的越南移工,卻沒有人思考,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逼得移工必須逃跑,甚至是得拚了命反抗警察,甚至丟了性命。

她說明,台灣的移工市場是由私人仲介制度壟斷,移工負債來台,前一年到一年半都在還債,當合約到期時,仍不足改善原鄉生活,加上《就業服務法》第53條規定,移工不得自由轉換雇主、不能自由離職,只能不斷忍讓,最後受不了時只能逃跑。

她也指出,死者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來台為兒子處理後事,並到警局要求看案發當時的行車紀錄器和密錄器,卻被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但是媒體卻能夠播出對警方有利的片段,讓人擔心真相將永遠石沉大海。

律師邱顯智出席記者會時也說,目前已經有四名監察委員主動調查此事,期盼能夠查清真相,而台灣移工聯盟也提出四點訴求:

第一,公開追捕阮國非過程的完整影像紀錄,調查有無執法過當。

第二,徹底檢討警政系統對查緝移工身分的作法。

第三,內政部警政署應加強警政人員的族群平等教育,避免類似案件再度發生,並對遭槍擊的阮國非負起法律和人道責任。

第四,要求總統蔡英文兌現選前承諾,廢除《就業服務法》第53條,使移工自由轉換雇主。

救護車行車紀錄器畫面曝光

中央社影音報導,根據新竹縣消防局派遣的救護車行車紀錄器畫面顯示,救護車在8月31日當天上午9時56分(畫面時間)抵達現場,消防隊員被告知傷患中槍,並被提醒「小心、注意安全」,現場一名男子赤裸上半身坐於警車左側,員警站在2、3公尺旁警戒。

消防隊員下車查看後,確認現場有兩名傷患,一名為受到槍傷的阮姓移工,另一名則是被阮姓移工毆傷的李姓民防人員,因此請求中心加派一輛救護車。

9時58分24秒,赤裸上身的阮姓移工坐在警車旁,一度躺下狀似掙扎,並試圖丟擲石塊,隨後起身開啟警車駕駛座車門,動作疑似企圖爬上駕駛座,員警見狀上前制止,將車門關閉後鎖車。

9時59分51秒,鼻梁、手部受傷的李姓民防人員坐上救護車,被載離現場;10時39分50秒,兩名員警對躺在地上的阮姓移工進行盤查。

根據派遣紀錄,山崎消防分隊第一輛救護車出勤於10時23分抵達(因行車記錄器時間未校正,故與畫面顯示時間不同),載送李姓民防人員送醫;第二輛救護車為跨轄支援的豐田分隊於10時37分抵達,直接將阮姓移工送醫。

孫福佑指出,同仁第一時間到場時,因阮姓移工當時情緒仍亢奮,且與警方呈現對峙狀態,經評估後,決定先將受傷的民防人員送醫。

孫福佑說,面對傷患可能出現攻擊行為,仍與警方對峙時,救護人員手無寸鐵,怎麼可能衝在警察前面?「當然是先救另外一個能救的」,依照正常業務分工及處理程序,同仁執勤並無不妥。

他強調,同仁救災不會過問案發過程細節,「更不可能因傷患身分是移工,而有選擇性的差別待遇。」

阮國非父親六點訴求,「人權在哪裡?」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報導,阮國非父親阮國同透過翻譯表達六點訴求:

  1. 我要告訴台灣人以及所有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雖然逃跑是台灣法律不允許的,出國到台灣賺錢養家之前,外勞都要付一筆14萬的台幣當仲介費,這筆錢是每天要付利息的,我們去工作就是為了要還債,在工作過程中,我們領到薪水又要被扣仲介服務費,每個月都還會被雇主強迫存款,每個月扣保險、住宿、稅金,如果基本的薪資是20,008台幣,扣了上述幾樣費用,只剩一萬多台幣,請問,我們有什麼錢可以還債呢?我們是有知識的,我們是會計算的,這才是我們越南勞工會逃跑的原因。
  2. 警察說我兒子偷車,我的兒子不會開車,沒有駕照,他們又說我兒子偷車,這不是事實。
  3. 殺死我的兒子是很殘忍的一件事,父母懷了這個孩子9個月又10天,辛苦生下來撫養到18歲長大成人,他才可以自立工作。我的兒子有教養,他活得很快樂,和其他人關係良好,有助人精神,不分越南人或台灣人,但是他被台灣警察殺死,這是一件很冤枉的事,開九槍殺死我兒子是一件慘絕人寰的事,從來沒見過有人這麼做,我不禁自問,人權在哪裡?
  4. 逃跑外勞的家庭幾乎都是困難的,才往外找工作賺錢還債,節儉養家,有多餘的,才能夠在將來回越南後用來照顧全家人後半輩子的生活,沒有其他目的。
  5. 我用我的陳情來聲明,希望台灣領導人研究新的方法,讓台灣的外勞能夠自由轉換雇主,自由的找工作,薪資也要提高,符合生活所需,如果能夠這樣子,台灣的社會才會更進步。
  6. 關於警察殺死人,我請求台灣政府查明真相,讓我兒子沉冤得雪,以上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