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神話故事》:神武天皇是秦始皇派遣的方士徐福?

《日本神話故事》:神武天皇是秦始皇派遣的方士徐福?
Photo Credit: 663highland CC BY-SA 3.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連《日本國志》這部普遍被認為近代中國罕見的日本通著作也被歷代以訛傳訛的說法誤導,另一方面從《日本國志》的記載可看出清末還未盛行「徐福就是神武天皇」這種說法,這種說法究竟始於何時呢?

文:洪維揚

最後談談一個華人關心的話題:神武天皇究竟是不是秦始皇時代的齊國方士徐福?最早提到徐福事蹟的是西漢司馬遷的《史記》,提及秦始皇派遣方士入海求仙藥的有第六卷〈秦始皇本紀〉、第廿八卷〈封禪書〉以及第一百十八卷〈淮南衡山列傳〉。提到徐福名字的只有〈秦始皇本紀〉和〈淮南衡山列傳〉,以後者的內容最為詳實,堪稱是徐福研究的第一手史料。不過《史記》只提及徐福奉始皇之命出海求不死仙藥,〈淮南衡山列傳〉記載徐福是前往一個「平原廣澤,止王不來」之地(平原寬廣多沼澤,偏僻到連王也不會想去之地),並未交代徐福抵達日本,更未直指徐福成為神武天皇。

大概在唐末五代到北宋之際,徐福傳說逐漸成形,五代後周期間(九五一~九六〇)濟州(山東省濟寧市)開元寺僧侶義楚從與他交遊的文人名士(包括前來中國的日本僧侶和商賈)口中聽到的訊息來源撰寫成《義楚六帖》一書。

《義楚六帖》第廿一卷〈國城州市部〉的〈城廓、日本〉明確指出徐福最終到達之地為日本,該卷內容傳達以下幾項訊息:

  1. 徐福東渡到達日本
  2. 日本國即是倭國
  3. 日本國的地理位置在東海中
  4. 「今人物一如長安」裡的「長安」泛指整個中國,前後文意思為現在日本人外觀很像中國人,亦即日本人在外貌上與中國人相似,暗指這裡的人是從中國前去的。
  5. 「今子孫皆曰『秦氏』。」並非專指姓秦的子孫,可擴大解釋為徐福帶去的童男童女子孫都自稱為「秦氏」。

從《史記》到《義楚六帖》,徐福從出海求不死之藥變成率領童男童女定居日本,明太祖朱元璋與五山文學的翹楚絕海中津的應答詩更令人加深徐福定居日本的印象:

《應制賦三山》.絕海中津
熊野峰前徐福祠,滿山藥草雨餘肥。
只今海上波濤穩,萬里好風須早歸。

《明太祖和詩》.朱元璋
熊野峰高血食祠,松根琥珀也應肥。
當年徐福求仙藥,直到如今更不歸。

綜上所述徐福從出海求不死之藥變成率領童男童女定居日本,轉變的關鍵為《義楚六帖》。北宋以後,歷代文人的詩文中已普遍出現徐福定居日本的記載;降至明清不僅文人的詩文,就連史書也出現徐福定居日本的記載,如清末曾任日本使館參贊的黃遵憲在其著作《日本國志》第一卷提到:「相傳孝靈(第七代天皇)時,徐福率童男女三千人來居熊野浦。」連《日本國志》這部普遍被認為近代中國罕見的日本通著作也被歷代以訛傳訛的說法誤導,另一方面從《日本國志》的記載可看出清末還未盛行「徐福就是神武天皇」這種說法,這種說法究竟始於何時呢?

民初曾任四屆訓政時期立委的衛挺生博士於一九五〇年代先後撰寫《日本神武開國考》、《日本神武開國新考》、《徐福與日本》等書,提出徐福即是神武天皇的結論。衛挺生在該書指出徐福分別於始皇廿八(公元前二一九)年及始皇三十六(公元前二一一)年三次往來於中國與日本。第一次出海的目的在於尋找可以遠離秦朝暴政的移民地點,三個月後徐福返回琅邪,向始皇報告後率領令名男子(剛取完名字的男子)若振女(出生後不久的女子)與五榖種種百工出海求仙藥,進行第二次出海。徐福一去數年,音訊全無。

這段期間秦始皇在博浪沙遭人狙擊(始皇廿九年);內政上聽信丞相李斯「有敢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進行焚書(始皇三十四年);又因派出的方士侯生、盧生求仙藥不得而逃亡,憤怒的始皇於是坑殺咸陽境內的四百六十多位儒生,是為「坑儒」(始皇三十五年)。就在秦始皇逐漸對不死仙藥失去耐性時,徐福於坑儒翌年(始皇三十六年)出現在前兩次出海的琅邪與始皇「不期而遇」,徐福跟始皇說道仙藥可得,但苦於大鮫魚,希望始皇能派出善射者,並準備連弩讓他帶到海上去。

以上是〈秦始皇本紀〉及〈淮南衡山列傳〉對徐福出海求不死仙藥記載的梗概。依衛挺生氏的論點,徐福第一次出海是為找尋可安置數千人童男女(〈秦始皇本紀〉,〈淮南衡山列傳〉則記載「振男女三千人」)的地方。第一次出海與第二次出海間隔三個月,亦即徐福第一次出海後包括在海上航行、安置人數眾多的童男女(不管是三千或數千)、再折返回琅邪與秦始皇見面。第二次出海到第三次出海間隔約八年,這段期間依衛挺生的論點徐福在日本教育數千童男女,日後神武與兄磯城作戰時使用的男軍、女軍,衛挺生指出即是此時的童男女。徐福第三次與秦始皇見面時得到始皇首肯派出善射者以及連弩這種殺傷力強大的武器,衛挺生認為徐福東征的條件已完全具備,於是返回日本展開歷時七年的神武東征,最終於橿原即位成為日本首位天皇。

衛挺生氏的推論乍看合情合理,然而第一次出海與第二次出海只隔三個月,在沒有航海圖、也尚未將羅盤運用在航海上的公元前時代,三個月要完成在海上航行、安置人數眾多的童男女、再折返回琅邪與秦始皇見面三件事頗有難度。另外,衛挺生氏說徐福帶去的童男女就是神武東征時對抗兄磯城的男軍、女軍,但是按照令名男子若振女的解釋都是出生未滿周歲的童男女,到徐福第三次出海時未及十歲,再歷經七年東征也不過才十五、六歲,這樣的軍隊戰力能夠和成年人對抗嗎?實在令人感到懷疑。

再者徐福第三次出海是有帶上善射者和連弩這種當時日本尚未具有的武器,如果徐福真是神武天皇,那麼東征對他而言理應摧枯拉朽才是,然而神武在東征初陣孔舍衛坂之戰傷亡慘重,還折損神武的兄長五瀨命(衛挺生並未交代他和徐福的關係),而且從《日本書紀》和《古事記》的記載看不出神武的軍隊有使用連弩武器的記錄,所以徐福等於神武天皇可以畫上等號嗎?作者不無疑問。

徐福為秦始皇出海求仙藥應該是確有其事,他出海的地點應該也可以確認在山東琅邪一帶,即今日山東省青島市附近。青島向東可到朝鮮和日本九州,但從〈淮南衡山列傳〉記載的「平原廣澤,止王不來」一文來看,朝鮮應可排除在外,當時朝鮮是由箕子的後裔統治,徐福到達之地若是朝鮮,司馬遷應該不會形容當地是「止王不來」;同樣若徐福到達之地是今日的琉球,司馬遷應該也不會形容當地是「平原廣澤」,因此徐福抵達日本的機率可說是相當高。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