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發聲:2017水星音樂大獎得主Sampha何以勝出?

靈魂發聲:2017水星音樂大獎得主Sampha何以勝出?
Photo Credit: Mercury Priz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ampha示範了一種典範,在水星音樂獎的歷史上,也少有在一張專輯,能服務多樣音樂愛好者。不管你喜歡靈魂,R&B,具有電子音色的流暢歌曲,貼於塵世但談吐不凡的民謠,或者是新型態融合音樂,Sampha可能也會是你完美的Pop。

來自倫敦的唱作人Sampha奪下2017水星音樂大獎(Mercury Prize),替今年英國創作音樂再創話題。除了獲得兩萬五千英鎊的獎金,根據過往「水星效應」,Sampha的專輯銷售可望更上一層樓。

作為每一年英國創作音樂的高峰,水星音樂獎在2017年邁進第二十五個年頭。早前提名的十一張專輯,經過輿論與樂迷的討論,終於在英國時間9月14日舉行頒獎典禮。除了Ed Sheeran,其餘十組/位音樂人,全部參與典禮演出,盛況一時,濃縮了獨立音樂獎的精髓,讓創作本質與明星效應同時聚焦。什麼時候,台灣也能有如此特別的,替創作者量身設計的別開生面呢?

今年的提名名單中,有多張英國榜冠軍作品,包括曼徹斯特新銳搖滾樂團Blossoms的同名專輯、曾以首張專輯榮獲水星大獎的The xx樂隊,英國嘻哈界新寵Stormzy,以及Ed Sheeran。雖被某些媒體調侃為「史上最主流的名單」,然而除了Ed Sheeran外,這三張英國榜冠軍,完全憑藉著魅力與累積,在排行榜上的成功,全無僥倖,亦不減其創作上的獨立與代表性。

將Ed Sheeran放進十一張專輯的提名中,可視為水星向來有回應「英國藝人」市場面向的「傳統」:每當出現了世界級商業成功的英國籍音樂人(水星音樂獎把愛爾蘭也放進提名範圍),水星會「意思一下」。然而這些流行歌手,不曾真正拿下過獎項。

今年的入圍名單中,黑人音樂的比例相當高,嘻哈領域有Stormzy、Loyle CarnerJ Hus,皆為英國青年音樂的代表人物,Stormzy作品的完整,囊括嘻哈全明星的文化側寫,獲獎的聲浪一直很高。至於Sampha,代表了靈魂音樂/民謠的在新時代的交融,說唱藝術詩人Kate Tempest交出了批判與私密的傑作《Let Them Eat Choas》,獨特異色美學,第二次叩關水星大獎,亦為大熱門。

相較起來,另類樂團的聲勢,沒那麼強大。Blossoms當然是極受矚目的新秀,他們的首張同名專輯,是去年英國賣得最好的處男作(Debut),延續了英倫搖滾的香火,但離決定性的一步,似乎還有空間(然而也可說,水星應該替Blossoms補上臨門一腳);Glass Animals的折衷融合曲式,在美國也得到極好的回應;The Big Moon雖是亮眼的女子搖滾樂團,對我而言,是名單中較為出人意表的選擇。The xx和alt-J樂團都交出了穩健的成績單,作為曾經的得獎者,入圍自然有一定機會。

唯一一張爵士音樂專輯,是由英國全明星樂手組成的Dinosaur的《Together As One》作為代表。他們也是整年下來最具人氣的爵士樂團,在數位串流平台上,估計每個月有多達五千位聽眾關注。

民謠音樂在2017水星名單裡缺席,各式民謠,向來在水星被提名或得獎的機會甚高,確實領人感到意外。純電子音樂亦如此。許多張專輯有參雜了電子成分,但道地的電子類型專輯卻是一張也沒有。

水星音樂獎乃真「入圍即肯定」之獎項。不僅專輯會有衝刺銷售,主辦單位的夥伴,包括BBC與Apple Music,都會大篇幅的報導、介紹與宣傳。對於樂團知名度來說,更是買廣告也比不上的加持。25年來激盪出的討論度與期待度,水星音樂獎是唯一一個具備如此公信力的英國音樂獎項。鼓勵新創作與獨立傾向始終沒變,今年又將大獎給了新人,《Process》是Sampha的的專輯處男作。

與其討論「為什麼不是其他專輯得獎」,畢竟剛剛也提到「提名即是肯定」,周邊效應上、美學上,很難評估哪一張最「好」,但水星音樂獎在挑選得獎者時,的確提供了思考取向。

所以,我不會說Sampha的《Process》是2017年最棒的一張專輯。但他的確夠好,足夠贏得水星音樂大獎。

在發行這張專輯前,Sampha已有兩張傑出的EP,叩關樂壇,一路上,跟許多頂級巨星合作,包括BeyoncéDrakeKanye WestSBTRKT等,廣泛與豐富的觸角,加上經驗,Sampha的名聲開始在英美樂壇傳開。今年28歲的他,雖已不能稱為新銳竄起,然而,Sampha的音樂生涯早在2007年就開始了,那時,他透過Myspace與倫敦的音樂人來往,在錄音室流連,製作混音,也擔任巡迴樂手⋯⋯對於旋律的獨特理解,以及靈魂/節奏的高度嫻熟,讓他在成為獨當一面的歌手前,已具備豐富的製作背景。

於是,在《Process》裡,能夠聽見Sampha靜下心來,交出一張私密作品的決心。聲響與架構上依然充滿可能性,所謂的反璞歸真,對Sampha而言,並非在音樂上性格恬淡,而是在寫歌上,完全主宰。透過這些親密的、竊竊私語的詞曲,Sampha回歸了音樂上最直接的部分:旋律。

《Process》仍有「製作人Sampha」的影子,然而,更多是「唱作人Sampha」。音效與音色只是點綴,連成一氣的是歌者的行進與呼吸,帶出了靈魂音樂的摩登詮釋與口氣。許多歌曲甚至只是「沒有做成流行歌曲的樣子」,感染力早就到達頂峰。這是「製作人Sampha」的選擇,也是「唱作人Sampha」最心底的聲音。

我們大可聽到一張更炫目或者更流行口味的專輯,但Sampha回歸音樂的初心,把歌的輪廓做得完整,讓歌曲「先成為歌曲本身」,再以適合的調性,鋪陳音樂上的設計,這個過程,匠心獨具,並不容易。呈現上,在在是美感的抉擇。

不管是〈(No One Knows Me) Like My Piano〉的靜心回憶、〈What Shouldn’t I Be〉的簡約大哉問、〈Blood On Me〉的行雲流水,每一首歌之間具備高度契合,口吻踏實,沒有多餘的花俏,但也不至於耽溺單調。對我來說,這是一張理想中的流行音樂典範,它有著各色樂風,誠懇但充滿溝通,每一首歌曲的起承轉合與段子序列,都足稱完美,如果一首歌無法讓你走進Sampha,那是因為,理想的流行音樂專輯,其實需要更多耐心與時間。

所謂創作者之於「作品」,挑選畢竟不是幾分幾秒就結束。

Sampha示範了一種典範,在水星音樂獎的歷史上,也少有在一張專輯,能服務多樣音樂愛好者。不管你喜歡靈魂、R&B,還是具有電子音色的流暢歌曲、貼於塵世但談吐不凡的民謠,或者是新型態融合音樂,Sampha可能也會是你完美的Pop。承認吧,我們都需要這樣優質的Pop。

一如前言,與起比較誰更值得水星音樂大獎,更能代表英國創作音樂,不如參考一下演出的片段,以及直接聆聽這些精彩的專輯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