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與過度自信(上):男性「表錯情,會錯意」的演化價值

自信與過度自信(上):男性「表錯情,會錯意」的演化價值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演化心理學家的眼光看來,這種不客觀的過度自信有它存在的理由,過度自信在人類爭取交配權的博弈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過度自信也會讓人更願意去冒險、主動爭取更大的機會、主動挑戰能力的新紀錄。

要判斷一個人是否「過度自信」,一個比較粗略的判斷方法是把「實力」和「目標」進行對比。例如,當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說他有信心推動火星殖民時,我們會認為那是一種自信的表現,他的確有實力做到,如果你想投資火星殖民的計劃,你會投資給馬斯克。

但如果是某個完全沒有航太領域經驗的年輕人說他有信心推動火星殖民,我們則會認為此人只是過度自信而已,並不值得相信。就算你多麼想投資火星殖民的計劃,你也不會想要投資給他。

那問題來了,如果我說的這位年輕人其實就是伊隆.馬斯克年輕的時候呢?

馬斯克在他還沒獲得今天的成就、還沒創立SpaceX,甚至沒有任何航太領域的經驗之前,就有想過要推動火星殖民,但對這個時期的馬斯克來說,這樣的目標無疑是過度自信的表現,當時的他根本沒有能力去完成這一項任務,而且他也無法預知自己會在未來有多大的影響力,他甚至都還沒想清楚具體要如何實現這個目標。我們應該判斷這位年輕的馬斯克是自信呢,還是過度自信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得了解為什麼人類會過度自信。

人之所以會過度自信,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過度自信的人能獲得更多的交配權,而這意味著更大的適應性優勢(生存與繁殖)。有些專家甚至認為,過度自信的人更有可能獲得成功。

過度自信的繁殖優勢

我知道,我在<離經叛道的知識>這篇文章才剛提到,比起那些看似充滿信心的創業家,看似沒信心的創業家的成功概率才更高,而不是反過來。那麼,到底過度自信是更容易成功還是更容易失敗呢?這個問題我們會在後面談到。

無論如何,至少在男女關係之中,過度自信的好處是大於壞處的,因為過度自信的人會更積極的追求配偶,尤其對於男性來說,無論自己長得怎麼樣、有多大本事,放膽去追求女性總比完全不追求好,畢竟女追男在世界各地都是小概率事件,男性若因為自信不足而採取被動策略的話,就會難以找到伴侶。

從這個角度看來,男性要對自己有過度的自信,才能獲得繁殖優勢。《理性動物》這本書裡就有提到,有一個實驗發現,男性很容易會錯誤的認為女性對自己有意思。

實驗人員先讓男性被試觀看一部愛情影片,接著,實驗人員再讓這些男性觀看一些表情是完全中性的、長得漂亮的女性照片,並欺騙他們說這些照片中的女性正壓抑著某種情感,實驗的目的是要看他們能不能從這些照片裡洞察她們的「微表情」。結果,這些男性報告說自己發現照片裡的女性正在壓抑的情感是性慾。這意味著男性會很容易「表錯情,會錯意」,很容易誤判女性的意思。

如果只是判斷照片中不認識的女性的中性表情都可以誤判的話,那麼當眼前是一位活生生的女性時,哪怕她真的只是單純的想要吃一頓飯,男性也可能會「想多了」,進而以為是自己的魅力迷倒了對方。這現象在我們的生活中還是很容易觀察到的。

作者解釋說,這種普遍存在的「過度自信」在演化中是有價值的: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男性錯失性機會的代價,要大於偶爾浪費時間追求一個對他沒興趣的女性的代價。由於男性通常都沒有那麼多的交配機會,所以不錯失任何一個機會是十分重要的。

自然選擇決定了男性會高估女性對他們感興趣的程度,這常常會使男性看起來像是癡心妄想的傻瓜,但交配領域的演化成功是個數位遊戲——你追求女性的頻率越高,獲得配偶的機會就越大。

事實上,研究表明,如果一個長相一般的男性大學生主動邀請一個單身女大學生約會,那麼他成功約到對方的概率是50%。顯然,認為某個女性對自己感興趣的男性更有可能邀請她出去約會,而猜測對方對自己不感興趣的男性則會羞於啟齒,儘管對方很有可能接受他的邀請。

如果你是一位男性,又不甘於當個傻瓜,那麼你可能永遠都約不到姑娘。

相比男性,女性則不大會誤判男性對自己的意思,或者說「表錯情」,但女性在「擇偶領域」裡也有過度自信的時候,只不過這種過度自信只出現在女性的排卵期,同樣是《理性動物》裡提到的研究:

女性在潛意識裡更容易受到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這類男性的吸引——他們相貌堂堂、身材健碩,看上去更有男子氣概,也更具冒險精神。但即便這樣的男性是顯而易見的花花公子,一些女性也會說服自己,認為自己可以將他們馴服並轉化為好丈夫。

一些演化心理學家提出,自然選擇使得女性被這些英俊的樣本所吸引,因為陽剛和社會地位優勢正是男性基因適應性強的生物學標誌。英俊、陽剛的外表可能標誌著他的基因能夠繁衍出更健康、更強壯的後代(孩子成年以後其防禦系統和進攻系統也會更佳)。

但是,由於其他女性也會追逐這些高大威猛的樣本,所以這類男性往往會有承諾方面的問題,因而不是理想的固定伴侶。既然大多數女性更感興趣的是長期承諾而非一夜情,為什麼她們會跟那些恰恰最有可能欺騙、說謊、喜新厭舊的壞男人發展關係呢?

研究表明,排卵期扭曲了女性對性感壞男人的認知。在一項研究中,處於排卵期和非排卵期的女大學生被介紹給兩位男性。這些女性通過視訊跟這兩位元男性認識:其中一位男性(其實是演員)成功地扮演了「好爸爸」的類型:他和善、細心、長相還不錯,只想建立穩定的家庭。

但是,雖然具備這些好品質,這個好男人卻顯得比較害羞、無趣、不自信。另一位男性(也是經過訓練的演員)則更吸引人:他是個大塊頭的美男子,有著運動員的身材,魅力難擋。這個傢伙知道如何掌控局面、取悅女人,但同時也釋放出各種危險信號暗示他不可信賴、不可依靠。

在跟兩個男性交往之後,排卵期和非排卵期的女性需要為兩個單身漢分別打分。當評估那個「好爸爸」時,她們覺得他看起來挺可愛,但沒什麼特別之處,這些觀點不受生理週期的影響。

但在評估性感壞男人時,排卵期的女性就開始產生幻想了。女性在自身天然雌性激素的影響下,相信那個性感的登徒子會成為一個信守承諾的穩定伴侶,他可以神奇地變身為理想的丈夫和父親——這種神奇的轉變幾乎發生在每一本愛情小說的高潮部分。

當排卵激素在體內流動時,這些女性都會哄騙著自己相信去詹姆士.龐德型的男人不僅會換尿片、下廚、開心地給孩子洗澡,甚至會承擔超過一半的育兒責任!透過排卵期的玫瑰色眼鏡看待性感壞男人時,「Mr. Wrong」看上去就像是「Mr. Right」。

這項研究說明,受孕激素啟動了女性的性探測器。處於排卵期的女性不再懷疑性感壞男人的企圖,而是進入了進攻模式——她們不理智地相信自己可以把性感的登徒子轉化成好丈夫、好爸爸。

由於自然選擇的結果,女性的大腦要想方設法地接近高品質的男性基因,這種排卵期幻覺可能是一些女性所需要的額外推動力,讓她們去跟基因品質高的男性發生性接觸。

當然,偶爾也會有讓花花公子穩定下來的成功案例——就連布萊德.彼特(Brad Pitt)最終都能成為好丈夫。由此可見,排卵期似乎能讓女性相信自己就是那個幸運兒。

看來,演化無疑更青睞過度自信的人,而不是對自己有客觀、準確判斷的人。過度自信的人更有可能獲得交配權,或者健康的基因;對自己有客觀判斷的人則只會裹足不前,把機會讓給其他同性的競爭者。另外,這一些研究也似乎暗示著,過度自信並不完全是「思想上出了問題」,而是有「人類生理本就如此」的可能。

但到目前為止,我們討論的「過度自信」都是在兩性關係上的,在其他方面的過度自信呢?過度自信仍然具有優勢嗎?

如果讓男性給自己的運動能力排名,100%的男性會認為自己排在前50%。芝加哥大學MBA(工商管理學碩士)班中的每一位一年級學生都認為自己的第一門課能拿到中等偏上的成績,儘管一半人最後都不會實現這個預期。

心理學家把這叫作「過度自信偏見」(overconfidence bias)。毋庸置疑,這在數學意義上是非理性的,因為不可能每個人的分數都高於平均值。儘管這一偏見會讓我們顯得愚蠢和非理性,但在需要抓住機會獲取地位的時候,它是必不可少的。

政治科學家多明尼克.詹森發現,自信,尤其是過度自信,可能是一種演化適應性偏差。自信是在工作、運動和生意場上取得成功的核心要素。雖然有些人認為自信會讓人懶惰、粗心,但事實恰恰相反——自信會增強一個人的野心、決心和恒心。

自信的人更容易保持樂觀的心態,在面臨不確定性時敢於不斷嘗試。例如,過度自信的保險代理人在遇到挫折時只會將它當成是暫時性的困難,不會把它看成是自己能力不足的標誌,這樣的人更容易堅持自己的目標並最終簽下更多保單。

詹森和他的同事詹姆斯.福勒發現,過度自信有可能在資源競爭中提高一個人的演化適應能力。自信是適應性特徵,因為它能促使人們主動尋找機會,在遇到困難時堅持不懈,而不是守株待兔、錯失良機。

太過自信當然可能導致傲慢乃至災難性的選擇(過度自信被認為是第一次世界大戰、越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起因,而缺乏準備則被認為是很多自然環境災難的根源)。

但正是對獲勝機會的樂觀態度讓我們揮出球棒擊出本壘打,而不是站在那兒幻想場外會有什麼好事發生。自信也跟在工作上獲得提升有很大的關係。自信的人也往往被認為能力更強。

研究發現,到了選擇領導者的時候,最好的職位都給了那些看上去更有能力的人。

從演化心理學家的眼光看來,這種不客觀的過度自信有它存在的理由,過度自信在人類爭取交配權的博弈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過度自信也會讓人更願意去冒險、主動爭取更大的機會、主動挑戰能力的新紀錄。

這也是為什麼說過度自信的人更有可能成功,因為過度自信的個體更可能去做別人不認為可以做到的事情。當每個人都覺得成為全國第一的游泳冠軍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時,盲目樂觀的小明不這麼認為,他從小就認為自己能成為游泳冠軍,於是他堅持不懈的訓練自己,最終他還真就透過努力獲得了冠軍。而如果小明沒有這種過度自信的話,他可能早就放棄了。

所以,我們可以總結說「過度自信」是利大於弊,是健康的,是個值得推崇的東西嗎?

非也。

過度自信的認知劣勢

同一個「過度自信」的詞,放在演化心理學家面前所獲得的解釋是「適應性特徵」,是在演化中具有優勢的特徵;如果放在成功學的擁躉面前,過度自信就是「對成功抱有堅定的信念」。

但如果把「過度自信」放在行為經濟學家的面前的話,他們則會說那是「認知偏誤」或「非理性」。對他們來說,「過度自信」無疑是個貶義詞多於褒義詞,是個缺點多於優點,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在《快思慢想》一書中提到一項研究可以清楚的說明行為經濟學家的這種觀點:

在美國,一個小公司能維持五年的機率是35%。但是自己開店做老闆的人,並不認為這個統計數字適用在他身上。有一個調查發現,美國的企業家傾向於相信,他們是在成功的商業道路上前進:他們估計像他們這樣公司成功的機率是60%,幾乎比真正的機率高了一倍。

當人們評估他自己投資的機率時,這偏見還要更高。有81%的創業家把他自己成功的機率定為70%,或更高。有33%的人說他們不可能失敗,失敗的機率是零。

與成功相比,失敗才是常事。

如果我們把游泳冠軍小明的故事放在一個更大的背景之下,例如,一個國家有100個人和小明一樣,對自己獲得冠軍有強烈的自信、盲目的樂觀,因此每個人都很努力的鍛煉自己,但最終還是會有99個人無法得到冠軍。

你可能會說,只要這些人保持樂觀,失敗之後吸取教訓、重振旗鼓,最終還是能獲得真正的成功。這在運動領域或許說得同,但對於商業領域來說就未必了。

自信與過度自信(下):什麼才是「健康的自信」?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