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與過度自信(下):什麼才是「健康的自信」?

自信與過度自信(下):什麼才是「健康的自信」?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對大多數人來說,擁有健康的「自信」會比極端的過度自信或悲觀理性來得更好。但怎樣的「自信」才算是健康的呢?

自信與過度自信(上):男性「表錯情,會錯意」的演化價值

我們來看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在《快思慢想》一書中提到一項研究:

費希霍夫和我的另一位學生貝斯,在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和俄國之前(那是1972年)做了一個調查。

他們請受試者寫下尼克森外交破冰之旅的15個可能結果的機率。例如,毛澤東會同意見尼克森嗎?美國會承認中國嗎?蘇聯是美國幾十年的敵人,美國有辦法與蘇聯取得任何重大議題的共識嗎?

尼克森從中國和蘇聯訪問回來後,費希霍夫和貝斯再請同一批人回憶他們當時給這15個問題的機率是什麼。結果非常清楚:

假如一個事件真的發生了,人們會誇大他們最初給的機率。假如這個事件後來沒有發生,受試者會錯誤地回憶說,他們早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這種現象被稱為「後見之明」(hindsight bias),簡而言之,就是當個體在某事件已成歷史後,會錯誤的以為事件發生之前自己已經預料到了事件會發生。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並非有意要騙任何人,他們是錯誤的自以為自己當時預料到了事件的發生。這會讓他們保持自我感覺良好,在做出錯誤的預測後自信心不減反增。這時,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你能夠預料到事件的發生呢?」他們會認真的給你解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有此判斷。

但那只是大腦為了讓事情變得合理而編造出來的故事。這一種現象叫做「敘述的謬論」(narrative fallacy),由《黑天鵝效應》的作者納西姆.塔雷伯(Nassim Taleb)提出。簡單來說,敘述的謬論指的是人們傾向於對過去發生的事件總結出一些因果關係(哪怕這些因果關係的證據薄弱,甚至沒任何證據),誇大自己對過去發生事件的了解,然後把它編成一個故事,並以這些故事來指導未來。

例如,如果某人為李嘉誠寫的傳記說他是因為誠信、謙虛而獲得成功,那麼人們就會認為誠信、謙虛是成功的因素,接著就會有人自信滿滿的嘗試用這些因素來「複製」成功,儘管誠信、謙虛和他們的成功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

可以這麼說,一般成功學犯最多的錯誤,就是「敘述的謬論」。這些「認知偏誤」會讓人搞錯事件的因果關係,產生能夠控制未來走向的「幻覺」,最終信心滿滿的做出錯誤、無效的決策。

錯誤、無效的決策當然是一件壞事,但更壞的是,這一種壞事可能會不斷的循環。例如,當一個人創業失敗時,失敗的結果就擺在面前時,他又會怎麼樣呢?

比較可能的情況是,失敗後的他會再次陷入「後見之明」,誤認為自己在失敗之前「其實已經早就知道」,然後再犯「敘述的謬論」,從過去的失敗錯誤中總結出錯誤的因果關係,編造故事。他們還會受到「自利偏差」(self-serving bias)的影響,把失敗歸咎於他人或環境身上,而不是自己。結果,他再次成功維護了自信,繼續自我感覺良好,做出錯誤的決策。

這結論和我們的直覺有點相悖,我們一般認為,個體的失敗可以讓他看清楚現實、獲得經驗,他會變得謙虛,會深刻的反省自己。但那樣的人或許是少數的,多數人依然會保持一貫的過度自信,過度自信是個難以去除的認知偏差。

那麼,我們是否終於可以確認,「過度自信」是弊大於利,是不健康的,是個人人都必須努力擯棄的東西呢?

非也。

什麼是健康的自信

我們曾在《實力、運氣與成功》這篇文章裡討論過,不同的領域有不同的實力與運氣比重,有些領域實力比重較高(例如,彈琴、游泳之類的運動),有些領域的運氣比重較高(例如,賭博、投資股市、創業)。

在不同的領域裡,我們需要因應不同的實力與運氣比重來採取不同的策略來獲取成功,例如,在彈琴、游泳之類的領域裡,我們主要透過「刻意練習」來增進自己,就能提升自己的成功概率。這主要是因為這些領域有一套固定的規則、規律,這些領域的不確定性普遍較低,較少出現「意外」,因此經驗能發揮最大的效用。你這次的游泳成績和下次游泳的成績不會相差太大。

在這類領域裡,過度自信所帶來的樂觀可以讓個體有源源不絕的動力去鍛煉自己、增進自己,不斷的經歷挑戰、失敗和反饋,做到持之以恆。比起一個悲觀的人,過度自信對這一類領域所能起到的作用更好更大。而在投資股市和創業這類運氣比重較高的領域裡,我們則更需要「理性知識」(涵蓋科學思維、統計學、行為經濟學等)來增加自己的成功概率。

理性知識可以讓人的決策更加現實、理性、準確,可以抑制我上面所說的各類「認知偏誤」或「非理性」。這對於需要準確預測世界未來走向的任務來說(如,選股、創業、決定事業發展走向、選擇與決策)是至關重要的。

因為在這類領域裡的不確定性普遍較高,較常出現「意外」,因此理性知識能比經驗發揮更大的效用。你這一次創業和下一次創業所獲得的成績波動較大。在這類領域裡,過度自信所帶來的樂觀會讓個體做出不符合事實的決策,過早的將自己暴露於危險之中(如,草率的創業)。過度自信的人這一類領域所能起到的反作用較大,一個不太自信的人獲得成功的機率反而更高

但是大多數人並不想成為游泳冠軍,也未必想投資或創業,而大多數的領域又在「實力與運氣」比重的中間,在簡單與複雜的規則之間,在確定性與不確定性的環境之間。

我認為對大多數人來說,擁有健康的「自信」會比極端的過度自信或悲觀理性來得更好。

怎樣的「自信」才算是健康的呢?

我翻了許多本書,做了些調研,但沒找到滿意的答案。於是我嘗試提出自己的答案,我得出——健康的「自信」應該是由三種不同的自信結合而成的:

  • 第一種自信:「相信成長」

你應該相信自己,但不是要相信自己現在已經足夠好、已經最好,而是相信自己可以持續成長,並最終獲得足夠能力完成目標。

相信自己已經足夠好的人,俗語稱這類人為驕傲、自負、自大,他們會把一切失敗歸咎於外部因素,而不是歸咎於自己,他們並不願意承認自己會失敗,成長容易停滯。而相信自己能持續成長的人,會願意承認失敗,也會嘗試從錯誤和失敗中找到教訓、反饋。這一種心態也被稱為「成長型心態」(growth mindset),天下文化近期剛出版的一本新書《心態致勝》專門談的,就是這一種心態。

但「相信成長」的力量是有限的,這種自信要求你身在「是非分明」的環境,你能從各類訊息中輕易分辨出哪些有效,哪些沒有效;哪些訊息是真的,哪些訊息是假的。否則,你無法從任何失敗或成功的經歷中吸取有用的經驗。

所以我們還需要下一種自信。

  • 第二種自信:「相信思考」

對人類來說,世界的複雜是難以駕馭的,所以失敗才會大範圍的比成功更常見。

但如果我們相信思考,如果我們持續增進思考,秉持客觀理性的精神來看待事件,那麼我們或許就可以從失敗中發現真知灼見,並把未來失敗的概率、頻率和成本降到最低。

當然,人們未必都會去投資股票、創業,人們也未必想要追求世俗的成功,儘管如此,人們還是需要思考明天自己要做些什麼,明年自己要達到什麼樣的改變,要度過怎樣的一個人生。而當一個人進行這類思考與決策時,如果他沒有足夠的知識,而只是單憑常識、直覺與有限的經驗來做決定的話,他會很難獲得有效的進步、改變。

「相信思考」其實是「盲目自信」的反面——盲目自信指的是個體不做任何思考、不理會任何證據的相信自己。而「相信思考」則是透過證據、事實來建立自信,透過思考來做出有信心的選擇。

「相信思考」是「過度自信」的解藥。不過,只是相信成長、思考還不足夠,我們還需要最後一種自信。

  • 第三種自信:「相信能動性」

如果僅僅是相信思考,那麼一個人可能會因為過度思考而裹足不前,因為過於謹慎而從不冒險。但如果不多給一點時間自己去思考再行動的話,又有可能成了魯莽之舉。

到底謹慎和魯莽之間的界限在哪裡呢?這個問題難以被回答,因為對於不同的人,在面對不同的問題和目標時,這一個界限都是不一樣的。

一個可以參考的標準來自亞馬遜的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快速決策法」(high-velocity decisions):

多數決策應該在你獲得大約70%你所期望的相關訊息時完成。如果你等到90%,就多數情況來說或許已經太慢了。

換言之,別等到你有完美的答案才行動。

也正是因為我們一生中大多數的決策與行動都是不完美的,所以我們才需要相信自己的「能動性」。而所謂的「相信能動性」,就是在你行動後遇到新困境、難題、意外之時,你相信你能夠找到對策來解決問題,你能夠克服眼前的考驗,你能以一系列的新行動來改正眼前的情況。

「能動性」會帶來實際行動,無論成功或失敗,你都會因為行動而獲得新的知識與經驗,你獲得了新的「成長」,也獲得了新的「思考」,你因此能做出更好的決策與行動,接著又再次獲得提升。

這一良性循環會讓你獲得實際的實力提升,到最後,當初是否過度自信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你的實力已經配得上你的自信。


說回一開始的問題——我們應該判斷年輕的伊隆.馬斯克是過度自信的嗎?

在他的傳記《鋼鐵人馬斯克》裡有提到,他在被迫離開Paypal後,就轉向思考火箭飛行器和太空旅行這些兒時夢想。雖然這時的他有一筆錢,但一個在航太領域完全沒有經驗的人,想著要顛覆航太領域、推動火星殖民,這當然算得上是過度自信,任何在那個時候接觸他的人都認為他是過度自信,包括和他一起創立SpaceX的合夥人 Jim Cantrell 也這麼認為。

這時你會發現,「後見之明偏誤」正在起著作用,由於現在的我們了解了他驚人的實力,我們知道他是目前世上最有可能推動火星殖民的人,所以我們會傾向於認為當時的他並不是過度自信。

但我們可以從當初接觸他的人那裡得知,那時的他無疑是過度自信,是公認的過度自信。儘管如此,他還是獲得了成功。這可能是因為,他剛好也擁有我所說的三種自信,如果你有看過馬斯克的傳記,你會發現我所言非虛。

當然,就算我有幸是正確的,那最多只是「馬斯克成功的原因之一」而已。

但事實或許是,我不過在犯「敘事的謬論」而已。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