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迫與「情緒勒索」共舞,卻無法跳好舞步與搞懂舞伴

我們被迫與「情緒勒索」共舞,卻無法跳好舞步與搞懂舞伴
Photo Credit:Craig Sunter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這麼多聰明有能力的人,總是在尋找了解情緒勒索的方法?主因之一就是:我們根本無法看清所有情緒勒索者進行恐嚇的手法,他們的行動彷彿籠罩在一層濃霧當中。

文: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唐娜・費瑟(Donna Frazier)

何謂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是宰制行動中一種最有力的形式,周遭親朋好友會用一些直接或間接的手段勒索我們,如果不照他們的要求去做,我們就有苦頭吃了。所有勒索的中心就是基本的威脅恐嚇,它會以許多不同的面貌出現,像是:如果你不照我的方式做,你肯定會不太好過。一名勒索犯可能會威脅要揭發被害者的過去、毀了他的名聲,或是要求被害者支付一筆款項以保住某個祕密。但是,情緒勒索更能深切擊中我們內心的要害。

這些「情緒勒索者」了解我們十分珍惜與他們之間的關係,知道我們的弱點,更知道我們心底深處的一些祕密。不論他們多關心我們,一旦無法達成某些目的,他們就會利用這層親密關係迫使我們讓步。

因為我們需要得到關愛與認同,這些勒索者甚至會威脅要控制、剝奪一切,或是搞到我們耗盡心力。比如說,你很自豪自己慷慨又善解人意,但只要稍不順從他們的意思,他們就會給你貼上自私自利的標籤;如果你非常重視金錢和安全,這些人能讓你擁有這一切,或是讓你兩手空空。如果你相信他們,就等於被控制了所有的決定和行動。

我們被迫與勒索共舞,卻無法跳好舞步與搞懂舞伴。

如墜入五里霧中

為什麼這麼多聰明有能力的人,總是在尋找了解情緒勒索的方法?主因之一就是:我們根本無法看清所有情緒勒索者進行恐嚇的手法,他們的行動彷彿籠罩在一層濃霧當中。如果可以,我們一定會反擊。但問題是,我們根本沒有察覺到加諸在自己身上的這些手段。

在這裡,我用「迷霧」(FOG:Fear, Obligation, Guilt)這個詞,來表示情緒勒索行為所造成的混沌不清,也用來說明其做為一種媒介的功用。這個詞其實是三個不同單字的字首縮寫:恐懼、責任及罪惡感,這些要素也是勒索者遂行其意的工具。他們會將「迷霧」以排山倒海之勢灌進關係中,讓我們根本不敢踰越他們的意思,只得乖乖順從,而且無法達到他們的目標時,我們還會感到無以名狀的罪惡感。

要撥開這重重迷霧,看清勒索者加諸在身上的一切—即使已是過去式—是很不容易的。因此,我研究出下列檢核表,有助於分辨自己是否已成了他們的目標。

想想那些對你意義重大的人,有沒有出現以下徵兆?

  • 如果你不照著做,他們便威脅要讓你日子難過?
  • 如果你不順從,他們便威脅要斷絕往來?
  • 如果不照著他們的意思去做,他們會直接告訴你或暗示你,他們覺得被忽視了,心裡很受傷或是沮喪莫名?
  • 不論你付出多少,他們總是需索更多?
  • 他們通常都假設你一定會讓步?
  • 常常漠視或看輕你的感覺及欲求?
  • 對你做了許多承諾,卻常食言而肥?
  • 當你不讓步時,他們就會說你是自私、邪惡、貪婪、沒心肝的人?
  • 當你承諾要讓步,不管你說什麼他們都會答應;若你絕不退讓,他們就馬上翻臉?
  • 將金錢當作是逼你讓步的利器?

只要以上有任何一項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你已經受到情緒勒索的折磨了。但我保證,還是有很多辦法能馬上改善你的處境以及感受的。

懷疑_疑心_情侶吵架_Young couple in bed.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撥雲見日

在做出任何改變之前,我們得先釐清自己與「情緒勒索者」的關係。首先,把燈打開。想要終結這段遭受宰制的過程,這個步驟很重要。即使我們努力要消除這層迷霧,勒索者還是不會歇手的。近幾年來,在處理「迷霧」問題時,我們已經發展出許多有關情緒、精神狀態和動機的縝密分析。發現在這種狀態下,感官神經會遭到抑制,原本能導引情緒的精密感應器全都失靈了。這些勒索者能巧妙遮掩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壓力,讓我們常懷疑是自己太敏感。此外,他們普遍認為自己所作所為都是出於善意與貼心,與實際作風簡直是大相逕庭。這一切都讓我們困惑、茫然,而且極度不滿。但我們不寂寞,有好幾百萬人都遭遇到這種困境。

經由本書的案例,你會發現許多人也正在與這群情緒勒索者搏鬥中—而且,你將會找出解決方法。本書講述的全是真人實事,也許你認得他們—過得極有幹勁、優雅、有效率的一群男女,卻掉進了被勒索的陷阱裡。如果你能敞開心胸,就能更了解他們;他們的故事就像是一則則現代寓言,可以做為未來生命旅途的指引。

情緒勒索,你情我願

本書前半部將要告訴各位情緒勒索是如何運作的,以及為什麼有些人竟對此毫無招架之力。我會詳細說明情緒勒索的「交易狀況」、交易雙方的需求,以及最終交易結果;也會剖析勒索者的心理狀態。這項工作會滿讓人氣餒的,因為並不是每個勒索者都有相同的行為模式或性格特質,有人消極、有人積極;有人直截了當、有人心思細膩;有些人會把醜話說在前頭、有些人卻表現出苦口婆心的樣子。不過,不論外在行為差異有多大,還是有一些造成他們宰制別人生命的共通心理特質。我會說明這些情緒勒索者如何使用「迷霧」和其他工具,以及他們的動機。

我還會說明「恐懼」—恐懼失去、恐懼改變、恐懼遭到拒絕、恐懼無法掌控—何以成為所有勒索者的一項共通特質。對某些勒索者來說,這些恐懼是因為長期感到憂慮及匱乏。也有一些人是因為喪失了安全感及自信心,為了抵禦不確定感和壓力的侵蝕,進而衍生出這樣的產物。我之後會解釋在恐懼逐漸進駐他們的生活時,勒索恐嚇念頭日漸浮出的過程。如求愛被拒、失業、離婚、退休及生病等突發事件,都能輕易地將至親好友變成一名情緒勒索者。

這些使用情緒勒索手段的親友,很少是真的存心要勒索我們的,他們只不過想藉此尋求安全感及掌控權。不論外表看起來多有自信,他們內心其實是非常焦慮的。

但當我們完全附和勒索者的要求時,他們會覺得自己極有影響力,這時情緒恐嚇就成了他們抵禦傷害和恐懼的最佳利器了!

我們扮演的角色

然而,如果沒有我們的「一臂之力」,情緒勒索根本無法存在。要謹記,「你情我願」絕對是情緒勒索的重要元素—畢竟這可是一場交易。下一步,就來看看我們為這些勒索目標做了什麼「貢獻」。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