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你知道全世界都想看這張照片,但目前只有你看到!」好萊塢大駭客的自白

「就像是你知道全世界都想看這張照片,但目前只有你看到!」好萊塢大駭客的自白
Photo Credit: mikael altemark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一個標準的駭客,Chaney還算是謹守這一行的職業道德,這些照片與訊息,他只「自己收藏」。「我才不想出名,」他說,「這些都是我個人的喜好而已。」

從史嘉莉.喬漢森到蜜拉.庫尼絲,好萊塢一線性感女星的「欲」照,紛紛從他們的手機與Email信箱裡被挖出來,成為「雅俗共賞」的大眾文化,甚至豢養了一群賴以為生的人。

最近,一位好萊塢大駭客落網,我們終於知道他平日偷窺這些大明星的秘密:誰又上了誰的床?誰不肯出櫃…獲得第一手熱辣內幕或許刺激,只是這位大駭客也不知道,原來早就有人盯上他了。

過去幾年間,他不斷竊入好萊塢明星的Email帳號,甚至包含他們的家人朋友經理律師醫生公關營養師等等,從他們的日常通信中,竊取各種有的沒有的,包括桃花(正的跟偏的)、斷背情誼、電影拍攝細節與進度等等。

不過,這次發現的這張大明星自拍照,簡直屬於「勞斯萊斯」殿堂:「就像是你知道全世界都想看這張照片,但目前只有你看到一樣!」


Chris Chaney這位禿頭又凸肚的老兄,正是這位超幸運(?)的駭客大哥。

他的童年有點無聊,做好萊塢駭客更不是他的人生夢想,33歲的他只是個童年漂浪長大沒人緣又失業兩年的獨行俠。

他從小住在佛羅里達州的Jacksonville,地址跟本人非常不搭地有灰姑娘加上小飛俠(Cinderella Road,Peter Pan Place)、從沒搭過飛機、度假只去愛荷華或阿拉巴馬州看親戚、爸媽在他4歲分居、高中後跟祖母一起搬到現在的公寓中、他的房間是標準一開門就得跳上床的「豆腐乾」、牆上貼了《鬥陣俱樂部》的海報、牆角亂堆著DVD片、電視機下放著超人玩偶…他的來頭並不大,甚至有些無聊,甚至可憐。

2008年初月黑風高祖母也睡著的某夜,這個290磅重的宅男正在Ain’t It Cool News電影網站上找些影劇圈八卦,《孟漢娜》女主角Miley Cyrus的裸照就這麼出現在網站上,宅男忍不住燃起一根香菸,開始思索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Photo Credit: Ivan David Gomez Arce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Ivan David Gomez Arce @Flickr CC BY 2.0

正所謂做壞事也是需要天分的,Chaney想的並不是好好一個漂亮女生為什麼自拍裸照,而是:是誰把這些照片搞出來Po上網的啊?又是怎麼做到的呢?Chaney並不是正職駭客,事實上他連個人電腦都很破,更不要寫提程式語言了,但他非常喜歡解謎,而且樂在其中。

不知道Chancy的做法可否算是「勤能補拙」的一種,他在Word裡隨機列出一大堆明星的名字,名在前姓在後一個一個打入Gmail帳號中搜尋,幾天後終於對上了!(很遺憾,他說他不記得第一個是誰…)不過,找到帳號容易,打開帳號比較複雜。

回想一下當我們設定密碼時,這些Email或網站會問我們甚麼幫助我們記憶的問題?你(或你娘)的婚前姓名、出生地、還有寵物的名字。天知道明星多容易敗在寵物題上,想當初駭到芭莉絲.希爾頓的駭客,就是上網找到這位女星的吉娃娃的名字,順利進入她的手機。Chaney暗想,要是寵物的名字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那,別的答案當然也有。

Chaney在IMDB(International Movie Database)上找到了他要的答案,輸入,郵箱裡有上千封這位可憐明星的私人信件。Chaney快速把聯絡人與信件掃過一次,並且把所信件依他認識的名字分類成男藝人、女藝人、運動員等三類,貼成不同的檔案。

然後這招更絕,他索性在受害人的信箱中設定自動轉發功能,接下來,就算受害者換了密碼,他還是能在家裡安穩收到其他如雪片般飛來的信件。

下一步就是更多帳號,還有更多的破解密碼:「就像拼圖一樣,」他說:「只要能找到對的那一片,謎題就自然解開了。」像是最喜歡的顏色啦、小學校名到社會安全密碼,Chaney成了解謎專家:classmates.com和Facebook的好友名單可以找到人名,而像是Intelius這種人名搜尋引擎甚至可以找到父母姓名。

你看,Chaney有大把名人的Email,又不用工作,生活上是個「靠媽與靠繼父」族,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好好瀏覽這些名人的Email,他每天中午起床,灌一瓶能量飲料,開始探索至少800封名人私密信件的未知世界,「這簡直就像是《星艦迷航記》一樣,我正在開拓未知的全新領域。」

當然,Chaney的未知領域並不像無邊宇宙一樣黑暗,這些有的名人私隱的疆界其實不過就是些網站與網址,像是TrainReq與Deep at Sea的網站或部落格一樣。這些只以網路暱稱示人的網站站長或部落客,不斷向外提供各種照片或影像,但它們未必本身是駭客,有時這些素材甚至來自名人本身,或是身邊的豬朋狗友們。

真不好意思,又是芭莉絲.希爾頓,2004年她的男友Rick Salomon把一卷偷拍的兩人床笫影片賣給了Red Light District影業公司,幾乎在隔天,這部片就換上一個亮眼、引人遐想又忍不住翻白眼的新名稱《One Night In Paris》,並且立馬賣了70萬張。

居中穿線的人叫做Kevin Blatt,專做色情網站行銷,但芭莉絲的影片實在如野火燎原,馬上他就有接不完的電話與收不完的信,許多人都願意獻出他們珍藏的「私房影帶」換取成名機會或財富。Blatt說,網路又讓色情照片的需求高到嚇人,只要有翹臀珍或娜塔莉波曼這種一線女星的裸照,「就能輕易有個一百萬美金入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