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二六社論」 到《炎黃春秋》改嫁:關於中共「社會主義新聞事業體系」的三件事

從「四二六社論」 到《炎黃春秋》改嫁:關於中共「社會主義新聞事業體系」的三件事
Photo Credit:thierry ehrman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自建國起便將新聞媒體事業定調為「黨的喉舌」,歸中共中央宣傳部管轄。自1997回歸起,中共也開始把手伸向香港,包含近年來越趨緊縮的香港新聞自由。

文:陳佳圻

近日大陸著名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收到國家廣電總局的通知被迫「改嫁」,主管單位將從民間機關變更為文化部下轄的中國藝術研究院,未來文章內容導向勢必將受官方意識形態影響。一般認為,《炎黃春秋》被收編是因內容常涉及歷史評論與敏感話題,並與中共官方意見相左,而被官方視為眼中釘。

中共對新聞媒體的掌控之嚴密眾所皆知,在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發佈的《2014全球新聞自由》報告中,中國大陸僅排名183名,而以下將針對「社會主義新聞事業體系」、新聞審查制度和香港新聞界的現況三面相簡介中國政府對新聞媒體的審查。

中共的「社會主義新聞事業體系」與「中宣部」

其實在1949年以前,中共在許多言論及文章中還經常提倡民主、新聞自由等,但其目的主要為了攻擊當時國民黨,而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為了穩固政權,控制新聞及言論便成了首要的任務之一。

中共建政以後,接收了國民黨時期所開辦的報紙雜誌,納為以人民日報為龍頭的「社會主義新聞事業體系」: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成為中共中央三大官方媒體機構。而這種對新聞的控制及意識形態宣傳非常之成功,尤其在毛澤東時代,報紙基本上只有歌頌黨與毛主席的聲音。1980年代改革開放時期,中國政府對媒體控制較寬鬆,各種不同聲音的報刊雜誌開始出現,堪稱中國媒體的「黃金時期」,只可惜好景不長,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當局對媒體及言論的管控又開始緊縮。

778px-Editorial_on_People's_Daily_26_April,_1989

針對六四天安門事件人民日報發表著名的「四二六社論」。Photo Credit:wikipedia

至於掌握新聞媒體生殺大權者則為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宣部),它是中國共產黨之下掌管意識形態工作的部門。中宣部雖非國家機關,卻控制所有的新聞媒體,主要業務範圍跨及意識形態管控、新聞出版、乃至教育方針,對中國大陸的媒體、網路、新聞、電影、電視、出版都握有審查權,並對國家廣電總局、人民日報社、新華社等單位具監督、管理權。

2005年由中宣部、國家廣電總局所出版的《關於新聞編採人員從業管理規定(試行)》提到「新聞編採人員要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等重要思想為指導,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以國家為重的「新聞倫理」精神可說是再清楚不過。

(延伸閱讀:中共對媒體控管並沒有寬鬆,只有最勇敢的記者會繼續挑戰界線

中國大陸的新聞審查制度

中國大陸的新聞審查制度主要分為事前禁令、自我審查、事後追罰。

事前禁令分為定期開會與口頭禁令。事前開會為召集黨報、黨刊、時政財經類等媒體,告知他們哪些事件需要宣傳、哪些在報導中須要避免。而對於某些突發的敏感事件則直接致電各報總編輯不許報導、或只能採用新華社通稿等,此外,也會規定報導方向,例如只許做小條報導、登在報紙最後部分,或做淡化處理。

3620106466_62849101d2_z_meitu_1

Photo Credit:Luciano CC BY 2.0

至於稿件則採取三審制度:從編輯、部門負責人、到總編終審,透過三審以確保不會出現「政治錯誤」的報導。這幾年又另外加入了第四審,也就是由這些媒體「名義上的上司」-各省相關部門派出官員進行審查,為出刊前做最後把關。

不過,中共官方從來沒有承認過中國存在新聞審查制度,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受訪時曾表示:「我想原則性地指出,在中國不存在所謂的新聞審查制度,中國政府依法保護新聞自由,也充分發揮了新聞媒體與公民輿論的監督作用。」

雖然中共無所不用其極想掌控媒體,但中國媒體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大打「擦邊球」的事情也不時發生。2010年《南方都市報》兒童節(06.01)特刊漫畫上畫有坦克與小人,於六四前夕暗暗呈現六四天安門事件時王維林擋坦克的經典照片。

圖片來源:大紀元

而這幾年最著名的新聞審查事件當屬2013年《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南方週末》是大陸著名的「敢言派」報紙,為不少自由派知識份子所推崇,而當年原新年獻詞標題為「中國夢,憲政夢」,主旨為闡述對於憲政落實的渴望,隨後文章被臨時撤換為一篇對習近平中國夢歌功頌德的〈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只因「憲政改革」對中共來說實在太過刺眼。南周事件最大的爭議,是因文章是由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親自操刀修改,一時輿論譁然,認為這是黨對媒體大剌剌的越界伸手,一時間海內外媒體大力關注、聲援南周。

China Media Censorship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香港新聞界的現況

中共對思想的控制並不止於新聞媒體的控管,也包含網路、意識形態教育(政治課),且並不僅止於大陸地區。香港於1997年回歸後,原本北京政府承諾將實施一國兩制,50年「馬照跑,舞照跳」,按理來說香港應繼續享受自由的空氣,但事情的發展卻並非如此。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報告,香港的新聞自由從2002年的第18名高居亞洲之首,掉到2014年的61名。香港記者協會調查指出35%的記者承認曾在報導中「自我審查」淡化對中共或港府的批評。而一向以敢言批政府著稱的「名嘴」李慧玲無預警遭電台解僱、《明報》臨時撤換總編輯劉進圖,及劉遭撤換一個月後在大街遇刺,據傳都與中共打壓香港新聞自由有關聯。香港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香港傳媒老闆許多都身兼政協、人大之職,以控管自家媒體換取在大陸的利益,而香港正走上一條新聞媒體死亡的不歸路。」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